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四十章 天子心意

六百四十章 天子心意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四十章 天子心意

小皇帝說完,就令高淮出門,命侍衛將馬車上的三尾鰣魚取來。

眾人訝然,原來是小皇帝并非是臨時起意送魚的,而是隨身攜帶鰣魚在馬車里上門而來。

原來天子早就打算送出三尾鰣魚,那為何繞了這個大的彎子。

莫非是彌補年節時的賞賜?

林延潮記得當時眾講官天子都有賞賜,唯獨少了自己這一份。所以天子眼下私下到自己家來,送上更為貴重的鰣魚來彌補,這也說得通。

小皇帝面上不直說,這故意找了個其他的由頭吧?這還蠻附和小皇帝的個性。

無論是與不是,天子這番都是有心了。林延潮對于小皇帝這番用心,有幾分感動。

林延潮道:“鰣魚之賜實是貴重了,公子這一番心意,真不知如何報答才是。”

小皇帝道:“我給你的就是。林講官無需介懷,我家的冰窖里還缺這幾頭鰣魚嗎?到了五月的鰣魚宴,我還是要請你來的。”

“那我只有先謝過了。”

于是陳濟川上前從高淮那收下三尾鰣魚。

這三尾鰣魚各裝在一個冰婁里,瞧這個頭每尾都有二十斤重以上。陳濟川立即將鰣魚,放入府中的冰窖。

小皇帝道:“最近我聽聞了一件事,說林講官在家講學,是要打算退隱山林,以后都身處江湖,不再回朝任官嗎?”

哦,原來如此。

為何小皇帝今日不惜屈尊來到自己府上,甚至還借一個名頭送自己鰣魚?

他的擔心,是怕自己不干了,撂挑子走了。

當初張居正要說不干的時候,小皇帝雖溫旨挽留,但也沒有親至他的居所。

對于天子而言,這只需要一道圣旨就能搞定的事情,但小皇帝卻沒有這么辦,而是任性的跑到自己府上,親自對林延潮‘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走。’

劉備親顧茅廬,請諸葛出山盛情也不過如此吧。

林延潮一愣神間想了這么多,但見小皇帝臉上有幾分擔心。

林延潮連忙道:“朱公子,這沒有的事。”

“你也知道我是一刻都閑不得的性子,眼下閑居在家,正好教授士子一些忠君報國的道理。若是都察院查實了我的委屈,天子和元輔不嫌棄在下愚鈍,我愿意重新為官。在下畢生之志就是報效朝廷,就算一名小吏也可為之。”

“太好了,”小皇帝滿臉大喜,“我就是知林講官不是那等矯情之人。”

林延潮垂下頭道:“勞朱公子掛心,著實過意不去。”

隨即小皇帝矜持地點點頭道:“不過林講官,這一次令你冠帶閑住,你確有矯旨之罪,將天子信任置于何地了?”

下面小皇帝又略有所思道:“這段日子,你就先在家反省,待張先生氣消之時再說吧!”

小皇帝言下之意,林延潮起復,主要是看張居正肯不肯。張居正氣消了,我馬上就讓你官復原職。

小皇帝見林延潮稱是,又擔心自己話說得重了,馬上又彌補道:“對了,算算日子,你家夫人與我家的也是同年生產,若都是男孩,就一并做個伴,將來他出閣讀書時,來給我做個伴也是好的。”

林延潮心底一凜,這恭妃的肚子里八成就是將來的太子,而淺淺若是生下男孩,將來豈不是成了太子玩伴。

對于臣子而言,這份恩遇意味著什么,不言而喻。

林延潮不好回答,只好沉默。

幸虧高淮這時提醒道:“公子,天色不早了,還是趕緊回家吧,別讓太奶奶要惦記了。”

小皇帝這才允了。

林延潮出府將小皇帝送上馬車后。

陳濟川笑著道:“老爺,我早聽聞鰣魚鮮美,在江南也值得千錢一尾,若在京師,就是數萬錢也買不到半尾啊。”

林淺淺笑盈盈地道:“何止數萬錢,這是……這是公子對相公的器重,這才是千金不易的。”

陳濟川,林淺淺臉上此刻都是對林延潮的自豪。

林延潮卻絲毫不以為然,提醒二人道:“這鰣魚可以湃在冰盤里食之,也可煮之烹食,都是再鮮美不過。”

林淺淺仰著頭看著林延潮道:“相公,你這幾日為官繁忙,這鰣魚正好拿來補一補身子,魚肉滋補元氣再好不過了。”

林延潮攙著林淺淺道:“你有了身子,才應吃魚。”

見林延潮流露出對自己的體貼,林淺淺頓感溫馨,口里卻推辭道:“這魚一尾少說二十余斤,我一人哪里吃得完呢?還是相公與我同食好了。”

林延潮堅決地搖了搖頭道:“吃不完的,可以用紅糟腌起,你不是一人在吃,也是為肚里的好好吃才是。”

林淺淺聽了甜甜一笑,溫順無比地道:“是。”

府上眾人看著林延潮與林淺淺‘秀恩愛’,都是自覺的四處張望,當作沒有看見。

林延潮對陳濟川他們道:“朱公子所贈三尾,一尾留給夫人,還有一尾取來,大家拿來同食,讓府中上下都打打牙祭。”

聽說能吃上鰣魚,陳濟川等下人聽了都是大喜道:“那多謝老爺了。”

眾人都是有喜色,唯有林延壽在那略有所思。

林延壽對林延潮道:“對了延潮,這朱公子都這么窮了,連飯都吃不上,居然還要雇得下人,馬夫?這世上怎么總有人打腫臉充胖子呢?”

“難怪孟子說過戰國時齊國的乞丐,居然也能娶得起一妻一妾的。額,延潮你有沒有聽我說話,人呢?”

眾人不理林延壽,一并回到府內。

林延潮對林淺淺,陳濟川道:“是該催催堂兄的婚事了。”

林淺淺,陳濟川一致表示同意。

“過幾日,就將一尾的鰣魚送往甄家府上,看看能不能與他們說說,把親事提前月余。”

聽林延潮說把一尾鰣魚送至甄府上,林淺淺有些心疼,天子送林延潮三頭鰣魚,自己一頭,府上上下分了一頭,還有一頭送至甄家,唯獨林延潮本人卻沒有吃到。

但林淺淺還是道:“相公,這必須的。”

陳濟川也是附和道:“成了親,延壽少爺的性子就定了。再說鰣魚送上門,也是很有面子之事。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99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