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七十六章 經筵講官

五百七十六章 經筵講官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七十六章 經筵講官

林延潮從沈鯉那回宮,沒有先去講官值廬,而是轉道文淵閣先找張四維。

從直內閣,到直日講,林延潮可是一直在張四維下面辦事。

在閣員里相傳里,張四維是出了名的難伺候,整日板著張臉。閣員中唯獨林延潮一人從未受過張四維批評,就憑這一點每個閣員對林延潮都是打心底的佩服。

張四維正伏案寫手本,見了林延潮,點點頭道:“宗海,先坐,待本閣部寫完這手本,再與你說話。”

林延潮道:“下官謝過中堂。”

林延潮就坐在一旁等候。

張四維忙完后,與林延潮道:“宗海,這數日來日講,天子甚悅,不說你底子厚,從這講章上也足見你下了不少功夫。當初元輔題你為日講官,足見他的識人之明,你需好好感激元輔對你的栽培之恩啊。”

平常聽了這話,林延潮會覺得張四維果真張居正是心腹。但經過申時行對自己剖析過朝堂局勢后,林延潮知張居正與張四維實際上是面和心不和。

林延潮道:“元輔,中堂的栽培之恩,下官一直是不敢忘了。”

見張四維也有籠絡自己的意思,林延潮也順勢送上高帽,這張居正之后,張四維必然會成為首輔的。只是張四維到底任了幾年?林延潮穿越前史書沒有認真看,所以不知道。

但無論如何,對方也是將來的首輔,就算不投靠他,但保持良好的關系也是必要的。

張四維聽了笑了笑,二人又聊了幾句。

林延潮問道:“敢問中堂,內閣題請下官任經筵講書官可已定了?”

張四維笑著道:“就定下旬初二。”

頓了頓張四維又道:“此是宗海你初講經筵,與日講不同,講章需提前三日交我看定,另經筵前一日,你需告之司禮監,并會同展書,贊禮官,鴻臚寺往文華殿演禮,經筵前衣冠帶履需熏香,并齋戒沐浴,以示鄭重之意。”

張四維講了一些經筵上需鄭重的地方。

“敢問中堂,當日另一位經筵講官是誰?”

“乃國子監祭酒周子義。”

林延潮聽了周子義名字一怔,這人他是知道的,是理學大宗師。

他曾說當世經學有考據,義理兩宗,為考據的人,認為義理乃是空談,但實際上考據才是玩物喪志。

而林延潮寫的尚書古文疏注》乃是樸學中集大成之作,樸學就是主考據。說來二人在學術上觀點相左,這等人比政敵還可怕。

政敵為利益沖突,可以化解,但學術相左,除非一方說服另一方,否則就是不死不休了。與周子義搭檔主持經筵,林延潮不由生出了一絲不妙的感覺。

張四維笑著對林延潮道:“周祭酒乃三朝老臣,貫通經史,你需與他多請教才是。”

林延潮還能說什么,只能稱是。

對于林延潮而言,參加經筵已不是第一次了,但主講經筵卻是第一次。

以往經筵時,林延潮充任的都是經筵展書官,展書官說白了,就是給皇帝翻書的,作用純粹是個擺設,類似于皇家儀仗中的大漢將軍,充門面的。

經筵官與經筵講官一字之差,卻是天差地別。

經筵講官就是經筵講書官,真正在經筵上為天子進講的。

充任經筵講官,對于任何官員而言,都是無上的光榮。如果看一名官員履歷,若任過經筵講官,都需重重寫上一筆。

要成為經筵講官,翰林院里必須修撰及修撰以上,或者是詹事府掌事,國子監祭酒才行。偶爾禮部尚書也會客串經筵講官。大體而言,詹事府掌事,國子監祭酒都是由翰林出任,所以經筵講官與日講官一樣,都是非翰林不能居之的職位。

擔任經筵講官,林延潮資歷本來還差一些,但他現在已是日講官,終于有了資格。

之后林延潮就離開文淵閣,認真準備經筵,埋頭寫經筵上的講章。講章寫好后給張四維看定無誤后,林延潮在經筵前一日,去文華殿上演禮。

經筵上百官齊集,林延潮身為經筵主講,在禮儀上需注意的地方甚多。堂堂翰林若在禮儀上出了差錯,那真是鬧笑話了。

這經筵禮儀最重要的就是君臣之禮。說起經筵官上的君臣之禮,要從宋時時經筵官坐講與立講之爭。

就是給皇帝講課,站著還是坐著區別。

經筵講官給天子進講,一個是老師,一個是學生,天子應待講官以師禮。可是皇帝又是天子,講官是大臣,又要講君臣之禮。

所以坐講是尊師重道,站講是君尊臣卑。

到底是師禮重,還是君禮重,講究辯名的宋朝大臣,為此爭論不休。

這爭議持續到明朝,問題終于獲得解決。有朱元璋在,大臣們就不討論到底是坐講還是立講了,大家直接跪講。

朱元璋后,雖恢復了立講,但他的后代子孫明景帝每臨經筵,就令中官擲錢于地,任講官遍拾,號稱恩典。

官員以任講官為恥,直到嘉靖以后,官員勢力抬頭,終可與皇權抗衡。

于是官員們延續了朱熹道統與治統之論。朱熹講圣圣相繼,儒者傳先王之道,從堯舜一直傳到了程朱,道統在于讀書人一邊。

道統為儒者之統,治統為帝王之統,二者并行天下,而道統當指引治統。所以經筵就讀書人,道統當指引治統的場合,儒臣以講經史的辦法影響皇帝行為,涵養,德行。在大臣們前后努力下,經筵講官的地位終于得以拔高。

文華殿上,林延潮與眾經筵官正在演禮。

講官進至在哪里而止,何處作揖行禮,講官與展書官如何配合,必須一一演練。

眾經筵官都到了,唯獨周子義未至,少了他,大家排練起來總是少了一環。

正在這時,一名大紅纻絲紗羅服的大臣走上文華殿來。林延潮認得對方正是國子監祭酒周子義。

對方雖是姍姍來遲,但林延潮還是需上前行禮道:“侍生林延潮,見過周前輩。”

周子義點點頭問道:“演禮如何呢?”

“正要請周前輩指教。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1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