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一十九 來客

五百一十九 來客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一十九 來客

林延潮見陳振龍如此有心,決定再試一試他。

于是林延潮道:“陳兄,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一找到朱薯,就替你向朝廷請功,封個一官半職的,但我突然有了另一個主意,想讓陳兄你再等個兩三年,不知可否?“

林延潮這么說,陳振龍,陳濟川都是一愣。

是啊,林延潮突然改弦更張,改變當初的承諾,拿走陳振龍眼前的好處。換作一般人,肯定是不答允的。

陳濟川聞言替陳振龍擔心起來。他在林延潮身邊多年,也知自己老爺做事謀定而后動,突然這么做,必是有了一個更妥當的主意,否則不會無的放矢了。

林延潮呷了口茶,他也是在考驗陳振龍。

但見陳振龍沉思了一陣問道:“敢問林老爺是如何打算呢?“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是如此,朱薯推廣地方,尚未實用,驟然為之恐百姓信服。我想先在一縣,一府試行,如此得大利后,我再向天子進言,可水到渠成,收反掌之功。“

陳振龍聽了欣然道:“林老爺是讓我等熟悉朱薯,引種,栽植,推廣之農事,待有把握時,朝廷隨時可以用之嗎?林老爺此舉大善,如此我們就等一等又如何。“

林延潮見陳振龍領會了他的意思,撫掌笑道:“正是如此,陳兄此事交給你辦。最重要是培養出擅植朱薯的熟農,以及優良的薯種,故而我們先在省城,各縣擇地覓地栽植。“

陳振龍聽了猶豫道:“這并非易事,此中人手,財力以及買地之費,恐怕一時籌措不已,還有官府那邊也需要打招呼。“

林延潮道:“官面上,你不用擔心,我會與本省各衙門授意,讓他們配合于你,至于人手和財力,我也會想辦法。“

陳振龍喜道:“林老爺肯出頭就太好了,我回去與十三叔商議一下,錢財和人手上,看看他能否多撥一些。“

眾人商議完細節后,陳振龍當下即告辭而去。

陳濟川替自己送陳振龍離去,林延潮知已是將陳振龍攬至門下。

雖說只是起了個頭,以后開展,還有無數事要調配協調,但大方向已是定下,自己只要朝著目標努力就是。

在民間這朱薯有六益八利,功同五谷之說,且畝產極高一畝數十石,勝種谷二十倍。最重要是口感又非常好,生食如葛,熟食如蜜,是咱們大吃貨國國人的最愛糧食。到了林延潮的時代,大吃貨國的紅薯產量達到全世界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

想想后世咱們華夏子民美滋滋地吃著烤紅薯,紅薯干,紅薯粥,紅薯粉絲的時候,還不得感謝林延潮和陳振龍二人。

此舉一來利國利民,造福蒼生,二來也可在仕途上幫林延潮一把。

林延潮是打算作為事功來作的,這是自己將來升官的政績。他與申時行講過,當官者必有實績,否則就不配居于德位。既然話已經放出去了,林延潮自然是要身體力行。他將來已是打定主意往技術性官員方向走的。

次日陳振龍給林延潮送上薯藤。

林延潮決定親自種植,就令陳濟川擋住來客,自己在家中種起朱薯來。

林府之內,有一塊田畝,就在后院。

這田畝是林高著開的。現在自己爺爺雖是手腳不利索,但田埂之事還是不肯拉下。

林延潮也知自己爺爺的脾氣,若是叫他一直不動,也是不好。故而林延潮就請了林高著坐在椅上,讓他發號施令,自己在他指揮下干活。

這后院里開出了地,早已是種植了時令蔬菜,還支起了瓜架,用石磚砌起了雞窩。

林延潮一見事事齊備,就挽起了褲腿,下地干活。

他上一世在衙門時,自己也以種田打算時間。雖是自娛自樂,比鄉村的農民技術差了許多,但林延潮也還記得朱薯的習性,就是耐旱,耐寒,但不耐澇。

閩地多半時候都是的潮濕炎熱的,就算眼下是小冰河期,但與旱,寒二字也是不沾邊的。但這不代表,閩地不適合種植紅薯,反而是極為適合。

因為閩地土地不肥沃,普通地里一鐵鍬下去,常常是十分貧瘠的紅壤。而且閩地多灘涂,多沙地,這樣土地種植其他作物也是難活。但朱薯,在紅壤,沙地中都能活,特別是沙壤十分適合種朱薯。

林延潮忙活得熱火朝天,林高著在旁也是指點幾句。不久大伯,三叔,大娘,三娘也是來幫忙,連敬昆也是躍躍欲試。

三叔心疼,不肯讓敬昆干活,卻被林高著呵斥了幾句說,咱們林家的孩子,哪里有嬌生慣養的。于是三叔就不說話了,不過眼里卻一直往敬昆這瞧。

當然林延潮看出三叔,三娘平日里是有替林高著打理的,倒是大伯,大娘卻是明顯的生手模樣,但卻是一副獻殷勤的樣子。

林延潮自是知道二人有什么打算,但也是懶得說破,他只是努力在種他的朱薯。在田埂里,大家一邊上干活,一邊與林高著說笑話,擺出一家人同享田園之樂的樣子。

大娘不時的過來與林延潮道。

“潮囝要不要喝水啊!“

“潮囝看你出了身汗,來擦把臉吧!“

“潮囝小心,這桶怪沉的,當家的還不來搭把手。“

見了大娘這親熱勁,令大家頓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。三娘在那冷言冷語道:“當家的,你說今天這太陽怎么從西邊出來了?“

三娘的嘲諷,大娘聽了頓時炸毛,冷笑幾聲,叉起腰來。三叔見這二人又要干戰,呵呵笑了兩聲,同時使了眼色,讓娘子不要多嘴。

就算三娘不說,林高著也知大伯,大娘這事出反常,必有目的。他對大伯是恨鐵不成鋼啊。

于是林高著與家里人道:“家有良田千畝,吃得也不過一日三餐,廣廈萬間,所住的也不過一間瓦房。這道理你們要記住啊!“

眾人聽了心底有數,大娘迎上前,要多溫順有多溫順地道:“爹說的是,這是教咱們節儉惜福呢,咱們家一直按著您說得做呢。“

林高著聞言點點頭。這時林淺淺來喚眾人吃午飯,大家這才罷了。

中午飯食也是家常菜,家里種的蔬果,家養的肥雞都是擺上桌,還有老家親戚送來的竹筍,口蘑。在林高著眼底自家的東西,無論如何都是要比外頭賣得要強上一截。

大娘擺桌時,將林延潮和林淺淺平素愛吃得幾道菜,都是放在二人面前。

吃飯時,大伯,大娘更是擺出一副也很享受的樣子,連添了好幾碗飯,連飯碗里一顆飯粒也不剩,幾乎就差拿舌頭將碗舔干凈了。林高著縱是知道二人在演戲,但也是滿意地點點頭。

就在說話間,陳濟川來至廳里道:“有外客到!”

林延潮皺眉道:“不是說今日來客一律給我擋在門外嗎?”

聽林延潮這么說,大娘連忙道:“延潮啊,別生氣,別生氣,是我們家的客人。”

林延潮雖說自己不見客,但總不能阻止大娘見客。于是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那好,那我先走了,大家慢用。”

一聽林延潮這么說,大娘連忙道:“延潮,來得也不是外人,既是來了,順便也見見嘛。”

大伯也道:“是啊,都一家人,見見親戚也是一樣的。”

“是。”見大伯開口了,林延潮索性也坐著,一旁林淺淺則是氣鼓鼓,也是要看看大伯,大娘買什么藥。

不久兩名男子走了進來,一名穿著的大袖圓領的男子在前,對方穿得是人的儒衫,但穿起來總有些沐猴而冠的感覺。此人林延潮一眼認出,這不是大娘的老爹,當初與自己打過官司的謝總甲嗎?

跟著后面則是一位老實巴交看似農夫一樣的人。

見了這農夫,林延潮不由站起身來道:“原來是老村長。”

此人正是林延潮老家洪山村的村長。

老村長見了林延潮立即下拜道:“林老爺在上,受我一拜。”

林延潮不等老村長拜下,就快步上前相扶道:“老村長,使不得。”

林高著見了這老村長也是笑道:“叔,是什么風把你吹來了?”

老村長憨厚地笑了笑道:“還不是早與你商量的事,再加上謝老哥這么一邀,我就與他一并來了。”

謝總甲就等著老村長介紹自己的這一刻,見對方提了自己,當下輕咳了一聲,然后一撩長衫向林高著,林延潮道:“見過林老爺,狀元公在上,受我一拜!”

謝總甲擺出推金山倒玉柱的姿勢向林延潮拜下。

謝總甲方才看林延潮扶起了村長,以為自己怎么說也是他長輩,他看在大伯大娘一家的面子上,如何都會扶自己一把,于是這下拜的架勢也就擺得很虛,一心等林延潮上前來扶。

可是林延潮卻半點來扶的意思也沒有,就站在那眼睜睜地看著謝總甲,將腰一點一點地彎下。

謝總甲不愧是練過武的,那馬步的架子還在,腰雖彎得,但雙膝一直沒有碰到地上。

怎么謝總甲功夫再好,林延潮卻仍是一副我就不扶你的樣子。

謝總甲彎腰彎至腰椎間盤突出了,林延潮也沒有半點相扶的意思,最后只能在地上叩拜道:“見過狀元公。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