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挽此危局

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挽此危局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一十七章 誰能挽此危局

最后眾官員在武英殿里議了一陣后。品書網

由張居正,申時行,禮部尚書潘晟,工部尚書曾省吾,以及劉一儒,洪鳴起等一眾官員一并前往長安右門勸退士子,只留下張四維,馮保侍駕。

張居正與申時行,率著一眾官員,登上了長安右門的城樓。

登上城樓后,張居正一眼就看見金水河邊跪闕的上千名書生,臉色一變道:“此成何體統?”

百官見此一幕,不由都是一并垂下頭,心道這下完蛋了,宰相動怒。

張居正乃大明第一權相,先皇的顧命,太后以天下交托,當今天子見了他也要恭恭敬敬地稱一聲張先生,猶如老鼠見了貓一般敬畏。其余朝堂重臣,連話都不敢和他多說三句,見他戰戰兢兢。

這樣威壓一朝的人物,但下面這些學子卻不將他放在眼底,公然在皇宮宮門前挑釁他的威嚴,要廢除當年他定下的律令,這讓張居正如何能忍。

眾官員驚若寒蟬,一并躬身道:“元輔息怒。”

“這些書生,我等勸退就是。”

眾人推了一陣,最后禮部尚書潘晟,一個人走到城樓前道:“諸位學子,我是禮部尚書潘晟,你們的訟狀,陛下已是過目,其中所奏之事已找有司官員詢問,到時必會給你們一個交代。現在時候不早了,你們先行散去,不要堵此門前,驚擾圣駕。”

潘晟用得是官場上的拖字訣,但眾士子們聚集于此,怎么會聽潘晟一句話散去。

屈橫江抱拳道:“大宗伯在上,我等此來已是在狀紙上說得清楚了,今日不將盧萬嘉等囚于刑部等十六名士子放出,以及朝廷允民間可講永嘉之學,我們是不會走的。”

潘晟聽了氣不打一處來,城樓上的官員都是連連搖頭。

這些士子太不識相了,連堂堂禮部尚書的面子都不給。

潘晟忍住氣道:“朝廷有律法在,衙門辦事皆有章程。朝廷政令不是你們討價還價的,就算圣上點頭,也不是說辦就給爾等辦的。”

屈橫江旁一名士子大聲道:“既是如此,那么咱們就候著,朝廷什么拿出章程來,我們就什么時候走。否則我們就一直跪此,不走!”

此言一出,眾士子們都是大聲道:“不走!”

“不走!”

潘晟氣得不行向張居正道:“這些學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圣賢書不知讀到那里去了。請恕我無能為力。“

潘晟之后,數名官員又是上城樓勸士子,都是無效,反而有數人被士子們群起攻之,駁倒了回來。

“狂悖!”

“放肆!”

“我大明士風怎么到了這個地步。”

城樓上官員們紛紛斥道,但卻是一個個無可奈何,作攤手狀。

越是如此,張居正面色越加陰沉。

“諸位還有何策?”張居正問道。

眾官員面面相窺,在張居正的逼視之下,都是低下頭了。

“下官無能!”

“下官已是盡力了。”

難道真拿這些士子沒辦法了。眾官員心底問道。

此刻刑部尚書曾省吾道:“元輔,此事因刑部官員往國子監抓拿監生而起,以本部堂看來,這一次叩闕的士子,人數雖多,但領頭的卻是國子監監生。只要能勸退他們就可收其功。”

做官的本事,就在于抓問題的關鍵。

別看曾省吾在經筵時被林延潮殺得大敗,但這時候一句話,卻讓眾人看到了曾尚書的本事,身居高位的大臣,沒有一人是泛泛之輩。

張居正點了點頭,回顧左右問道:“國子監祭酒周子義何在?”

張居正話音剛落,就聽一人道:“本官已是來了。”

眾人看去,但見祭酒周子義步履匆匆地登上了城樓,顯然是剛剛趕到。

周子義已是上了年紀,聽聞國子監監生鬧事后,也是急忙趕來,不顧老邁的身子一步一步登上了城樓。

周子義額上都是汗水,走到張居正面前道:“元輔,本官管教無方,令國子監出了這么大的事,以至于驚擾圣駕。本官愿承擔一切責任,還請元輔不要責怪學子們,他們都是不懂事的孩子。”

眾官員見周子義這樣都是感動,將學子的過錯攬在自己身上,所有責任一個人承擔,什么叫為人師長,后世師表,大概就是周子義這個樣子了。

可是張居正處于盛怒之中:“本閣部眼下不問其他,就問周祭酒能勸退這些學子嗎?”

周子義向張居正一揖道:“本官愿盡力一試。”

張居正緩緩點頭。

于是周子義走到城樓前。

下面屈橫江等士子見周子義出現在城樓前都是忍不住驚呼。

“祭酒!”

“祭酒!”

下面眾國子監監生們,起身又重新拜下道:“學生見過祭酒。”

周子義立在城樓上,掃視城下怒道:“你們這是作什么?聚眾脅迫朝廷嗎?爾等也是飽讀圣賢書的人,怎可作出如此目無君父之事?”

周子義這么一斥,下面的學子都是心下委屈,當初刑部來國子監抓人時,周子義不問,眼下我等向朝廷抗議時,你倒來質問我們了。其實學子們這么想,卻是錯怪了周子義。刑部來國子監抓人時,周子義并不知情,否則必會斷然拒絕。若是周子義拒絕,今日也不會出現后面士子叩闕之事了。

不過周子義幾句訓斥,本是抗辯的主力的屈橫江等監生們都不敢說話。畢竟他的國子監祭酒,讀書人敢叩闕鬧事,無視皇權的威嚴,卻不敢違背師長。

城樓上眾官員見周祭酒一句話下,下面的士子一下子都啞口無言,都是大喜:果真最后還是要周祭酒出馬才是,只要國子監監生這般人不起事鬧大,那么其他人也會隨之散去。

周子義板著臉道:“天子雖年少,但卻是古今未有之賢君,你們的委屈,天子豈會不知。但朝廷自有規矩法度,你們如此上諫,不僅無益,還有損天子的賢名。凡我國子監監生速速散去,不可再留在城下。”

周子義幾句話,下面士子一陣陣騷動。

師命如山啊!

屈橫江等人不敢反駁,在場國子監監生聽了周子義的話已有退意。

這時一名士子站起身來,他開口道:“周祭酒此言差矣。”

眾人都是大為驚奇,是誰這么大的膽子,敢當眾反駁周子義。

“你似并非監生,本官話中哪里錯了,你不妨說來?”

這名士子道:“周祭酒未曾親眼目睹刑部派人拿盧萬嘉等士子之事,但學生卻親眼所見。我等當時不過研討經學義理,但刑部之人不問情由,污蔑我等借經學之名談論朝政,竟言永嘉經學就是言事功,言事功就是言政,此真欲加之罪何患無詞。然后他們當堂拿人,剝我衣冠,毆我同學。說來駭人聽聞,但學生至今想起仍歷歷在目。”

“學生聽聞,古之明君在于親賢臣而遠小人。眼下有小人蒙蔽視聽,堵塞言路,我等叩闕上諫,不過將民意稟于圣上。圣上疏遠小人,只會令天下士民稱頌,反而小人在位,放任不管,才是真正有損于天子賢明。”

這士子一席話說得是有理有據,更是一下子點燃了眾士子們情緒。

有人想起所受屈辱,忍不住埋頭大哭,有人則是大聲憤慨地抗議。

相反城樓眾官員都是一陣沉默。

言永嘉經學就是言事功,言事功就是言政?這等理由,真虧刑部這些人瞎編得出來,大庭廣眾說來,我們都是替你害臊。

最要命的是,你還敢毆打士子,誰給你的勇氣?

這堪比捅了馬蜂窩,古代是刑不上大夫,明朝是刑不上有功名的讀書人。生員們都要剝奪功名后,官府才敢用刑,就算你是刑部也不能這么亂來的。

難怪今天讀書人敢造反鬧事,原來源頭是在這里啊。

刑部侍郎劉一儒,恨不得當場掐死洪鳴起,自己真是蠢啊,竟替這樣的人背鍋。

洪鳴起自是可以感到附近官員的怒火。這讀書人是誰,竟然壞我好事,看他言詞條理清晰,絕非無名之輩。

洪鳴起此刻狡辯道:“此口說無憑?這是陷害!”

周子義沉默片刻,然后向那士子問道:“若真如你所言,老夫就憑了這烏紗不要,也要彈劾此人,但你說你親眼所見?本官怎知你是不是胡說。”

對方向周子義一揖后道:“在下江夏府舉子郭正域,當日與盧萬嘉等士子一并正被抓進刑部大牢。與在下一并被毆打,并關入刑部大牢士子中,也正有周祭酒你的弟子。所以在下敢以功名擔保,說言句句是真。”

郭正域當日因沒有參與襲擊洪鳴起官轎之事,抓入刑部后,不久就被放出,但也見到了盧萬嘉被拷打的一幕。

下面不少士子都是大聲道:“祭酒,我等當日也是被抓,我等擔保郭孝廉所言,沒有一字虛詞。”

見這么多士子附和,那么此事多半錯不了。

城樓上眾官員看向洪鳴起,都露出滿臉嫌棄的神色。

你自己找死,不要拉上我等嘛。

周子義仿佛一瞬間蒼老了數歲,當初在文華殿上,畢生所持的義理,被林延潮駁倒,都沒有令他這么沮喪。特別是聽到他的學生,被刑部動刑拷打的一刻。

周子義長嘆一聲,當下轉過頭來對張居正道:“元輔,請恕下官無能為力,下官會先上本彈劾刑部劉侍郎后,再上本向天子請辭。”

劉一儒被周子義這句話,說得胸口發疼,被周子義這等當朝重臣彈劾,他就算張黨骨干,也是吃不消啊。

但除了劉一儒外,眾官員心道,周子義這么說,就是要不干活了。

一名官員道:“周祭酒不可啊,若是你不出面,我們又如何能說服這些士子。”

“是啊,請周祭酒再試一試吧,至少先勸退士子。”

周祭酒搖了搖頭道:“心中無理,口中又如何說出理來說服士子們,強行言之,不過矯飾而已,這我辦不到,下官懇請元輔先釋放盧萬嘉等囚于刑部的書生,否則這些士子必不肯散去。”

聽周祭酒這么話,眾官員想來,這恐怕是唯一的辦法。

哪知張居正斬釘截鐵地答道:“不可。”

沒料到張居正拒絕的這么干脆。

張居正目光掃過眾官員,疾言厲色:“律令只能出自廟堂,豈可出于書生請愿。他們敢裹眾叩闕,就算再大的理,本閣部也不會答允!”

張居正說完,張黨的官員紛紛道。

“元輔此言,真乃至理。書生叩闕,名為伸冤,實為議政,干擾朝廷決策。”

“若說委屈,誰沒有委屈,若有些委屈,就裹眾脅迫朝廷,長此以往,國將不國。”

“若是今日迫于書生叩闕,答允了他們,放人離去,那明日他們就會得隴望蜀,要求解除院,禁講學之律令,后天他們就會要朝廷廢除一條鞭法,清丈田畝,再后天朝廷即可廢除變法了。”

張居正的決定就是最后的決定,方才打算向士子妥協的眾官員立刻都絕了這念頭。

周子義聽了張居正這番話,臉色劇變拱手:“閣老的威風,下官今日真是見識到了。”

連周子義與張居正扯破臉了。

見這一幕,劉一儒,洪鳴起都是心底暗喜,此人不足懼也。

但其他官員想到,周子義都\'罷工\'了,眼下朝堂上還有誰能夠勸退這些士子呢?

眾官員都是毫無辦法。

一名官員私下道:“元輔,京城之中響應此事讀書人不少,若失再拖延下去,那么長安門前鬧事學子會越來越多。”

另一名官員道:“再如此下去,朝廷顏面何存?”

“再如此下去,情況不堪設想啊!”

“此刻誰能在此挽狂瀾于既倒?”

“是啊,百官之中,又有誰能扶大廈于將傾?”

“恐怕真是沒有一人了吧!”

城樓上,眾官員都是猶如熱鍋上螞蟻在那亂轉。

這時階下一名官員上前向張居正道:“啟稟閣老,詹事府左中允林延潮在城樓之下求見。”

眾官員一聽心道,好啊,這城樓上真是好戲連臺啊,這涉事之人這一下子全部都聚齊了。

張居正聽到林延潮名字,也沒什么好臉色,道了一句:“傳!”

ps:謝謝大家關心,人已是沒事,嘻嘻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