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三十九章 建言

五百三十九章 建言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三十九章 建言

慈寧宮這邊,無論李太后好說歹說,但小皇帝就是跪著,不說一句話。

李太后拿小皇帝這等態度也是很沒有辦法。

而一旁王姓宮女淚痕已干,跪在蒲團上默默地看著這一幕。

她不由想起那一天,年少的天子給慈圣太后請安,當日太后不在,自己給天子端了一盆水洗手。

那一側鬢別著新裁出的絹花,臉上薄施脂粉,看得少年天子一時失了神。

之后她就于殿旁暖閣承歡于天子。溫存時,天子在她耳旁說她美貌,宮里無人可及,膚白似雪,又仿佛如緞子般絲滑,說她如何如何……許諾要封她為妃為嬪。

但之后天子卻將此事當沒有發生過,直至今日今時,言語猶在耳邊,但卻是恩情已絕。

美夢總是如此短暫,且容易醒來。王姓宮女眼神里已沒有半分神采,她苦笑一聲:“皇上,奴婢別無所求,只愿你看著孩兒……”

話說了一半,她就覺得眼前一黑,突然天旋地轉起來,一旁宮女太監驚呼出聲。

最后她看到小皇帝臉上那驚慌無措的神情,以及李太后焦急地道:“快扶住她,她身上有皇嗣,宣太醫!”

之后她就不省人事了。

●長●風●文●學,w≤ww.c※fwx.ne△t

在文淵閣里。

次輔張四維與林延潮二人并坐,好似在促膝談心一般。

但林延潮卻知張四維不是那么好相與的。

張四維言簡意賅,將事情來龍去脈從頭道來。

“宗海也知道,天子雖已大婚,但這幾年來,中宮、昭妃,宜妃一直沒有為皇家誕下子嗣。”

明朝大臣常議論宮闈之事,不僅絲毫沒有半點為尊者諱,而且還經常管得很寬。

至于這皇后,昭妃,宜妃,林延潮也是略有所知。這要從戊寅年選民女入宮說起,當年兩宮太后,下命禮部為天子選民女入宮。最后兩位太后為今上選三名民女,入宮侍奉天子,這就是當今的王皇后,昭妃,宜妃。

皇后王喜姐入宮后與小皇帝還算琴瑟和鳴,但一直無所出。

至于昭妃不得天子待見,而宜妃一直抱恙,兩妃也沒有為天子誕下龍子。然后林延潮就聽說兩位太后因此有些著急,有打算令禮部再至民間選美,挑選合適的女子進宮。

張四維緩緩道:“與中宮當初一并選美,而后落選的民女,有則遣返回鄉,有則留在宮里宮女。這其中一位宮女入慈寧宮,侍奉慈圣太后。突有一日這宮女有了身孕。此宮女初時不敢說,但后來身形變化,終于讓慈圣太后看出了端倪來。”

說到這里,張四維停頓了下來,喝了口茶看著林延潮。

林延潮知他是探自己看法。林延潮問道:“這宮女有孕,當先問圣上與太后的意思?”

張四維點點頭道:“這也是我與你今日商議之事,太后年事已高,自是盼孫心切,更盼延續天家血脈,只是圣上……圣上他礙于名聲,一直不愿意認之。”

張四維對‘礙于名聲’四字著重了語調。

從老百姓的角度來叫,你睡了人家,還搞出人命來,然后翻臉不認人。這等‘拔吊無情’的行徑,要鄙視的。

但從皇帝角度來說,又不一樣。

常言道,紅顏未老恩先斷,最是無情帝王家。皇帝一般睡了就睡了,到了‘紅顏未老恩先斷’時,對那女子就算不喜歡了,但若懷上子嗣,至少也會給一個名分,如嬪妾之類的。

反正帝王三宮六院也是正常,紫禁城幾千間屋子也不少她一間。

但小皇帝卻不承認這宮女和她肚里的孩兒,原因就在‘礙于名聲’。

一般的宮女也就算了,小皇帝睡了就算傳出去,大不了戲稱一句帝王風流而已。可是小皇帝這睡的不是一般宮女,是其生母身邊的宮女,這等行徑也就和民間‘淫辱母婢’差不多。

林延潮身為臣子這時候要為小皇帝遮羞,于是道:“這宮女是穆廟大行后方入得宮,陛下血氣方剛,龍精虎猛之余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我看若與臣工百姓解釋清楚,也是無礙于天子的圣明。”

張四維道:“我也是如此以為,但是民間總有些多嘴多舌的刁民,閑來無事,喜胡亂編排,到時不知說些什么話來。你也知今上心氣,要作如堯舜般的有為之君,若是他認了那宮女,需必須就此詔告萬民,道清宮女身份由來,事情宣揚出去,于天子圣明不免白璧微瑕。”

說到這里,張四維頓了頓道:“宗海你身為天子身邊之人,有責難陳善之責,且你一貫足智多謀,故而此事我想問問你有何策?”

林延潮聽完張四維的話,心底不由道了一句,我勒個去。

自己在申時行家里,剛剛有一位前車之鑒在那里。眼下又遇到一位,還是當今天子。自己怎么這么悲催,碰到的都是這等人,真是他娘的‘遇人不淑’啊。

張四維說完,等于將皮球踢給了林延潮。

他好整以暇地坐著,林延潮也在琢磨著如何應對。

眼下此事雖是麻煩,但比起日后的大麻煩而言,眼下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。林延潮此刻第一個反應是能躲多遠是多遠。但他轉念一想,此事若真是來了,自己將來也是無法置身事外的。

林延潮答道:“宮闈之事,下官不敢擅作主張,一切唯有以中堂馬首是瞻。”

林延潮也是將皮球踢了回去。

張四維笑了笑道:“宗海,我果真沒有看錯你,吾身為次輔,身受皇恩,此事本該由我向天子建白,盡規勸之責。但此事由輔臣說出,天子覺得的茲事體大,面子上反下不去。”

“宗海,你不同,你身為日講官,每日有與天子進言之責,你也不必那么直言相告,不如在講述經史時,舉幾個古人之例。天子賢明,必能聞一而知十,。”

林延潮仍是拿著一副聽不懂的樣子,問道:“下官愚鈍,不知如何舉例子呢?”

張四維捏須笑著道:“圣朝以孝治天下,一國之君也概莫能外。”

張四維這么說,就是讓自己是規勸天子聽太后的話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601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