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七十八章 敵軍陣容

五百七十八章 敵軍陣容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七十八章 敵軍陣容

(貓撲中文)

道歉?半夜跑到曾省吾,王篆家門口道歉?說小子有眼不識泰山,請兩位大人不記小人過。

聽了黃鳳翔的話,林延潮笑著道:“好啊,若是半夜去曾司空,王少宰府門前道歉,他們肯放我一馬,那么我舍去這張臉又如何呢?”

黃鳳翔一愣,半響才知道林延潮說得是反話,不由拍腿急道:“宗海,都到了什么時候了,你還有心情與我說笑。莫非你真打算明日與他們在文華殿上辯經啊?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那還能怎么辦?我怕的是,就算我此刻就是肯去向曾司空,王少宰道歉,也是晚了,又丟人又輸了陣,不如這樣鳴周兄替我走這一趟,上門探探他們的口風,我再看去不去。”

黃鳳翔也是無語了道:“宗海,若是我幫你跑一趟,可以挽回此事,我哪里會不去,但我連曾司空,王少宰府上的門朝哪邊開都不知道。”

林延潮嘆著道:“那沒辦法?那明日唯有硬著頭皮一試了,與其站著被人打死,怎么也比跪著強。”

黃鳳翔聽了哭笑不得道:“宗海,你可知周祭酒乃是翰林院里宿儒啊,論及經學朝堂上沒有幾人在他之上的。明日經筵上你怎么有勝算?”

黃鳳翔說完,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鳴周兄的好意我心領了。”

“宗海兄,”黃鳳翔嘆了口氣,然后道:“我知你意已決,但只恨我官微言輕幫不上你什么,明日經筵上唯有請你多多小心。”

林延潮笑道:“鳴周,你能來此通風報信,我就感激不盡了,否則還不知誰在暗中指使呢。”

當日林延潮改完講章后,回家沐浴。

次日早早起床,林淺淺取了剛洗過的朝服給林延潮穿上。

張四維說讓林延潮衣袍冠帶都要熏香,并非是真正熏上香料,而是仔細洗過,沒有異味就好了。

要知道古人都不是那么勤于洗澡的,就算官員也是大多如此。經筵上若是衣冠惡臭的給天子講課,那么無疑很倒胃口。

故而林淺淺早早就將林延潮明日主講經筵時的朝服洗了干凈,放在太陽下曬了一日,這才給林延潮穿上。

林延潮冠帶整齊后,再吃了些糕點墊了墊肚子,之后刷了牙,最后用香茶漱口。

身為經筵講官,滿口異味肯定也是不行的,比如你想吃完大蒜再給天子講課,不妨大可試試看。

準備完后,林延潮就坐馬車,來到宮里后,先到文華殿前等候。

經筵不同于日講,日講時只要講官主講,內閣大學士侍班就好了。

但參加經筵,官員就多了。首先是經筵上主官,知經筵,唯有勛臣,首輔擔任。

這一天擔任知經筵的是武清伯李偉。

任同知經筵的則是三位內閣大學士,張居正,張四維,申時行。

至于侍直經筵官,就有曾省吾,王篆等人一色大臣名列其中。

其他文武官員,則是來經筵上旁聽的,不過就是充當打醬油的角色,乖乖當好聽眾就行了。

穿著大紅色斗牛服的林延潮來到文華殿前,不少與林延潮交好的官員直是上前問候。

“宗海,今日初講經筵,我等正好見識一二。”

“宗海貫通經學,平日多有聽說,今日正好百聞不如一見。”

“是啊,正好見識林三元風采,只恨不能侍直殿上,否則與宗海當殿辯經,也是一件樂事。”

林延潮笑著一一應答,他是經筵主講,自是今日經筵上的主角。

林延潮站定后,這時黃鳳翔上前,趁著左右無人的時候與林延潮說道:“宗海,我方才聽聞今日侍直的經筵官,多半是與曾司空,王少宰交好,他們今日同列經筵官必是要不利于你。”

林延潮聽黃鳳翔這么說,側過頭看去,但見文華殿側門前,曾省吾,王篆正與眾經筵官們正在談笑。

果真如黃鳳翔所說,今日的經筵官里,與林延潮平日相熟,交好的官員一個都沒有,反而大多是平日里與曾省吾,王篆交好的官員。

這也不知曾省吾用了什么手段,把這一次的侍直經筵官都換上了自己人。

黃鳳翔忿忿地道:“虧他曾三省還是堂堂大司空,居然使這等下三濫的手段,打著經筵上依多為勝的主意,真是不知羞恥。”

林延潮看著曾省吾這一方陣容,眼下的場合就如同學校里的辯論比賽,對方身為正方,陣容里大牌云集,一辯二辯三辯一直到十幾辯輪著上場,而自己這反方,就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,一張嘴對十幾張嘴。

辯論起來,自己不要準備言辭了,他們一擁而上就是,反正人多欺負人少。

見黃鳳翔一臉替自己擔心的樣子,林延潮道:“都事到臨頭了,唯有一試了,只希望不要輸得太慘就是。”

“哼,若是宗海敗給周祭酒也算了,好歹對方也是經學大家,輸了也不丟人,但如這樣被亂拳打死,真不甘心。”黃鳳翔抱不平道。

就在這時,國子監祭酒周子義來了。

但見周子義穿著四品云雀朝服,臉上幾縷白須梳理得是整整齊齊,官服上一絲褶皺也沒有,從此氣度來看,真不愧為理學大宗師。

曾省吾,王篆這一方十幾名經筵官見了周子義來了,都是大喜,猶如一支軍隊迎來了主帥一般,頓時聲勢大振,一并上前向周子義作揖行禮。

曾省吾笑著道:“敬齋先生,在金陵養望十年,這一次重登朝堂,我等盡拭目以待。”

對曾省吾的高帽,周子義只是淡淡地笑了笑。

眾經筵官們都是與周子義見禮。周子義矜持地一一還禮。

周子義行禮完畢,走到殿門前,林延潮也是上前。

林延潮可以感覺自己上前的一刻,曾省吾一方的官員目光都是朝自己身上打量。

周子義負著右手站在林延潮面前。林延潮看著敵軍\'主辯\',施禮道:“侍生林延潮,見過周前輩。”

周子義伸出手還了一揖道:“林三元有禮了。”

周子義言語平淡,不見一絲火氣,可知平日的涵養已是深到了極處。

就在這時靜鞭響起,天子的御駕已是到文華殿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0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