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五百零一章 船戶案

五百零一章 船戶案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五百零一章 船戶案

下一頁

縣衙大門一開。

數百名百姓推搡地擠過儀門,一擁而入一并將公堂之外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見此一幕,林延潮呷了口茶。寧德縣并非是大縣,縣城人口不多,充其量也就數千人上下,但審案時一口氣涌入幾百人,可見知道消息的都來了。

林延潮放下茶碗,從椅上看去,但見都是些穿著粗布麻衣的樸實百姓,他們不顧衙役的阻攔,一個個向正堂里擠去。

兩排皂隸拿著水火棍維持秩序。

林延潮心知,地方老百姓對一名地方官評價高低,刑名二字比重很大。

縣官平日稅賦攤派老百姓都還可以容忍,只要不太過分即可。大家都是通過斷案水平的高低,來斷其是否是一位清官好官。若是斷案斷得好,不懼權貴,就能贏得青天之名。

本地知縣因過往商旅失蹤一案飽受指責,而這一次居然抓到了真兇,百姓們自是群情沸騰。

但是也并非所有人都抱著看案的心情而來,門外也有大呼冤枉的。

林延潮聽了兩聲,心想多半是船戶家人,這惡貫滿盈之人,也是有家人親眷的,他們自是不肯接受家人的命運。故而就算是明知是惡人,也要一確足的證據,讓其伏法,如此才能彰顯律法之公正。

下面的百姓不斷推搡,大有鬧事之狀。

知縣有幾分膽寒,林延潮見這一幕提醒道:“余知縣,還不決斷,遲則生變。”

他在旁旁聽,自有監察之責,提醒一二。

余知縣恍然,但聽啪地一聲。

驚木堂作響,知縣喝道:“爾等不必喧嘩,是否冤屈,本官自有決斷,堂下再有呼號著,一律枷號示眾。”

左右衙役也是將水火棍往地上杵,堂威一喊。堂下的喧嘩才止了。

片刻清凈之后,捕快們將十九名人犯一一帶至堂上。林延潮審視過去,但見犯事之人也沒什么出奇之處,雖看起來有些彪悍兇蠻,但船民海客多是如此。人不可貌相,自也不能用相貌來定罪。

余知縣向林延潮問道:“狀元公,是否可以開審了?“

林延潮點點頭。

隨即刑名師爺將一書稿,遞給了余知縣。

余知縣念道:“自丙子年,粵東商人在本縣失蹤起,六年內,本縣一共有十七起商賈失蹤案,合州則有三十一起,失蹤之人名字在案的合一百二十五名,千里無主的更不知凡幾。”

“本縣聞之之后,食不下咽,夜不能寐,明察暗訪,費數年之功不得,遍訪僚屬,迄少方略,幸有詹事府中允,今科狀元過境指點迷津,方得尋得此案頭緒。”

聽了余知縣的話,下面的百姓聲音一下大了,都在交頭接耳。

天下之人都知道大明出了一個三元及第的狀元郎,不僅僅是福州本府,就算是合省上下也是顏面有光,談及林延潮幫助斷案,本省百姓聽了也不論他斷案本事如何,就是打心底地信服。

就是名望的作用,當然若是冤情得以水落石出,林延潮自是名望更盛,若是失利,那么就會名聲受損。

百姓們議論的聲音大了,知縣不得不又拍驚堂木,將議論聲壓下之后開始審問。

既是堂審,就是擺事實講道理。知縣也不能強行將有罪之人定罪,否則就是故入人罪。

捕快將從各船上搜得繩索,蒙汗藥,悶香,撲刀之物一一呈上,下面捕快們又將船夫抄家里搜出,商賈日用的衣服鞋帽,貼身,票據之物一一呈上列為證供。

這些東西都并非船戶都能有的,百姓們聞之各個憤怒,連之前喊冤的家人,也無法辯解。

見證據確著,這些海客船戶也是招供,他們平日以渡海為名,賺客登舟,以蒙汗藥,悶香弄翻乘客之后,再將人剖腹納石,將尸拋海,此冤極慘。

數年來這些人不知犯下多少人命之案。

在場之人有不少都是商賈家人,為尋家人蹤跡,來此逗留數年,卻渺無音信。

之前因未找到尸首尚存一線希望,但眼下待聽得真相后,堂下之人都是垂首大哭,哭聲震天,幾個一家之人彼此抱頭痛哭,母親哭兒子,妻子哭丈夫,兒子哭父親,數人都是當場哭得暈厥過去。

見這一幕,人人不由都生惻隱,案情雖大白天下,但這些人已是不能復生了。

其他百姓雖沒有家人遇害,但此刻也是義憤填膺,當下拿起雞蛋,菜葉往犯人身上砸去,高呼將這些人千刀萬剮。

這些犯人盡數默然,任由百姓們丟砸,也有幾人面上露出悔意,但也有冥頑之人,反是冷笑。

知縣見案子已破,從公案上起身,向林延潮道:“非狀元公,三光不照覆盆之內也。”

覆盆說得是覆置之盆,陽光照不到覆盆之下,意為無處申訴的沉冤。

一名老仵作,幾名捕快道:“我等經此案時,不過年少,而今已是數年,今日終解我心頭之惑。”

師爺道:“狀元公,真神斷,我等本縣士紳都懇請狀元公留在貴縣數日,待我等一表感激之情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那卻是不必了,我回鄉省親有期,卻不可誤了。”

聽了林延潮的話,眾人都是一愣,然后方才道:“原來狀元公,不是奉命來查此案啊?”

林延潮哈哈一笑道:“不錯,并非他們所指,這只是我份內之事,只是為官者需有痌瘝之念,若是視百姓冤屈于無睹,與這些害人的船戶何異。”

眾人聽了林延潮這番話皆是佩服,說完林延潮就行離開。

見林延潮離去,知縣此刻不怪林延潮隱瞞,反而對他更是感激,與左右道:“狀元公,真直臣,可惜不能見容于宰相。”

眾官也是紛紛點點頭道:“是啊,這樣的大臣,朝廷卻不能用之。”

眾人都是一并為林延潮惋惜。

之后知縣將這些船戶盡數收押,等待有司批文。

如此這起懸案告破,自昭雪后,百姓們遐邇歡騰。民間藝人將此案編作戲劇,在民間流傳開來,經久不衰。

至于林延潮此刻,卻是由寧德經陸路經二十余日跋涉后,也是返回了老家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599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