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五十章 甄家的打算

六百五十章 甄家的打算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五十章 甄家的打算

待下人稟告時。

林延潮不由心道這甄家早不上門,晚不上門,非要在林延壽縣試幾乎落榜時上門。

林淺淺正給林延潮扣衣服,也是道:“相公,這甄夫人我見了幾次,乃極為勢利之人,之前因你被罷官奪職之事,對我們家就冷淡了幾分,好幾次我們派人上門,都沒給好臉色,這一次他們上門來不會是要賴掉這親事吧。”

林延潮道:“這要見了才知道。”

此刻甄老爺與甄夫人正在林府正堂。

甄老爺五十多歲,賣相很好,一見就知飽讀詩書的讀書人。

甄老爺乃隆慶年間的舉人,考五六次進士,但卻沒有中,于是絕了科舉之念,在家習字作畫為樂。甄家世代為官,還是出過臬臺這等顯貴,所以就甄老爺而言就算不做官,也沒什么。

相反在家當了寓公,也是當時文人常有的事。

甄老爺呷了口茶道:“好茶,這是六安的松蘿,看來狀元公雖罷官,但林府日子過得卻不差嘛。”

甄夫人冷笑道:“不過是在我們家面前打腫臉充胖子而已,都到這了,你可別再心軟了。”

甄老爺嘆道:“可是出爾反爾,并我讀書人所為啊,傳出去恐為人不恥。”

甄夫人粗魯地道:“老爺這事,我們來前都說得清楚了。”

“我只是擔心狀元公不肯啊,反而得罪了人家。”

在二人身旁還有一年輕人道:“大姨夫大姨媽,你們放心,只要報出我干爹的名頭,量他就算是堂堂狀元也不敢如何,何況他正罷官閑住,更不足為懼。”

見那年輕人自信滿滿的樣子,甄老爺,甄夫人點了點頭。

這時林延潮,林淺淺已至。

三人一并起身,林延潮笑著道:“勞兩位親家久候,真有失遠迎。”

甄老爺也是第一次見林延潮,但見林延潮年紀甚輕,一看即知溫潤如玉的謙和君子。

甄老爺心道,若我女兒嫁得此人,該多好才是,縱使他被奪了職,也是無妨,可惜怎么偏偏是他堂兄。

甄老爺心底感慨了一番,他中舉比林延潮早,但他不是進士出身。一把年紀的舉人,如果沒有官身,見了二十歲出頭的進士,也要行禮參見的,又何況林延潮狀元及第。

不過林延潮拿甄家當姻親,故而也是放下身段來,行后輩之禮。

甄老爺知禮數,不敢托大正要還禮,卻見甄夫人使了眼色。甄老爺有些為難,也就改了平禮相見。

林延潮一見就知,在甄家拿主意的是這位甄夫人。

林延潮見甄夫人身后有一年輕人,在府內一副行止隨意的樣子。對方看向自己時,目光先是打量了兩眼,然后方才施禮。

林延潮見此人,沒有如其他年輕士子見到自己時那敬重之色,反而有幾分平起平坐來。

林延潮向甄老爺問道:“這位是?”

甄夫人搶著道:“這位是我大侄兒。”

說完這年輕人上前笑著道:“晚生張紳見過狀元公。”

然后張紳從袖子中取一封帖子,雙手奉上。林延潮沒有伸手去接,而是讓陳濟川上前接過帖子,再遞給自己。

林延潮見了帖子,不由恍然,原來這年輕人是這等來頭,難怪這份得意的樣子。

“原來仁兄是中貴人張大珰的公子,幸會幸會。”

林延潮言中所指的中貴人,張大珰是誰?乃是張鯨。

要知道現在內相雖是馮保,但小皇帝與馮保關系一直不是很好。小皇帝本人最寵信的侍從宦官,有三人而且都是姓張,一位是張宏,一位則是曾來府上的張鯨,還有一位則是張誠。

張宏年紀老邁,且一貫處事嚴謹,嚴于律己,外官很少見到他。

張誠雖也得小皇帝寵信,卻當不得中貴人這三字稱呼。

唯有張鯨得此稱呼。這張鯨平素與林延潮打得交道不多,不過自己知他是天子幸近,與兵部尚書張學顏兄弟相稱。張鯨倚仗皇帝的權勢,還讓親信,家人替他暗中收攬權勢,收受賄賂。

而這張紳就是張鯨的干兒子,不過也沒什么,聽聞張鯨干兒子十幾個,但此人敢在自己眼前擺譜,那就不懂得掂量自己了。

不過林延潮已經知道甄家一行上門,可謂來者不善。

林延潮笑容已是斂去,淡淡地道:“幾位都是稀客,請坐!”

當下眾人一并入座。

重新上了茶后,大家沒營養的寒暄一陣,然后甄夫人給甄老爺頻使眼色。甄老爺受迫不過,這才向林延潮道:“怎么不見令兄?”

林延潮道:“縣試還有三場,故而家兄在房里安心讀書,以免分心。此失禮之處,我想親家可以體諒一二。的”

“當的,當的。”甄老爺連忙笑著,又見甄夫人催促的臉色,不由心下躊躇。

林延潮看甄老爺與甄夫人的神情,不用猜也知道大半。

他們甄家本來答允這婚事就勉強,眼下林延潮被罷官,林家勢力大弱,又加上林延壽縣試居然考了個一百名開外,這還是副榜上的名次。

眼見林延壽如此廢材,林延潮將心比心,若是甄家真要退婚,也算是人之常情吧。

但這也沒什么,退婚之事也屬正常。

君不見‘退婚流’小說之盛行,這年頭誰要沒被退婚過都不好意思出門見人。

男人總是在退婚中成長嘛,說不定堂兄經此一事,悟出了‘莫欺少年窮’的終極奧義,從而一發不可收拾。

但是甄夫人直接上門說明此事,林延潮雖不高興,但說不準也會答允,畢竟強扭的瓜不甜嘛。可他還要帶著他的侄兒,這分明是要借助張鯨的勢,來壓林延潮。這倒令林延潮心底十分不快了。

甄夫人笑著道:“我們這一次不是空手上門。來人!”

說著甄府的下人端上禮盒,甄夫人滿臉笑容地道:“來的寒磣,不曾備下重禮,令兄大考,故而送上白銀五十兩,四季衣裳一套,不成敬意。”

林延潮,林淺淺對視一眼,心道,不對啊,這情況看樣子不是來上門退婚的,否則不會還送禮。難道是甄家知強行退婚為人不恥,因此心底愧疚,故而送金銀來彌補。

林延潮哪將這點東西放在眼底:“金銀衣裳之事,我家里也不缺,親家有話不妨直說。”

甄老爺笑著道:“狀元公,快人快語,不過這些話老夫想當面咨詢下令兄的意思。”

林延潮道:“吾兄正在備考,實不宜分心。親家可與我直言,有些事上我還是可以替家兄做主的。”

林延潮當然不愿甄家見林延壽了,這退婚之事當面和林延壽說了,那不是瞬間爆炸?

林延潮不把林延壽放出去,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你們甄家好。

甄老爺被林延潮拒后不好繼續說,一旁張紳接過話來:“我大姨夫大姨媽也知尊兄大考在即,不過征詢之事不會耽擱太久,我大姨夫大姨姨今日來就是想與令兄一晤而已,別無他意,請狀元公不要誤會。”

這張紳說完,甄老爺甄夫人都是一并點頭。

林延潮也不知甄家賣得什么藥,但畢竟他們還是名義上的親家,也不能攔著他們不見自己女婿。于是林延潮吩咐了下人一句,把林延壽請至堂上來。

片刻后林延壽來至堂中,然后甚有禮數的甄老爺,甄夫人行了一禮口稱員外,員外夫人。

甄老爺,甄夫人也是一并點點頭,態度甚是客氣,也沒看出什么兩樣。

甄老爺道:“既是賢侄在這,我就當面說了。聽聞賢侄這一次縣試名次頗為不佳。”

林延壽漲紅了臉,林延潮在旁道:“甄員外此話怎講,還有三場未畢,不敢輕下斷語。”

甄夫人笑著道:“狀元公,你我都是明白人,以令兄的名次其實已與落榜無異。你或以為我們甄家有嫌棄之意,但實是未有。科場之事,哪里有一定的,今朝不中未必明朝也不中了。我們此來是告訴令兄,盡管放寬心,一朝失意沒什么,下一科可以再考,來日方長。”

這轉折夠厲害的,林淺淺聽了滿臉羞愧,甄家這么大度,自己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林延潮卻心知,哪里有這么簡單:“甄夫人話中有話?”

甄老爺立即向甄夫人道:“夫人來,咱們喝茶喝茶。”

甄夫人怒瞪甄老爺一言,然后強笑著道:“瞧,狀元公說的,其實也沒什么。我想請令兄入贅我甄家而已。”

入贅!

這……這轉折也太快了。

好嘛,今天本以為甄家是來強行退婚的橋段,沒料到畫風一轉竟成了強迫林延壽入贅了。

話一說出口,甄老爺一副追悔莫及的樣子。

張紳則是頻頻點點頭,示意姨媽做得對。

甄夫人得了侄兒支持,當下更沒什么好顧及的口里如連珠炮地道:“我們甄家書香門第,底蘊深厚,不比那些一朝得意的寒門之族。”

聽到這里,林府上下臉色都是一變。

你這話什么意思,還不是分明諷刺我們林家就是一朝得意的暴發戶嗎?

“你們去居賢坊隨便問問,哪個不知我甄家的名聲。說來也是,我甄家雖稱上樂善好施,但子嗣不盛,讓汝兄入贅,也是想繼我甄家香火。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1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