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七百二十一章 轉變

七百二十一章 轉變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七百二十一章 轉變

林延潮看這甄家給自己饋贈的厚禮。

首先是五百畝位于京郊的雄縣的田產。要知在大明京師附近可謂沒有一處無主閑田,不是皇莊,就是勛戚所占。

甄家這五百畝地與老百姓家五百畝地也不一樣,是所謂的隱田。就是甄府利用原先官員身份置辦下來,不用向交朝廷交地租的田。

這五百畝都是上地,上地每年夏麥秋粟,有三石以上收成,而佃戶無論豐年歉年斗要按一石五斗一畝交地租。

五百畝就是每年地租就是七百五十石,而林延潮的年俸不過一百零二石。此外還有幾處綢緞莊,糧米鋪,每年也有五六百兩銀子收入。

而作為一個失敗的穿越者,林延潮不似其他主角一般穿越后各等發明創造,肥皂牙膏,躺在銀堆里賺錢。

林延潮主辦的燕京時報,事功刊因在草創期,每個月給自己的進項也才幾十兩銀子如此。

故而甄家所給,七百余石米,五六百兩銀子作為林延潮每年的進項自是不少,當個小地主綽綽有余了,就算將來不當官,林延潮的小日子也會過得不錯。

故而這樣婚姻對于林府,甄府而言,是雙贏的。

婚姻對于這個時代寒門出身的官員而言,是最快的爬升途經,遠比受賄,以及在家鄉詭寄田地來得快,而且還沒有污點。

如林延潮的老師申時行,就讓自己次子申用嘉與前尚書董份的孫女成親。

這成親還是讓申用嘉入贅董家,盡管成親當日,董家回報給申時行巨額的金銀,但一個堂堂的內閣大學士讓次子入贅,現在看來實在匪夷所思。

但申時行唯有靠此手段鞏固權位。

林府甄府婚姻也是如出一轍,但畢竟不是同一階層,難免磨合之間,一家視其為暴發戶,一家視對方靠祖上余蔭,自身不思進取,兩邊相互看不起。

但兩家卻又不會放棄這門親事,但兩家的矛盾最后,唯獨苦了林延壽與甄小姐兩位當事人。

說來林延潮也是盡到了力,若是全然為了自己仕途,讓林延壽娶南京那位侍郎女兒才是最好的。但聽聞甄家小姐的賢淑之名后,林延潮還是讓林延壽娶了她。

今日見來甄家小姐確實當得起'賢淑'二字。

但是如她這等出身,又是如此溫婉聰明女子,對意中人應是有很高的期許,但被父母為了家族的利益,許給了自己堂兄,心底必定是有很大的落差吧。

想到這里林延潮對這位女子不由有幾分歉意,自己只能顧全到自己一家,卻沒有辦法顧全到別人。

這當然是現代人的想法,對于當時而言,再正常不過了,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,子女沒有選擇的自由,甄小姐唯有能做的就是認命二字。

為了彌補心底的愧歉,林延潮道:“既是一家人了,嫂嫂也不要客氣,有什么話要吩咐的盡管說。”

甄小姐點點頭道:“說來確還有一事要麻煩叔叔呢。”

“嫂嫂請說。”

甄小姐道:“請叔叔先不用讓相公補入國子監。”

林延潮訝道:“這是為何?”

甄小姐道:“相公的性子我略有耳聞,他是個聰明人,但只是玩心太重了,還未收心,故而我想讓他先有個志向,勤于圣賢書,磨礪心性,將來說不定也有進學的一日,這不是比蔭監要強得十倍。”

林延潮不由欣然,甄小姐果真是個有見識的女子,點點頭道:“也好,這蔭監之位,我也會奏明圣上先給兄長留著,一切聽嫂嫂就是。”

甄小姐聞言欣然,就在這時聽得林延壽的聲音。

但見他一身酒氣的走至堂中,一見林延潮即埋怨道:“我睡得好好的,你干嘛讓人用冷水潑我臉。”

林延潮聽了氣不打一處出來。

甄小姐見林延壽如此醉態,眼淚止不住的落下。她用巾帕拭后,向陪嫁來的婆子道:“老爺醉了,你們扶著老爺回房歇著,別讓他病了,再讓廚房煮醒酒湯來。”

兩名婆子聽了立即上前攙扶林延壽。林延壽仍是滿嘴醉話。

甄小姐咬了咬下唇,然后向林延潮,林淺淺欠身道:“我先扶相公回房,以后再與叔叔,弟妹說話。”

林延潮向甄小姐道:“以后有勞嫂嫂了。”

林淺淺看了滿是不忍:“真是苦了嫂子了。”

次日林延潮值日講。

這一次林延壽親事,林延潮也請了幾日假。

回宮后第一件事即是向小皇帝報道。這天小皇帝正在文華殿里練習書法,一見面即向林延潮笑道:“聽聞你堂兄成親,說來他也是朕的舊相識,你要替朕賀一賀啊。”

林延潮道:“是,臣會與家兄說那日來府上的朱兄賀他新婚之喜。”

小皇帝想起林延壽至今不知他身份,不由很是高興停下筆來道:“很好,林卿家一直替朕守口如瓶呢。”

頓了頓小皇帝又道:“既是道賀,不能沒有賀禮。”

說完小皇帝看向御案上的金獅鎮紙,對張鯨一比道:“替朕送至林府,作為林卿家兄長的賀禮。”

林延潮連忙道:“金獅鎮紙如此貴重,臣不敢收。”

小皇帝笑道:“朕賜的,談什么貴重不貴重,拿著就是。”

張鯨。上前將金獅鎮紙收好,笑著道:“陛下這也是愛屋及烏。”

說完君臣皆笑。

正待說話間,但見一名太監入殿撲通一聲跪下向天子道:“陛下,順德府知府八百里加急奏上!”

小皇帝疑道:“順德府又非邊地,何事如此緊急用八百里加急?”

說完小皇帝接過奏章一看,這才看了幾眼,但見奏章已是丟在了桌上。

小皇帝幾乎站立不穩,張鯨連忙上前攙扶。

林延潮猜出了順德府所奏何事,不由閉上雙眼,心底是百感交集。

張鯨哭著道:“陛下,你不要嚇奴才啊,奴才膽子小,經不起你折騰。”

但見小皇帝擺了擺手,在御案上坐定后,垂淚道:“三日前,張先生在順德府棄朕而去了!”

萬歷十年七月,張居正于致仕回鄉途中,病逝于順德府,比歷史上晚了一個月。r貓撲中文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