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三十五章 誰家的小胖子

六百三十五章 誰家的小胖子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三十五章 誰家的小胖子

天子馬車行至林府。

扮車夫的侍衛,先跳下馬車,警惕地盯著四周,打量經過的每一個人。

高淮,張鯨二人先后下了馬車,高淮跪在地上,雙手撐地作人凳,張鯨攙著小皇帝下了馬車。

張鯨連聲道:“外頭塵土大,將就著點。”

“朕心底有數,”小皇帝抖了抖袖子,抬頭看向林府府門問道:“這就是林府?”

“是。”

小皇帝看去但見青石臺階上,府門前各蹲著一大石獅子,左右拴馬樁成行。

三面新漆銅釘朱門緊閉,這宅子不知幾進深,格外的氣派。府門上的木凳上,還坐著好幾名門子,正候在那。

小皇帝打量了一番,神色有幾分不善。

“林講官住得地方不錯啊!”

聽了小皇帝這么說,高淮,張鯨默默擦汗,天子來大臣家里怎么是件好事?

當年武臣石亨跋扈,越制大修府第。

有一日明英宗朱祁鎮登上城樓看見了驚問:“這是誰家府第?”

大臣答說:“此必王府。”

英宗冷笑道:“非也!”

大臣又問:“不是王府,誰敢僭逾若此?

明英宗不答,心底卻種下殺心,事后石亨被明英宗朱祁鎮以謀反之罪誅殺。

不打招唿,天子來官員家探視,一個不留神,官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高淮心道,林三元啊,不是咱家要害你,是天子自己起意要跑上門的。

見馬車停好,府門里就有下人來示意馬車拴著馬樁上。

正聽見小皇帝議論,不由不快地問道:“你這人怎么這么說老爺的?”

雙名侍衛已是瞪圓了眼睛,小皇帝冷笑道:“怎么不是嗎?林講官不過正六品,正六品官俸一月幾許?以他的官俸幾十年不吃不喝能供得起這宅子嗎?”

眼見要起爭執,張鯨,高淮一并道:“公子,此事咱們以后再說。”

那下人哼了一聲道:“你年幼無知,我并也不與你計較,但你口口聲聲辱老爺清名,我卻不能不與你說道了。”

“此宅子是閩縣林家的產業,林家曾出過三位國子監祭酒,故而在國子監置辦這宅子,眼下借給我們老爺暫住,你明白了嗎?”

說完這下人拂袖而去。

小皇帝這才恍然道:“原來是閩縣林家,朕記得,前南京禮部尚書林庭機就是林家的,去年年底剛過世的。禮部議給林尚書謚號文僖,朕還贈其太子少保。”

“對了,朕還記得林卿家的業師林烴,就是林尚書次子,朕還將他名字寫在文華殿的屏風上。難怪林家將宅子借給林卿家住的,朕倒是錯怪林卿家了。”

小皇帝一臉內疚的樣子。

這時門子迎出道:“幾位是來府上拜訪我們家老爺的嗎?今日不巧,老爺出門去了。”

高淮,張鯨同時松了口氣,一并對小皇帝道:“朱公子,既林講官他不在,我們還是改日再來吧,不然太……太奶奶要擔心的。”

小皇帝瞪了一眼道:“你們這些人就整日想回去,這才剛出來一陣呢,給朕……給我問問林講官什么時候回來?”

高淮,張鯨同時心底叫苦,天子沒有盡興啊!怎么辦啊!

張鯨只能硬著頭皮問道:“你家老爺什么時候回來?若可以我們在府上等一會?”

這林府下人給林府當了一段時間門子,旁人上門稱林中允,林翰林,狀元公,但這林講官的稱唿卻是第一次聽。

不過這下人眼力價還是有的,見這富家公子氣派甚大,也沒有怠慢道:“老爺不知多久才回來,不過府上還有其他人候著見老爺,你們可有帖子,待老爺回來了,我們可替你先通稟。”

“哦?府上還有其他人?林講官私下交游還不少嘛。”小皇帝眉頭一皺。

古人公事絕于私門,所以作為皇帝是比較忌憚,官員私下來往,拉幫結派的。

高淮不由又是替林延潮捏了一把汗,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。

那門子見著年輕公子說話這么不客氣,心下三分不喜,這來林府上的人,哪個不是恭恭敬敬客客氣氣的,哪里有你這么說話的。

不過林家家法甚嚴,門子忍住氣道:“都是來拜入老爺門下的讀書人,不過你這人問東問西的好沒意思啊!”

門子也是給天子甩臉色了。

小皇帝聽了點點頭,疑惑去了頓時心道,林延潮真是打定主意講學了,這怎么行。

不過張鯨見門子生氣,以他多年的經驗立即露出明白的神色,于是揣了一錠三兩的銀子放在門子手里道:“我們此來匆忙,一時沒帶帖子,不過心意卻是很足。”

張鯨將心意二字著重說了一遍,但隨即感慨以往自己上門,到官員府上,都是唿風喚雨的存在。朝廷官員都是爭相巴結,只有別人給他塞銀子的道理,,眼下自己給人塞銀子倒是第一次啊!

門子見張鯨塞銀子,當下擺手道:“使不得,老爺不許我們收銀子,若知道了還不打斷了我們的腿,你們沒有名帖,就報上姓名,我替你們通傳,否則你也只能與其他人一般候著。”

張鯨見了神情一震心道,這林延潮為官可以啊,連下人都約束得甚好。

“這些小哥,我們實在沒帶帖子,你不如說一聲,就說是你們家老爺極好的朋友,請見一面好了。”

門子為難道:“這我倒不好作主,你們還是先隨我進府里來吧,我替你們通報試試。”

于是小皇帝他們跟著門子進府,林府的門廳與轎廳連在一處。

轎廳是轎夫車夫喝茶歇家的地方。

下人與主人家自不能混在一處,門廳則是訪客所侯之處。

林府的門廳里十幾張墊著厚褥的官帽椅擺著,廳里點著炭盆,還有一名端著茶壺的下人侍候著。

兩名侍衛打扮的車夫被請入轎廳,至于小皇帝被安排在門廳先歇著,然后門子才府內稟告。

門廳的幾張官帽椅上坐著好幾個人,都是一臉樸實,身穿青衫的讀書人。

小皇帝對高淮,張鯨笑著道:“自古只有大臣等天子的,天子等大臣的倒是頭一次,新鮮,真新鮮。”

說著小皇帝就要入座。

張鯨連忙道:“公子稍候。”

說完張鯨,高淮各從袖子里掏出黃綢帕子將官帽椅,反復擦拭得極干凈后,再將椅子擺至門廳居中面南之處。

一旁士子見這一幕都是又是好奇又覺得好笑,心道這哪里來的規矩。

擦拭好后,小皇帝習以為常地坐下,然后林府下人端了碗熱茶正要奉上,被張鯨揮發。

“我們家公子何等身份,豈喝你們這劣茶?”

張鯨斥退下人,然后小皇帝對張鯨問道:“這到朝廷大臣家拜訪,要給門子銀子,這是什么規矩?”

張鯨對天子又另一個神色,滿頭是汗道:“陛下,這是門包,確有此陋規。”

小皇帝點點頭道:“那林卿家不收,倒是清廉之臣,對了,若大臣要見朕,你們收不收門包?”

張鯨,高淮恨不得當場自殺。

最后倒是小皇帝大方擺了擺手道:“算了,這事朕也懶得問。”

林延潮今日在外講學,孫承宗,陶望齡他們都隨林延潮出門。大管家陳濟川有事又是不在。

門子入府內只能稟告給跟林延潮下人中最久的于伯:“于叔,你看外面這三個人,確實奇怪口口聲聲稱是老爺朋友。但聽口音不是老爺同鄉,也不是官員做派,更不是讀書人的樣子。”

“連一封像樣的帖子也沒有,只是塞門包說要見老爺。另外那年輕公子身旁兩個下人,男不男女不女,說話又是陰陽怪氣的,那年輕公子更怪,問東問西的似來打探消息的一般。”

“竟有此事?”

于伯和門子聞聲,都是行禮道:“原來是延壽老爺,你怎么在這?”

但見林延壽從內堂緩緩踱出。

林延壽點點頭道:“讀書疲了,出來熘一熘,你方才說得倒是新鮮,以我觀來……”

于伯和門子等林延壽開口,卻見他突然不說話了,不由一并追問道:“延壽老爺?”

林延壽沉吟道:“我倒覺得這三人來意不善,居心不良!”

“延壽老爺高見!”

“老爺明見!”

“老爺神見!”

于伯和門子都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“那我們就找個油頭,將他們打法轟走?”門子建議道。

于伯皺眉道:“此不妥,還是稟告夫人才是。”

“此下策也!”林延壽搖了搖頭。

于伯和門子問道:“延壽老爺有何高見?”

林延壽沉吟道:“你們二人不要聲張,待我先去會會他們,探一探底細!”

于是在于伯,門子左右陪同下,林延壽來至門廳。

林延壽左右打量了一番問道:“客人在哪?”

門子往廳上一指道:“客人就坐在那。”

林延壽順著門子所指看去,見一位富家公子模樣的人,坐在門廳正中,一人給捶肩,一人給揉腿的伺候。

那公子聽到腳步聲,朝林延壽肆無忌憚地打量了幾眼,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。

林延壽背著雙手,走到富家公子面前從頭看到下,然后道:“你這誰家小胖子,把這當自己家了?”

誰家小胖子?

富家公子為首的三人頓時色變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6806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