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一十七章 一家人

五百一十七章 一家人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一十七章 一家人

林烴乃聰明人,聽了林延潮幾句話,就明白了事情來龍去脈,不由莞爾。

為何林烴莞爾呢?

先從‘一蓑煙雨任平生’的詩詞說起,蘇軾有前言,是三月七日,往沙湖道中遇雨,沒有雨具,同行為了避雨都十分狼狽,唯有蘇軾在雨中裝逼,吟嘯且徐行。

換句話說,在大雨中邊唱著歌,邊慢慢走。這日是元豐五年三月七日。

至于另一篇文章,游蘭溪。第一句,黃州東南三十里為沙湖,亦曰螺師店。予買田其間,因往相田得疾。

文章意思是蘇軾路上病了,去尋訪鄉村名醫龐常安,然后二人相識,共游清泉寺的事。這是元豐五年三月的事。

兩篇文章合起來,說明什么?

敲黑板,劃重點。

第一首詞,往沙湖道中遇雨。

第二篇文,予欲買田其(沙湖)間,因往相田得疾。

二者合起來就是,元豐五年三月七日,蘇軾要去沙湖相田,在路上遇疾雨,左右皆是避雨,唯有蘇軾竹杖芒鞋在雨中吟嘯徐行的裝逼,然后得了病(非相田得疾,是裝逼得疾)去找鄉村名醫龐常安治病。

這就是真相,一個悲傷的故事,告訴了我們蘇軾是如何裝逼裝成了逗比的故事。

林延潮的材料找的是有理有據,連林烴也是承認確有這可能。他搖了搖頭道:“你啊你,還是如此愛與我抬杠。“

林延潮道:“恩師,并非這此意,我只想說蘇東坡雖了得,但亦不過凡人。至少他仕途上并非得意,但恩師不同,我路經杭州遇上陸宗伯,他是很愿意出面保薦恩師出仕的。“

聽到陸宗伯這幾個字,林烴不由目光一凜。

林延潮將遇上陸樹聲的事,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最后道:“恩師春秋正盛,何必辜負此大有作為之身,不出山為天下百姓作一些有益之事。“

林烴聽了林延潮這幾句話,笑著反問:“你是在與為師說大道理嗎?“

林延潮聽林烴的口氣,沒有多少不滿,而且目光里也有幾分亮色,知他有幾分被自己說動了。

林延潮見好就收,當下道:“弟子怎敢教老師,只是說心底話而已。“

林烴聞言笑了笑,臉上失意之色也是去了幾分。

此刻在三元坊中。

大伯滿臉紅潤,邁著步子快速走過回廊,回到屋里。

他手底拿著一疊燙金的帖子放在大娘眼前道:“你看看,你看看,這帖子,都是省城里有頭有臉,隨便跺一跺腳地都會三搖的人物,你猜怎么地,都是托你相公我約延潮出來吃頓便飯。”

大娘聞言滿臉不屑,在一旁丫鬟小心翼翼地將盅里的銀耳蓮子湯用湯勺舀起,輕輕地吹了一口后,再送入大娘的嘴里。

至于大娘是手不動足不動,嘴里嚼了嚼然后道:“他們送這帖子是來請延潮的,又不是請你,你高興個什么?有出息的話,讓他們下帖子來請你吃飯啊!”

大伯絲毫不以為意笑著道:“以前衙門里又不是沒請過,再說了,請延潮,還不是與請我一般,還不是我們林府的臉面,這有何分別。”

“瞧你那點出息。”大娘聞言頓時大怒,說話間,丫鬟正是舀一勺來,卻被她動翻,一顆蓮子掉在地上。

“夫人,奴婢錯了。”那丫鬟連忙跪下,方才些許湯汁撒在了她的衣裳上

大娘掃了她一眼道:“沒半點用,愣什么愣,還不快把蓮子撿來吃了。”

丫鬟依言吹了吹蓮子,然后吃下。

至于大娘拿起抹布隨意往衣裳上擦了幾下,端起盅里剩下的銀耳蓮子湯,一口氣咕嘟咕嘟地都喝完了然后對丫鬟道:“你先出去,我有要緊話說。”

丫鬟走后,大娘低聲對大伯道:“相公,我這幾日算看出來了。”

“看出什么來了?”

“就是這一次延潮升得官不小啊!”

大伯不耐煩道:“你一個婦道人家知道什么?”

但見大娘銅鈴眼一睜,就要變臉,大伯服軟道:“娘子,你說,你說,我這聽著呢。”

大娘笑了笑道:“相公,以往延潮中了狀元,省城里雖多有人奉承,但眼下又不同往日,你看昨日上門來的巡撫,藩臺,臬臺,哪個對延潮不是客客氣氣,恭恭敬敬的。你都沒從中看出什么來?”

大伯笑著道:“怎么沒看出,那是延潮的本事啊!”

大娘怒道:“我說了這么半天,你都沒琢磨出來?上一次延潮中了解元,就托人至衙門里給你謀了個典吏,這一次延潮不僅中了狀元,還被天子重用,你還不得抓緊機會讓延潮替你謀個一官半職什么的?”

“這,”大伯聽了局促,為難地道,“這不好吧,若是延潮有心,自己會幫我們的,若是我開口就不一樣了。”

“這有什么?你還怕豁不出這臉,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怕難開口的,你謀個官,對延潮,也就是一句話的事,有什么難辦的?”

大伯連連搖頭道:“你不懂,道理不是這樣的,延潮眼下當了大官,一舉一動都有人看著,若是他替我謀官,反而會壞了他的名聲。”

“這有什么?當初父母官說要提拔你作司吏時,你怎么不吭聲,不怕壞了延潮名聲,眼下卻要皮要臉起來了。只要你開口,延潮看在咱們一家人情分上,還不幫你這個忙。你是他大伯,就該拿出大伯的樣子,你不會不聽的。你若是丟了面子,開不了這口,我替你去延潮那說去,他怎么也要賣我這嬸嬸的面子吧!”

“你敢開這口!”大伯頓時大怒道,“這事輪不到你管。”

“你兇我!你敢兇我!”大娘頓時哭了起來,“我好心好意,倒成了壞人,你們是兩叔侄,我是外人,你們林家從沒有把我當作一家人看過。我還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對于大娘這一套,大伯早就習慣了,也不說話。

大娘哭了一陣,見大伯不理她,更是怒了:“好了,你這么狠心,多年夫妻情分都不念了,你等著,我給你喝砒霜去!”

說完大娘沖出了門去,大伯冷笑一聲,沒搭理。

但過了片刻,大伯見外面沒半點聲音,心底還是不放心。大伯正出門去,就見大娘拿起一瓶子站在屋檐前,滿臉為難地道:“相公,這砒霜的塞子,我拔不開。”

大伯不由掩面長嘆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302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