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二十五章 同學少年都不賤

五百二十五章 同學少年都不賤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二十五章 同學少年都不賤

登瀛坊巷外有一河為通津渠,乃晉朝太守嚴高筑城時,從迎仙館通澳橋浦,由東至西,引潮貫城。

林府的芍園就從通津渠引入活水來,江南的園林講究是山水縈繞,亭臺樓閣,多引河導流為己所用,這芍園里也不例外。

當初林家修建園林時,引水在園內蓄作一小潭,小潭東邊用幾塊假山石堆疊,拼湊成三島,以方寸喻江湖,比蓬萊,方丈,瀛洲。

在潭左可聞徑流水聲,叮叮咚咚,如佩環而響。

小潭四周竹木低掩,時值盛夏,卻恰到好處地蔽去了暑氣。亭子在水潭竹林環抱中,不用冰桶拿來降暑,也是十分涼爽,正好同窗相聚,述別來之情。

葉向高,翁正春二人聯袂去了江西交游,為后年大考籌謀,不在閩地。

其余文林社社員,以及林延潮的知交好友多是來了,如黃碧友,陳行貴,陳若愚,張豪遠,于輕舟,徐火勃他們先去游園了。亭子里有陳材,陳應龍,龔子楠,周平治幾人陪著林延潮說話。

他們多是林延潮在濂江書院時的同窗。林延潮與陳材,陳應龍三人同坐,聊起別來之情,。

林延潮笑著對陳應龍道:“這么說德見兄是兩年前領鄉書,與進卿兄同科。”

陳應龍點點頭,他是萬歷七年與葉向高一并中舉:“兩年前蒙恩師點中,實在是僥幸,我秋闈中舉后家母病重,在家侍奉湯藥,故而去年沒與進卿兄一并上京,以至沒見宗海你三元及第的風光。”

陳應龍是林延潮院試時同年,濂江書院,侯官縣縣學時同窗。

陳材打趣地笑道:“說來也是奇怪,眾人都說德見兄本都有臨考悚場之病,但鄉試時卻都沒有遇過。”

陳應龍笑了笑道:“這還是要多謝宗海了,我院試時要不是他,早就落榜了,自從那一次后,我臨考再也沒有悚場過,說來我能有今日多虧了宗海兄。”

林延潮笑道:“德見兄乃是大才,區區小疾如何能難倒你,兩年后春闈,我在京等著你與干伯兄,對了,到時還有進卿,克生,真是熱鬧。”

文林社四位骨干,葉向高,翁正春,陳應龍,陳材他們都是先后中舉,現都準備兩年后的春闈。

聽了林延潮的話,陳材,陳應龍二人都是點頭。陳材繃著臉道:“到了今日,也需拼一拼,十年寒窗就看這一下了。”

陳應龍與林延潮道:“想到當年,宗海與我,進卿一并中流相約,看誰先題金榜,打馬御街,金殿傳臚,宗海先吾著鞭,眼下唯有我與進卿兄試看高下了。”

林延潮想起當年之事,也不由感慨與陳應龍道:“我也不過先占一著而已,吾與你還有進卿兄,乃劉琨祖逖之交,延潮盼兩位兄長早日得雋,將來攜手一并為國家和社稷,盡綿薄之力。”

聽了林延潮的話,陳應龍露出感動之色,握著林延潮的手點點頭:“宗海,真有大丈夫的抱負,但盼真我等真有同列朝堂之時。”

這時一旁龔子楠不滿地道:“宗海,當年與你定中流之約時的,還有我與周兄,你怎地只顧記得德見,進卿,把我們二人忘了。”

聽龔子楠這么說,在場幾人都是一笑。

林延潮笑道:“同學少年都不賤,我怎會把你們忘了。”

這首杜甫的詩被林延潮給改了一字,卻別有一番意味。

龔子楠笑著道:“好個同學少年都不賤,姑且領情一次。”

一旁周平治則是勉強笑著沒有說話。當年他在院試靈光一閃后,他在舉業上就一路消沉,甚至在縣學里也不甚出色。不說與林延潮,陳應龍,就是比龔子楠也是想去懸殊。

林延潮盡管是說同年少年都不賤,但這話豈能當真。

幾人說說聊聊,徑邊談笑聲起,黃碧友,陳行貴他們游園回來了,興致都很高。

這才坐下陳行貴就與黃碧友拌嘴。

黃碧友在林延潮同窗中,也是一個吸引仇恨的存在,經常毒舌地譏諷別人,也常遭同窗們口舌的圍攻。不過黃碧友有一個優點,無論同窗怎么說,最多當時氣過一段,睡了一覺就算了,又與你嘻嘻哈哈,算是一個非常好相與的人。

這時大家又說起,黃碧友譏諷錦衣衛陸鳳梧的一段糗事,說起這‘鳳棲梧桐之上,雞戲芭蕉之下’的千古絕對,眾人又是捧腹大笑。

黃碧友則是滿臉尷尬,搖著頭道:“休要取笑!休要取笑!”

于是大家笑得更開心了。

這幾位同窗舊友里又多不如周平治了,除了陳行貴,陳若愚進學成為生員外,大家都仍是童生,黃碧友,張豪遠都是林延潮少時玩伴,交往比葉向高,陳應龍還要久,但見二人苦于舉業不能進步,自己也是沒有辦法。

倒是自己的弟子徐火勃小小年紀就進學,令林延潮十分欣慰。

大家聚在亭子里說笑,林延潮看向陳行貴道:“近來如何?”

陳行貴還未開口,黃碧友就在旁道:“宗海,你可不知道,此人可是學壞了,享起齊人之福。”

“哦?”林延潮笑著道,“如何個齊人之福?”

陳行貴撇了黃碧友一眼,然后笑著道:“我三年前在青橋老家娶了媳婦后,去年省城里置了一偏房。”

黃碧友一旁補充說明道:“何止偏房,聽說還是好人家的女子,你這是兩頭大,就算如此還不甘休,整日還出入青樓楚館。”

陳行貴冷笑道:“說得好似每次就我一個人去似得。”

黃碧友聞言嘿嘿笑了兩聲。

陳行貴道:“宗海我進學之后早就不讀書了,功名不過是我的敲門磚而已,行事方便些。你知道我對四書五經根本沒多少興趣。至于女色嘛,也不過逢場作戲而已,至于這兩門親事,也不是隨便結的,對我陳家生意都有助力,所幸妻妾都甚是賢惠,沒有紛爭。”

黃碧友則是道:“那是你好命,你的正房若有淺淺一半厲害,你敢娶妾,就要被打斷腿了。”

林延潮不由臉一沉,這小子真太不會說話了。(。)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1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