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六十章 出宮的皇帝

五百六十章 出宮的皇帝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六十章 出宮的皇帝

此刻‘疑似’小皇帝的男子,正手持一本書津津有味地看著,這時他身旁的太監低聲向對方說了一句。

那人聽了不以為意地轉過頭來,卻正好與林延潮四目相對。

對方看見林延潮頓時露出一個驚訝的眼神,由此林延潮知道自己沒認錯人,對方真是天子。

換作旁人而言,這簡直是比半路上帶著現女友,巧遇前女友還更令人糟心。

該怎么辦,是該看見呢?還是裝作沒看見呢?還是明明看見了,裝作沒看見呢?

這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。

很多官位卑微一些的官員,在此刻會心虛,慌張不知所措,若是古板方正一點的大臣,定是要上去力諫。

看見了裝沒看見,肯定是不好的,對方是天子,就算是微服出巡,但二人眼對眼瞅見了,你再當沒事發生過。這略有些顯得你傲慢無禮,見了天子連個招呼也不打,扭頭就走,這是什么禮法?虧你還是飽讀詩書的讀書人。

另外以后在朝堂上,天子大臣再見了面,這段事要不要說破。說破了,兩人都難堪,不說破,兩人落個心結。

但若是上前見禮,你又如何稱呼,當眾口呼天子,你是存心要招來刺客的吧!天子微服到民間,這也是不好說清楚的,傳揚出去大臣和百姓們會怎么想怎么說。

可是若不口稱天子,上前又是該行什么禮數。

林延潮此刻該怎么辦?

林延潮避開小皇帝目光,轉過頭對陳濟川道:“你先在此包好這幅字。我去那邊一趟。”

陳濟川道了一句,是。

“客官慢走!”掌柜殷勤地道。

于是林延潮穿過街道,向對面書肆走去。

林延潮走到小皇帝面前,但見對方身旁兩名太監一左一右的上前護住小皇帝。

林延潮停下腳步,長揖之后直起身問:“朱君,有禮了,不料在此巧遇。”

這按照儒學的周禮,有土揖、時揖、天揖、特揖、旅揖、旁三揖數等。

土揖,就是拱手前伸而稍向下,一般親近的好朋友相見,作個土揖就好了,連身子都不用彎。

至于長揖,拱手高舉,再自上而下,則是向尊敬之人行的通禮。

為何稱朱君呢?朱君則是諧音是主君,另外小皇帝也是姓朱。

小皇帝也是沒有料到林延潮竟避也不避的直接剛正面。此刻他偷溜出宮,最怕就是被人瞧見。

不過但聽林延潮一聲朱君,小皇帝知他不愿將此事說破,稍稍放下心來。小皇帝為了掩蓋心虛,卻先發制人地質問:“林……林延潮,你這是行得什么禮數?”

林延潮道:“回朱君,此乃長揖。李太白有詩云,昭昭嚴子陵,垂釣滄波間。身將客星隱,心與浮云閑。長揖萬乘君,還歸富春山。”

“機……機智。”小皇帝不由為林延潮的應變嘆服。

林延潮微微一笑:“朱君,此離宮墻之下雖不足百丈,但宮墻外終不比宮墻之內安全,還是立即回宮吧。”

小皇帝哼了一聲,在宮里勉強順著太后,馮保也就算了,再宮外也要順著你這小官的意思嗎?

小皇帝道:“瞧你這話,難道是說這腳下的畿輔之地不太平嗎?若是如此,我就找京兆尹,五城兵馬司指揮問罪!”

林延潮道:“并非如此,只是恐白龍魚服罷了,朱君棄萬乘之位,而與布衣之士相雜,此非圣君之禮。”

小皇帝語塞,他知大道理說不過林延潮,當下換了種口氣笑著道:“我并非是出宮玩耍,只是想出來視察民情,看看治下的百姓是否安居樂業,古人云天視自我民視,天聽自我民聽,體察民情后我就回去了。”

“朱君!”林延潮突然正色,令小皇帝有幾分措手不及,“昨日遼東奏報,定遼等衛雨雹如雞卵,秋禾盡傷,自長安堡至青石嶺,約百余里。還有數日前,揚州、泰興、海口,如皋等處狂風大作,屋瓦皆飛;驟雨如注,漂沒官民廬舍數千間,男女死者不計其數。”

“這民情不在眼下,而是在千里萬里之外,朱君難道只看眼前,那數萬災民的苦楚就看不見了嗎?”

小皇帝沒料到林延潮竟說出這一番話來,他在天子面前,可謂是犯顏直諫了。

小皇帝的面子有些拉不下來,重重地哼了一聲,當下拂袖而去。

林延潮對小皇帝背影拱手,待對方走至皇城腳下時,這才松了口氣。

而陳濟川早就侯在一旁了,見林延潮對這名與他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,這么恭敬,不由詫異地上前問道:“老爺,此人是誰?年紀看得比你還輕,難道官當得比你還大?”

聽陳濟川這么說,林延潮不由失笑道:“是啊,他官比我大,不僅是我,比天下人都要大。”

陳濟川一愣,驚訝地道:“莫非是皇……”

這才吐了半個字,陳濟川立即掩口,不敢說出下一個字來。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此事不要說出去。”

陳濟川立即道:“老爺放心,打死我也不說半個字。”

到了夜間時,小皇帝已是回到了乾清宮處理政務。

那兩個陪同的太監垂著手立在一旁。

“豈有此理,這林延潮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,竟然敢頂撞朕?”

兩名太監對視了一眼,當下一人上前道:“萬歲爺,林延潮如此放肆,是不是下旨申斥?”

“申斥?”

“是啊,讓他知道在圣上前放肆的后果。”

小皇帝搖了搖頭道:“不行,若是下旨申斥,不是將朕微服出宮的事捅出去了?如果太后,朝臣們知道了,朕可就完了。”

“要不然換個名頭整治一下,內臣聽說當官的總能抓到把柄的。”

小皇帝聽了想了一下道:“罷了,罷了,這林延潮雖無禮,但卻是能直言規勸之臣。這日這番話,也不是沒有道理,朕也不能顧著玩,而荒廢了政事。雖然朕好氣,但也只能咽下了。”

兩位太監看了一眼,當下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“好了,天天圣明被你說得耳朵起繭子了,不要打攪朕,今夜朕需把這些奏章都批完才行,不許催朕睡覺。”

“陛下保重龍體啊!明日一大早還要日講呢。”兩位太監關切地道。

“知道了,真啰嗦!”小皇帝提筆批改奏章,埋首燈下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