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二十章 采銅之學

六百二十章 采銅之學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二十章 采銅之學

姜啟明是一名寄居京師的舉人,屢試不第之余就博覽閑書。

姜啟明對永嘉之學,平日也多有涉獵,用功甚勤。后來京城士子里興起了事功之學,旁人對此學很有興趣,卻苦于不得門徑。于是姜啟明用以往所學點撥了他人幾句,被不少門外士子崇拜。

在理學上,姜啟明自是不如當世名儒,但在永嘉之學上,他竟被人尊為經師,實有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之感。

后來一次文會中,刑部的人出面給砸了。這一次他出了憤慨,也義無反顧地來此叩闕。

不過姜啟明習永嘉之學在先,對葉適陳亮十分推崇,他認為林延潮的學說,只是借了二人的牙慧而已,談不上有什么創見。

所以姜啟明對林延潮心底并沒有多恭敬,只是面上一揖后道:“學生所承乃葉陳兩位先儒之教,不敢談知事功之學,林中允所學不也是從此而來,此問難道是替葉陳兩位先儒問我的嗎?”

這話著實嗆人,直令人下不了臺階。

姜啟明話中的意思是,我們今日向天子請命是為葉陳的事功學,而并非是你林延潮的事功學,你林延潮別以事功學領袖自居,用以此身份來勸我們回家。

姜啟明雖不客氣,但聽在林延潮耳中,卻有一日千里之感。

永嘉學派流傳雖不過近月,不料已發展至這個地步。

有人以自己經筵上所言,字字揣摩,宗為開創一派大師,有人以葉適陳亮的學說為經。

這就好比讀書人學儒學,有人從孟子之言學起,有人從朱熹之言學習一樣。

對林延潮而言,并不在意這一點,他在乎是事功之學,是否有更多人學習,整日計較學派淵源,以何人為宗呢?

如此眼光和器量都太狹小了。

不過話是這么說,擺在林延潮也有兩條路,要么繼承前人衣缽,要么自己扛起旗來。

前者相當于王艮之于王陽明,后者則是王陽明之于陸九淵。

林延潮答道:“兩位先儒之言,珠玉在前,起一派之學,但吾學卻與兩位先儒略有不同。”

這是要開山立派了!

這令尊葉適陳亮的姜啟明有些不滿,當面質疑道:“難道林中允之見,還要更勝于兩位先儒嗎?”

林延潮笑著,對著眾士子們道:“此不敢當,吾以為學術之說,恰如人鑄錢。古人鑄錢采銅于山,而今人鑄錢只買舊錢作廢銅鑄錢,以舊錢作新錢,既粗惡,又把古人的傳世之寶毀壞,兩邊都沒好處。”

聽林延潮這么說,眾士子都一陣騷動。

城樓上眾官員都是也是動容。

有官員當場道:“就憑此言,狀元公足可居當世大儒了。”

林延潮環顧左右,見眾士子從他的話中有所啟發,于是他向姜啟明問道:“不知汝的采銅之見是什么?”

被林延潮這一問,姜啟明不由赧然,因為他只會以舊錢作新錢。

但姜啟明不服氣,搜刮了肚子里所有的私貨然后道:“既是狀元公相聞,學生就只好拋磚引玉了。”

“學生以為當今之世儒學沒落,朱學陷于空談無用,王學陽儒陰禪,不知學問思辨,朱王二學淪為俗儒之學。而葉陳兩位前輩所倡的事功之學,乃外王之道,切乎于治平之略,一掃朱王二學的暮氣,可為通儒之學。”

眾士子一片叫好。

林延潮問道:“汝言必稱事功,又可知事功為何事?”

姜啟明想了想道:“事功為外王之用,修齊治平中的治國平天下,當然是思君報國,茍利社稷,死生以之。”

姜啟明很狡猾,茍利社稷,死生以之,林延潮在自陳表里引用,他知林延潮要問難,故以彼之矛,攻彼之盾。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你言思君報國,茍利社稷,死生以之。那我問你,若有一日國家有事,用你行荊聶之事,刺殺敵主,此去有死無生,你可敢嗎?”

“這……”姜啟明一時不能答。

林延潮沒有窮問下去,而是向眾士子們問道:“爾等今日叩闕,自是將生死置之度外,但若要你們以書生行荊聶之事,你們敢嗎?”

在場近千士子聽林延潮之言后,倒是有幾十人起身道:“吾敢!”

“吾敢!”

其余人倒是一陣默然,有人私下道:“我等儒者,說話前當反躬自省,言出則必踐,荊聶之事,吾實不敢為之。”

“是啊,說敢之人,又怎知不是秦舞陽呢?”

林延潮見此一幕,然后道:“荊聶之事,非大勇之人不可為之,你們若要問我敢于不敢,我只能說不敢。”

此言一出,眾士子們一片嘩然,他們本以為林延潮要以大義說教,卻不料林延潮卻當場自承不敢。

這又是從哪里說教起呢?

不過大家轉念一想,都覺得林延潮說得倒是大實話。

在眾士子面前,林延潮侃侃言道:“昔日唐雎使秦王,秦王大怒,對唐雎說,你知道什么是天子之怒?伏尸百萬,流血千里是也。唐雎答與秦王,我只知布衣之怒reads;。

如專諸刺王僚,聶政刺韓傀,要離刺慶忌。此三子者,布衣懷怒未發,休祲降于天,今日加上臣,就有四人了。若臣怒,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縞素。

秦王聽后不敢辱唐雎。”

眾士子聽了都是入神,對唐雎的書生俠氣,不由悠然神往,熱血澎拜。

林延潮接下去道:“古人士風,至今思之,可是我沒有荊聶之勇,若秦王面前,怕連唐雎也是不如。”

平日儒生都只教他們成仁取義之道,但這番自承不如的話,他們卻是第一次聽說。

但無論如何,林延潮每一句話,都引得近千士子都是認真傾聽,連城樓上的官員們也是為之吸引。

眾人紛紛心道,是啊,唐雎不辱于秦王,我們又有幾人可以辦到呢?

林延潮這時朗聲道:“敢問諸位,若我等沒有荊聶之勇,唐雎之義,是不是就不足以言事功,報國之事呢?”

此刻姜啟明已是心悅誠服,當下十分誠懇地向林延潮深深一揖道:“方才學生魯莽相詢,眼下愿以弟子禮,請教狀元公的采銅之學!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501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