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六百零三章 書生議論

六百零三章 書生議論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六百零三章 書生議論

京城偏僻處一間寒舍之內。

火塘上的瓦罐里燉著藥,屋里散著刺鼻的藥味。

郭正域,雒于仁二人披著毯子湊在火塘前取暖。

郭正域拿著一頁紙道:“林一出,恐怕沒言官敢駁之了吧。”

雒于仁道:“這倒是不曾聽說,只是此文在京城里讀書人中都傳開了,昔日左思《三都賦》如何驚世,以至于洛陽紙貴,大家都不知道,今日見此自陳表,可見當年之狀啊。”

郭正域聽了哈哈一笑道:“少涇,你也佩服林中允嗎?昔日林中允作漕弊論,已是京華震動,當時他尚未有三元之名,已是如此,眼下他名動公卿,朝野上下誰不知他林三元的名頭,而今自陳表一出,大家自然是爭相傳抄。”

“我也不過是喜此文而已,其實還不止如此。”雒于仁言道。

郭正域喜道:“如何個不止之法?”

雒于仁苦笑道:“你叫我怎么說好,原來來京的士子,讀書人們多是攻訐事功之學,與支持林中允的士子相互辯論。”

“哦?支持林中允的士子?”

雒于仁笑著道:“怎么很奇怪嗎?林中允乃我大明第一位連毅公都遜之一籌,京城里有多少士子如美命兄,對林中允這等敬仰。”

郭正域笑著道:“少涇,他人敬仰林采,他的科名,而我敬仰林三元的,是他的事功之道,此乃是濟世經邦之學,不同于他學。”

雒于仁道:我實不認同美命兄之見,吾固然敬仰林中允才學,卻不能認同所謂永嘉之學,理學才是培壅本根,澄源正本之學,而是永嘉之學不過是逐末而已。”

郭正域嘆了口氣道:“少涇,此事我們爭議多次了,君子和而不同,不要再說了。”

雒于仁道:“非你我二人之爭,實乃是名教之爭。”

郭正域知這位朋友素來固執,就如同當初二人并非深交,但雒于仁卻肯散盡家財為自己治病一樣。

“少涇,真擇善而固執,你方才說到讀書人們理學,事功之爭,又如何了?”郭正域不愿傷二人交情,岔開話題道。

雒于仁點點頭道:“那倒是此自陳表厲害之處了,此文一出一舉壓下兩邊讀書人的爭執,回京述職的呂參議,看了此自陳表后,對左右說,無論是理學,事功學,都是我儒學一脈,不可以我等持理學而以理學為正。”

“讀林中允此自陳表,可知他拳拳報國之心,我以為只要是于社稷有利的,大家不妨先看一看,就算再不認同,也不用著急駁之。再說此事功之說與我理學未嘗沒有取長補短之處,圣人之學在于敬,謙二字,這才是治學之道。”

郭正域聽了油然道:“這呂參議莫非是呂歸德,這番話得儒學之精要,不愧是今之大賢。”

雒于仁得意地道:“不錯,呂參議曾言,道器非兩物,理氣非兩件,成象成形者器,所以然者道;生物成物者氣,所以然者理,以我看來,這才是繼往開來之見,勝過事功之學不知多少。”

頓了頓雒于仁又道:“呂參議是與周祭酒比肩的大宗師,他這一番話后,攻訐事功學的讀書人越來越少。而且近來書肆,茶樓里討論事功學的讀書人,卻越來越多,甚至辦了幾個研討事功學的文社了。”

“文社里的讀書人,不少都拿出昔日永嘉之學里,葉心水,陳龍川等人的文章來讀,有的看與自己所學,是否與之有印證之處,也有人對二人之說,頂禮膜拜。”

聽雒于仁這么說,郭正域不由失笑。

雒于仁問道:“美命兄,為何笑?”

郭正域笑著道:“我笑那些人舍近而求遠。”

“這話怎么說?”

郭正域笑著道:“這就好比,當今研習心學之人,讀6象山之書,卻不讀陽明子之說一樣。讀事功學,放著林中允這等大儒不去請教,而去看葉心水,陳龍川的書,不是舍近求遠是什么?我若習之事功之學,必拜下林三元門下。”

雒于仁譏諷道:“美命兄,想當然爾。”

“林中允雖提倡事功,但并沒有如陽明子那般著書立說,也沒與任何人說要中興永嘉之學的意思,何況他為日講官,教授當今天子圣學,乃帝王之師。就算他肯教你,怕也是沒有這閑暇功夫。再說你又怎么能得他青眼,恐怕是見上一面也是難吧。”

郭正域嘆道:“是啊,林中允又不是近溪先生,近溪先生在京時在廣慧寺講學,我曾有幸聽過一次,無論在朝官員,閑居之士,或是你我這等進京趕考的讀書人,無不前往聽講,可惜后來遭張江陵之忌,以搖撼朝廷,夾亂名實之罪近溪先生被彈劾罷官回家。”

“我看林中允之所以如此謹慎,也是因近溪先生前車之鑒在前,故而不敢講學收徒,而遭搖撼朝廷之罪吧。”

郭正域想到這里,不由長長嘆了一口氣。

雒于仁見郭正域神色,勸道:“林中允是仕途之人,將來或許能成為張江陵這等事功的大臣,卻不能似陽明子一般立功,立德,立言三不朽,講學天下,門徒從之,官轍所至,隨杖履者數百人。”

郭正域卻道:“我想若是林中允肯如陽明子那般講學收徒,會有不少讀書人愿拜在他的門下的,到時就算千山萬水,我也必從之。”

雒于仁勸道:“眼下不是不能嗎?除非林中允也如陽明子那般,有貶謫龍場的一日,不過我看眼下林中允圣眷在身,他又是深譜為官之道,要林中允如陽明子那般貶謫外地,怕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故而我勸沒命兄熄了此心,將事功學放在一邊,遷善改過安心于程朱之學,明年春闈若是得意,你在朝為官,到時再拜在林中允門下不遲。”

郭正域聽雒于仁的話,知道這才是現實,也是朋友一心為了自己的打算。

郭正域感激地道:“少涇此乃金玉之言,好,我聽你的就是。”

雒于仁頓時大喜:“美命兄,能聽我的話,這再好不過了,來,我給你盛藥來。”

說完雒于仁就去火塘的藥罐里盛藥。

而郭正域卻是連連苦笑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799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