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七百一十六章 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

七百一十六章 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七百一十六章 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

炎日當頭,瓊州會館前。天籟小說⒉

老百姓都是滿頭大汗排著隊,雖是天氣炎熱,但是他們眼底卻是滲出希望。

這些老百姓都是在其他衙門那受了委屈,但在這里卻對海瑞滿懷信心。

見老百姓對海瑞敬仰那樣子,陳濟川不由感嘆道:“老爺,這海瑞真是得民心啊,你看老百姓對他一口一個海青天。”

林延潮看著瓊州會館門口,熙熙攘攘排著隊的老百姓,卻是道:“老百姓寧可信海瑞一人,而不信朝廷的律法,這并非是國家之福啊。”

林延潮雖是來傳旨,但體察圣意,天子是不希望此事辦的大張旗鼓的。

于是林延潮命陳濟川拿著名帖遞上,先以私人身份拜見。

哪知站在會館門口的海瑞下人卻道:“這位老爺對不住,我們家老爺無私客,就算你是官員也不能先見。”

陳濟川怒道:“你可知我們老爺是誰?”

那下人道:“前幾日有個布政使來了,我家老爺也是一樣的話,這位老爺你若要見我們老爺,就與老百姓們一并排隊吧!”

“我們老爺可是來宣……”

林延潮擺了擺手止住了陳濟川的話道:“無妨,我們就與老百姓一并排隊吧。”

林延潮等了足足一個時辰,方才被允入內。

林延潮來至一大院子里。

但見海瑞將公案搭在一涼棚下,他穿著打了幾個補丁的麻衫,旁邊堆著一疊訟狀,一旁還有一名下人給他打著扇子。

盡管如此海瑞仍是額上仍滿滿是汗,至于一邊還有十幾名等著告狀的老百姓。

“你有什么冤情啊?”海瑞頭也不抬地言道。

林延潮也不答走進一步,但見海瑞提筆在一狀紙上寫著,大意是請某個衙門出面,替老百姓復察此事。

海瑞似察覺有人靠近,抬起頭道:“怎么不答……這不是林中允么?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見前輩在忙,不敢打攪。”

海瑞看了林延潮一眼,又伏案寫字頭也不抬地道:“這是老朽不周了,累林中允與這些平民百姓一并在此等候,著實令老朽過意不去啊。”

海瑞口上說過意不去,但口氣上絲毫沒有過意不去之色,這存心給人添堵啊。

林延潮氣得牙齒疼,但此來有求于人,只能陪著笑臉道:“無妨,無妨,晚輩等一等也沒什么。”

海瑞筆下不停,邊寫邊道:“老朽與林中允并無私交,至于公事也應去公堂上相談,你看老朽這里還有很多事呢,這么多老百姓都在等著,林中允此來到底所為何事啊?”

這真太過分了,林延潮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問道:“敢問前輩,那這些老百姓,是為了公事,還是私事求見呢?”

海瑞停下筆來,看了林延潮一眼道:“老百姓此來于己是私事,于我海瑞而言則是公事,不可與林中允同語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哦,那晚輩此來也是既有公事,也有私事。”

海瑞失笑道:“莫非林中允也是來伸冤的嗎?你可是天子近臣,一語即上抵天聽,恐怕老夫這沒什么能幫你的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不需海前輩幫忙,我此來是替陛下向海前輩你宣旨的。”

海瑞聞言不由色變道:“陛下的旨意?你為何不一早說……”

林延潮指著一旁百姓道:“不是這么多百姓在嗎?老百姓之意乃民意,陛下之意是圣意,圣意不可臨于民意,故而晚輩雖有圣旨,但也要等海前輩聽完訟狀。”

聽了這一席話,海瑞對林延潮也不由改觀,點頭捏須道:“孟子有云,民為貴君為輕,此天下之至理,請中使宣旨吧。”

見林延潮捧出圣旨來,海瑞有幾分激動,拜下后顫聲道:“草民海瑞躬請圣安!”

一旁海瑞的下人,以及老百姓本都不知生了何事,見林延潮拿出圣旨來,于是慌忙拜倒了一地。

林延潮目光掃視眾人后,肅然答道:“圣躬安。”

于是林延潮念旨,圣旨里點至海瑞一生政績,歷數他在淳安知縣,戶部主事,應天巡撫上的政績,贊他不畏豪強,力行清丈,剛正不屈,加上林延潮妙筆生花,讀起來令人是蕩氣回腸。

林延潮邊讀邊看四周,海瑞垂下頭,看不清臉色,但一旁老百姓則是不住落淚,而兩位海瑞的下人更是淚流滿面。

……秉忠亮之心,抱骨鯁之節,天下蒼生信卿,朕信天下蒼生……

待圣旨盡數讀畢,海瑞凝噎不語,半響對著北邊叩拜道:“陛下對臣一片信任,臣唯有九死報之。”

一旁老百姓則是一并朝北叩拜道:“陛下圣明,真明察秋毫,海青天真是這樣的好官啊!”

林延潮見海瑞,老百姓都被這圣旨感動得無以復加,不由心底吐槽,皇帝什么時候自己親自寫過圣旨了,明明都是翰林操刀的嘛。但是老百姓只是相信皇帝明鑒萬里,這詔書自然也是他老人家一筆一筆親自寫的,圣旨里的褒獎之詞都是天子的心底話。

若是老百姓們知道這話是林延潮說的,恐怕就另一個表情了。

林延潮將海瑞扶起道:“陛下下旨褒獎,是因前輩能耿直直言,前輩在奏章里所言吏治敗壞,都是切中時弊。陛下讀之唏噓不已,在我等面前連贊前輩之忠,又恨吏治之事雖為朝廷惡疾,但偏偏又一時無法驅之,故而陛下讓晚輩此來告訴海前輩,他心底的愧疚之意。”

海瑞這時也是深明大義地道:“陛下的為難,草民是知道的,確實吏治乃是積弊,要革除此弊非一朝一夕之事,老朽也是太急切了一些。懇請陛下萬萬不需如此,如此草民則罪大惡極。”

什么叫千穿萬穿,馬屁不穿。

看來海瑞還是吃這一套的,只是看什么人給他拍這馬屁而已。這林延潮假天子的名義,給海瑞獻上的自是不同凡響。

一旁'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'也是一并道:“是啊,是啊,陛下也有陛下的難處,滿朝奸臣那么多一時也殺不完。但只要陛下能用重用海青天這樣的大臣,將來一定會將奸臣們都趕出朝堂的。”

海瑞見此向老百姓們道:“不敢當,不敢當,海某謝過鄉親們的夸獎了。”

眾老百姓們一并道:“海青天這是你應當的。”

林延潮來給海瑞宣旨,老百姓自不敢再逗留,紛紛告辭。

見眾人離去,林延潮不由感嘆道:“前輩,你看咱們黎民百姓就是這么樸素,在他們眼底只有清官貪官之分。陛下永遠圣明,他們受得冤枉,只是一時被奸臣蒙蔽了而已。只要陛下明白過來,親賢臣遠小人,那么必還他們一個朗朗乾坤。”

海瑞沉吟道:“林中允此言似話里有話。”

林延潮道:“不敢在前輩面前故弄玄虛,只是'親賢臣,遠小人',不正在于革新吏治嗎?但你看朝堂哪個是賢臣,哪個是小人,你我說得不算,陛下也未必能明察。”

“再說一句誅心的話,朝堂上賢人實少,小人甚眾。小人多,也并非我等官員是壞的,實在緣于官場風氣敗壞,逼得人人如此。”

海瑞問道:“林中允反對先整頓吏治,那汝以為當從何做起呢?”

林延潮道:“整頓吏治是必要的,但卻不是最迫切的,至少據晚輩所知,還有兩件與吏治一般重要之事。”

海瑞斥道:“兩件事中不是有一件,為興辦義學之事吧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當然不是,昔日張江陵致仕時,曾與陛下進言,下官有幸聞之。張江陵言我大明之積弊有三,一宗室,二吏治,三邊患。任何一個皆可亡我江山社稷。”

海瑞聽了頹然道:“是啊,張江陵所言一點不虛。”

林延潮感嘆道:“張江陵行之新政,即打壓巨室,以安百姓,然以學生觀之,不過延我大明幾十年氣數,終治不了根本。”

海瑞聞言大笑道:“后生真不知天高地厚,能延國祚幾十年,即是圣人也不能為之。我與張江陵雖不睦,但也不可否其功績。你林中允以為憑自己的三言兩語,就能力挽天傾么?”

林延潮嘿嘿笑了兩聲道:“力挽天傾,當然不能,但為擎天之柱,還是可以的。”

海瑞上下打量林延潮道:“那老朽倒要聞其詳了。”

林延潮道:“無論是張江陵,還是海前輩,一生為政,究其根本,在于打壓豪強巨室,以解民困對嗎?”

“然也。”

林延潮道:“可惜啊,天下如江陵,前輩之官員能有幾許?依靠孔孟之義,官員良知來自糾,就能幫到老百姓了嗎?”

“當然不是,”海瑞正色道,“除了官員,還有圣上,此天下乃圣上之天下。只要圣君在位,官員即不敢胡來,此乃上正,以正天下之不正也。”

林延潮搖頭道:“前輩,千百年來老百姓們,日夜盼圣君,盼清官,但千百年為何還是逃不過治亂循環?”

“倘若沒有圣君在朝,我們唯有靠官員的良心行事么?江陵,前輩壓豪強,救百姓不過解一時之困,恰如授人以魚,并非授人以漁。”

“晚輩以為要正天下不在于上,而在于下。易有云,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,唯有自助者,方天助之,方人助之,興辦義學,開啟民智,新民自強才是授漁之道,亦根本之道。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