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一十二章 事情鬧大了

六百一十二章 事情鬧大了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一十二章 事情鬧大了

林延潮看這兩名弟子如此樣子,也知自己方才話說得重了些。

他們不過十五六歲,對于朝堂官員那重重齟齬的心思,怎么會明白。

讀書人常常以為得民心者得天下,可以通過民意訴求,只要能上達天聽,天子就會聽從讀書人的意見。

但在中央集權制下的官場,決定官員升遷去留的,不是來自于下面的力量,而是上面的力量。所以洪鳴起敢鬧得雞飛狗跳,不怕得罪人,靠得就是張居正一句話,有朝廷給他撐得腰。

這就是官本位的弊端。

這時陶望齡定了定神道:“可是老師眼下的處境,也是不妙。現在朝野上下,無論官員,還是讀書人,都是認為老師對于永嘉之學,有承前啟后之功。”

“若是朝廷真下令取締永嘉之學,那么近溪先生就是老師的前車之鑒。”

林延潮看了一眼陶望齡,他沒有做官,因而官場經驗不足,但是見事還是明白的。

徐火勃也是道:“是啊,老師此刻就是不作為,也不一定能逃脫干系。一旦朝廷下令取締永嘉之學,民間因敬仰老師,進而對永嘉之學感興趣的讀書人,就會因此受害。那么對老師的聲望打擊不小。”

陶望齡,徐火勃二人說得沒錯,永嘉之學乃林延潮名望所系。

眼下洪鳴起借機報復打擊的,都是支持永嘉之學的讀書人。但支持永嘉之學的讀書人中,不少也是林延潮的簇擁。若真到了這一步,林延潮也會因此失去讀書人的支持,甚至名望受損,以至于罷官。

林延潮對兩個弟子道:“你們說得,為師何嘗不明白,只是時候未至,不可輕舉妄動。”

陶望齡,徐火勃見林延潮如此持重,略微失望。

徐火勃垂淚道:“老師,數百士子因支持永嘉之學,而被刑部逮捕下獄,我等豈能無動于衷。”

說完徐火勃向林延潮一拜后離去。

陶望齡則是沉默了片刻后,向林延潮道:“老師,道之不行,吾寧死矣!”

說完陶望齡拱手后,也是離去。

林延潮看著兩個弟子這等激憤的樣子,也是感嘆,特別是陶望齡那一句,道之不行,吾寧死矣。

當年孔子周游列國,卻沒有門路,不由對弟子感嘆。

君子之仕也,行其義也。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

做官就是為了行道義,但我的道義,不能行于天下,這一點我早已是知道了。從這一句,可知孔子之無奈,一生推行他的主張,但卻不能為世人接受。

換了現在,永嘉之學,不也是林延潮的道義所在嗎?

若是永嘉之學就此被朝廷取締,也等于林延潮的政治主張被否定,那么林延潮此生也只能學孔子,于民間講學,不能在政治上推行他的主張了。

至于陶望齡說得更是決絕,道之不行,吾寧死矣。

若是政治主張,不能推行,寧可死了。

這就是書生執見了,也是儒生的風骨,猶如當年的山長,寧可自殺明志,也不肯妥協。

林延潮被陶望齡這一句話觸動,不由想起的過去之事來。

自己平平穩穩的專心于仕途,憑自己與皇帝和申時行的關系,將來入閣拜相是遲早的事。

推廣學說,政治理念,這是古今圣賢才走的路。

仕途宦途與推行學說,二者能否合二為一,不相互沖突呢?

就在此刻,北京國子監。

一名國子學博士,兩名直講走至監舍,在三人身后還跟著三名官吏一般打扮的人。

以往國子監監舍十分熱鬧,但今天卻靜悄悄的空無一人。

“這是乙字號監舍,監生屈橫江就住這里。”博士與一名官員道。

官員點了點頭道:“也好,叫他出來吧!”

博士點點頭,下面一名三十余歲的直講道:“國子學監生屈橫江,盧明怡,趙合,宋端,張銘,高賀在嗎?”

監舍里答道:“在。”

“博士,請你們出來說話。”

“是。”

在等待之中,吏員看見,不少監生從監舍的門窗里探頭來看。

片刻屈橫江等數名監生已是站在監舍之外。

博士對吏員道:“正是他們,還有其他二十六名監生在別的監舍,不在這里。”

這吏員點點頭道:“好,他們先跟我走吧!”

這口氣仿佛理所當然一般。

“等等,我等為何要與你們走?”屈橫江問道。

一旁的直講板起臉道:“屈橫江,你做錯了什么自己知道,跟著這位官差走,不要丟我北雍的臉面。”

屈橫江仰天哈哈大笑道:“若是我不肯呢?”

直講怒道:“屈橫江,你這是何等態度?有這么與先生講話的嗎?”

屈橫江道:“這位先生,平日不見你教我們讀書做人,而眼下這官差要來抓我們,你不過問此事,聽之任之讓官差將我帶走,我國子監什么時候成了刑部的屬僚了?”

說得好,一旁監舍里,都是替屈橫江叫好。

這位直講羞愧不能答。

一旁博士道:“屈橫江我知你有委屈,但刑部只是讓他去問話而已,不用太擔心。”

屈橫江冷笑道:“問話?這幾日來,京城三百多名讀書人被關進刑部大牢,這也是問話。”

這名官吏喝道:“屈橫江不要造謠,這幾百名讀書人昨日我們就已是放出大半,剩下的如盧萬嘉之流都是真正犯事的,你若再放肆,不要怪本官不客氣?”

“放肆?”屈橫江板起臉來喝道,“到底是誰放肆?最近是誰弄得京城雞犬不寧,讀書人們怨聲載道?”

“你要抓人拿人,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!這是國子監!是天子辟雍!朝廷尊儒學、行禮樂,宣德化之地!誰許你們這些刑部的爪牙來這里抓人了!”

屈橫江一句厲過一句。

到了最后四周監舍大門一開,上百名監生沖了出來,當下博士直講,以及刑部官員都圍在當中。

“你們要拿人,就將我們一并拿了!”

“不錯,我們各個都有犯事。”

無數監生圍了過來,對著他們手指口罵。

刑部官員嚇得雙腿直顫,面色蒼白顫聲道:“反了,反了,你們這些人干什么要造反作亂嗎?”

刑部官員心底想說,完蛋,事情鬧大了!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400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