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三十三章 以經術定國策

六百三十三章 以經術定國策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三十三章 以經術定國策

而此刻張居正的府邸中。

張居正頭纏白巾,正臥在榻上,一旁的醫師正小心翼翼地為他把脈。

張居正一面臥床,一面卻是拿著一封公文。

這機密公文上赫然寫著,林延潮所講道統論的每一字每一句。

不久醫師診完脈向張居正拱了拱手,收拾醫箱離開了臥室。

在臥房外來回踱步的張嗣修,張懋修,一并迎向醫師問道:“相爺的病情如何?”

醫師捏須道:“相爺之沉疴痼疾,藥石已是難醫,我之前一直勸相爺遠離案牘,安心調理。但相爺似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。眼下唯有開一些溫補的藥,徐徐圖之了。”

張嗣修,張懋修對視一眼。張懋修道:“大夫無論是多名貴的藥材,我上天入海都要求來。”

“是啊,無論是人參,何首,石斛,雪蓮,蓯蓉府里應有盡有,大夫盡管開來。”

醫師嘆息一聲,這些藥材都是價值千金,難求之藥,但這又有何用。

醫師道:“兩位公子真一片孝心,再好的藥材也不抵相爺安心調養。”

張嗣修,張懋修一陣失望,若是張居正能他們之勸,他們何必到處求藥求名醫。

不久后張嗣修,張懋修二人一并入了張居正的臥房。

張居正正在丫鬟服侍下用勺喝著藥湯,公文疊在枕邊。張居正見兩個兒子請安,壓了壓手示意二人直接入座就是。

張嗣修道:“爹,游七來信說是在湖廣已找到幾位神醫,不日可請至京師。”

張懋修也道:“李成梁昨日呈一老山參來,孩兒給你過目。

說著張敬修命人呈上。

這老山參裝在錦盒內,看這形狀至少有好幾百年。

張嗣修道:“這李成梁倒很忠心,以重金雇遼東參農去長白山,挖掘老山參,獻給父親。”

張嗣修對張居正道:“此參重三兩二錢,孩兒聽聞道藏有云,三兩之人參可稱為仙草了。”

張居正看了一眼道:“太奢了。”

張懋修笑著道:“爹,別說這幾百年人參,若是千年人參能給爹添壽,就算是天子也會為您舉國求之。”

張居正忽道:“昔年我祖父為遼王所害,病重于榻上,四壁之家求一參須而不得。”

“而今日為吾之病,也不知吃了多少人參鹿茸,若是真有用,也不會一日沉過一日。年少以命求千金,年老千金以求命,實為可笑。此參服之暴殄天物,放起來吧!”

張嗣修,張懋修對視一眼,只能依張居正所言。

張居正有些乏了,閉目養了養神。

二人見張居正精神一日不如一日,更是擔心,在榻旁守著。

張居正小睡了一陣,醒來后看二子仍是在旁點了點頭,又想起方才看了一半的公文問道:“這林宗海的道統論,你們可讀過了嗎?”

見張嗣修,張懋修二人稱是,張居正捏須道:“此論有驚奇之言,在京城里是傳得沸沸揚揚吧?”

張嗣修猶豫了一下道:“確如爹所料,這道統論,不僅僅士子間,不少官員也有討論,我與三弟也聊過。”

張懋修道:“爹,林宗海下野后,廣收門徒,公然講學,如此肆無忌憚,他難道不知朝廷最忌憚官員講學嗎?”

張居正失笑道:“你們不了解林宗海,那日我與他在轎上閑聊,我問他若不做官作什么?他說講學著書,大丈夫不可一日負此有為之身。”

“眼下他冠帶閑住,就行講學之事,那是行以踐言。”

張懋修笑著道:“那正好,林宗海此舉擺明了告訴我們,他不打算回朝做官。那正好,爹索性將他削職為民就是,更隨了他心思,也熄了天子的心思,如此二哥補入日講官,一舉兩得之事。”

張居正笑了笑。

張嗣修想了一陣卻道:“爹,我倒覺得林宗海突然下野,故意宣講這道統論有文章。”

“二哥,這其中有何文章?”

張嗣修道:“三弟,你看林宗海為何,著列董子為事功學學統呢?”

張懋修道:“因為董子之行事作為,確實合儒法兩家之道!”

“并非如此簡單,”張嗣修道,“如我儒家孔子,朱子都是其后數百年,方才被朝廷采納定為官學,朝廷用其說而不用其人。”

“但是董子卻是不同,他在世之時,就以學說而定經書,朝廷每有大事,天子即會下令使者前去問董仲舒之建議。儒者到董仲舒這地步,說是以經術而定國策也不為過!”

張懋修拍腿道:“二哥,你是說林三元以講學為名,收攬門徒,也想如董仲舒那般以經學定國策?”

張嗣修道:“或有這個可能,事功學不同于理學,心學,處處以務實為主,要施展抱負,唯有至朝堂之上。若是再放任林宗海講學下去,那么終有一日,他名望所及時,會順理成章躋為重臣。”

張懋修冷笑一聲道:“那簡單,不讓他講學就是。”

張嗣修笑著道:“我看也無此必要,所謂事功學,不過就是儒法合流而已。董仲舒曾有言,漢興,循而未改。漢制本就承以秦制。漢宣帝也曾告誡太子,漢家自有制度,本以王霸道雜之。”

“故而這儒法合流,王霸雜之也沒有什么新奇之處。朝廷今日所用程朱之論,不過明面上教化萬民而已,實不過儒表法里而已。所以林宗海此論騙騙書生還行,朝廷是不會用之的,因沒什么新意而已。”

張居正搖了搖頭道:“林宗海提道統論,不會只作董仲舒第二這么簡單……”

正說話間,外頭有人道:“相爺,天子派內官于公公前來探視。”

張懋修,張嗣修二人聽了都是露出笑意。

張居正點點頭道:“你們替我出門迎一迎。”

張懋修,張嗣修稱是起身離去。

兄弟二人邊走邊說。

張嗣修笑著道:“爹,不過一日稱病不朝,陛下竟如此著緊了。”

張懋修冷笑道:“爹保著大明江山,給他朱家賣了幾十年的,以一身系之家國。”

張嗣修嘆道:“你說不錯,但何止大明江山,我張家的榮辱也系于爹一身之上。”貓撲中文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701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