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三十六章 三個問題

五百三十六章 三個問題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三十六章 三個問題

張居正居然直接稱林延潮表字,而不是如日常那般稱林延潮一聲林中允,令林延潮未免有些\'受寵若驚\'。以往在內閣辦事時,二人算是上下級,張居正可沒對自己這么和顏悅色過。

最后一次兩個人還鬧翻了,林延潮還記得自己將脫下官帽一刻,張居正的臉都成了豬肝色。

時過境遷,張居正這么招呼自己,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。林延潮卻是生了警覺,張居正若是當面斥自己一頓,反而還好,說明把事揭過了。

但張居正這樣模棱兩可的態度,令林延潮有點害怕。

于是林延潮畢恭畢敬地道:“是,下官見過中堂。“

張居正點點頭,林延潮就躬身站在一邊。盡管林延潮腳旁就有矮凳,張居正是絲毫沒讓自己坐的意思,他也只能干站著。

張居正道:“,眼下正值多事之秋,朝廷用人之際,回來就好。不過都這么晚了,為何不明日再來,你是先從別處趕來相府的?“張居正這么直接的問自己,就是問林延潮回京師后,是不是去了別處才趕來相府的。

若是林延潮先去了別處,再來見張居正。張居正就會有想法,心底不舒服是肯定的。由此林延潮不由佩服申時行多么善于揣測張居正的心思,就體現在這一絲一毫的細節上。

事實上林延潮還是去了申時行府上一趟,再來相府的,若是實說,肯定浪費了申時行一番心意,照樣惹張居正不快。

若不實說,張居正若知道林延潮的行蹤,那么對首輔撒謊的后果肯定更慘。

此乃考驗林延潮臨機應變了,不過林延潮來相府前,就在馬車上想著一會如何應對張居正,預設重重方案。至于這個問題答案,林延潮早就料到了,并打好腹稿了。

林延潮當下從容不迫地道:“回中堂的話,下官下午才剛到的通州。“

張居正聽了微微點頭,這點頭的意思,大概就是算你識相吧。

接著張居正就十分\'關心\'地問道:“下午才剛到?那么還未去吏部報備吧。你的歸期我記得還有幾日吧,實不必這么著急啊,先在家里處理幾日私務,安頓好了,再去吏部報備也是不遲。“

林延潮與張居正打交道很久,這位oss的性子也是摸得差不多。在無數人團滅的經驗后,張居正什么時候會放什么技能,林延潮能做到大概心底有數。

咱們這位首輔最喜歡干得事就是動手挖坑,讓人自己往下跳。你敢答一句,我先在家歇息幾天試試。呵呵,不急著去吏部報備,林延潮一路緊趕慢趕回京,還不是怕被你抓住小辮子。

林延潮立即答道:“回中堂的話,私務豈能大于國事。下官在老家接到圣旨后,不勝惶恐。恐難以勝任,辜負圣上與相爺的期望。下官知自己愚鈍才薄,唯有勤這一字上可補拙,所以一路上不敢停歇,趕回京師,來相府上聽中堂訓示后,再去吏部報備,以求盡快上手,不敢有絲毫片刻之疏忽。“

哈哈,張居正撫著長須朗聲一笑:“宗海,你若是愚鈍,朝里就沒有聰明人了。“

林延潮暗松了口氣,心想要是自己方才答得不好,張居正可能就是一句,連日講官這么重要的職務,你都敢怠慢,乘著你還沒上崗,我直接換人就是。

頓了頓,張居正繼續撫須道:“圣上沖齡踐祚,正學治國為政之道。宗海為日講官,于啟沃帝心上可有舉措?“

進門后,張居正問了林延潮三個問題,前兩個問態度,這一個問能力和方法。

這一次他也就不挖坑,直接詢問了。

林延潮早有預案:“天子英睿,聞一知十,將來必為一代明君。下官侍奉天子,唯有竭盡所能,鞠躬盡瘁而已。“

張居正微微一曬,那表情分明就是說,你這套話就不必和我說了,趕快進入正題。

林延潮繼續:“下官以為,吾等讀書人,十有都失之笨拙,故當自安于拙,而以勤補之,以慎出之,不可弄巧賣智,不然所誤更甚。“

聽到這里,張居正微微點頭。

林延潮繼續道:“下官一身學問都從勤與恒二字得來,若是凡人能做到此二字,不愁學問而不成,天子英睿遠勝凡愚,若能勤勉為學,持之以恒,堯舜無以加之。“

張居正聽了微微笑著道:“世人都羨慕宗海你有過目不忘之能,你卻道自己笨拙,學問從勤與恒得來,其言似偽。我問你,勤與恒說來容易,從何得來?“

張居正言語里這譏諷的意思再明顯不過。

林延潮卻不為所動,正色地答道:“欲得勤與恒二字,當從不譏笑人,不晚起做起,如此可先去驕傲虛妄。“

聽到林延潮這么說,張居正不說話,而是盯著林延潮看。林延潮自是垂下頭,不敢與張居正對視。

良久,張居正方緩緩地道:“宗海乃真儒臣。“

“中堂謬贊了,下官不敢當此稱呼。”

林延潮就這么不平不淡地回答,得張居正這么肯定,林延潮心底是蠻高興的,不過你不是說我其言似偽嗎?我索性一路假給你看了。

張居正是何等人,林延潮這點小心思,自是瞞不過他。

不過張居正也不好說什么,林延潮對答如流,而且句句都能切中他的心意,當然除了最后一句。

于是張居正淡淡地道:“好了,夜深了,我也不留你了,記得今日你與我說的話,明日去吏部詮注候缺吧!”

“是,中堂,下官告退。”林延潮向張居正行禮后,后退幾步,然后才轉身離去。

被送出相府時。

林延潮站在臺階下,望著天邊的月色,不由嘆自己還是沉不住氣,方才應對張居正,事情都搞定了,干嘛到最后,自己還是忍不住給了張居正一個軟釘子。

還是太年輕了,太年輕了。

次日林延潮就去吏部詮注候缺。

這是省親的待遇,要重新候缺,若是知府,知縣那樣的事務官。你若是不在官幾個月,吏部馬上就派人把你頂掉了,只能回吏部重新候缺。

但林延潮這等宮坊官,卻不會有此擔心,只是過了幾日,他就重新領了牙牌,告身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199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