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九十九章 蛛絲馬跡

四百九十九章 蛛絲馬跡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九十九章 蛛絲馬跡

知縣,縣丞,主薄幾人都是滿眼血絲,他可是不敢絲毫不盡心啊,至少在林延潮這等翰林京官面前表現出十分的敬業。

林延潮道:“我就開門見山了,我翻閱了此案所有的卷宗,發覺有幾個疑點。”

知縣道:“狀元公請說。”

林延潮道:“其一本縣失蹤之人,十人有七人乃是商賈,其余也是士子書生。商賈多金,能出游的士子書生,也是身攜余財。由此可知此案多是謀財而害命而為。”

知縣等人一并點頭,但心底暗笑,這還要你說,咱們縣衙里那些老捕快,早就看出這一點了。只有僅憑一點無法斷案。

不過面上眾人還是‘驚喜’的贊道:“狀元公真是神斷啊!真是撥云見霧,令我等耳目一新啊!”

哪里知林延潮早就看破了他們的奉承,只是笑了笑道:“這一點不難,想必爾等早就猜出,我雖沒有看破案的卷宗,心想若是謀財害命之案,多半是順著車船店腳來查,對嗎?”

知縣一愣,與師爺對視了一眼。

師爺當下如實地道:“狀元公果真料事如神,正是如此,車夫腳夫多與本幫匪寇勾結,偷送消息,至于船夫也是自成一家,平日載客,也干水上營生,至于店家就更嫌疑了,客商書生打尖下榻,若是開黑店的,更有可能下手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不錯,這并非是匪徒劫案,斷是有賊人守株而為,專門掠殺過境商賈,這車船店腳最易干此勾當。”

縣丞道:“不錯,我們也是順著此往下察,但卻絲毫沒有線索,本州本縣作此四等營生之人不知多少。”

林延潮從手旁抽了一份卷宗道:“諸位可看此案?”

眾人對視一眼,知縣當下翻開。師爺道:“這是兩年前的案子,湖州商人本欲運貨至福州,因路上遇雨,害了病,故而尋了客棧歇息,為怕耽擱了生意讓隨行伙計由陸路先行一步,自己只與一名老管家在客棧歇息,到了六月二十這一日,商人病愈,主仆二人離開客棧就此音信全無。”

縣丞道:“本官當時盤問過客棧店家,店內行商,以及渡頭,車馬行全無主仆二人消息,你說奇不奇?”

林延潮道:“也就是說,這主仆二人憑空消失了是嗎?”

縣丞聽林延潮這一語嘆道:“正如狀元公所言,雖不敢置信,但確實是如此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不錯,這湖州商人乃是絲商,湖絲慣于四五月間售賣,若是一并上市,絲也是不值錢了。這湖商急于將絲售賣,故而從湖州一路急急趕往福州。但這商人沒料到趕路太急,又遭了大雨,病倒在路上,他自己不能上路,擔心被同行搶先一步,絲壓得太廉,故而命下面伙計先一步趕往福州。”

縣丞看著卷宗,但見林延潮沒看一眼,幾乎是將案情倒背下來,不由心底佩服。

知縣著急追問道:“那狀元公,可從中看出什么蹊蹺來?”

林延潮笑了笑,從另一卷宗拿來道:“這是去年五月的案子。”

眾人看此皆是不解,縣丞問道:“此兩案相隔近一年,狀元公為何將這兩案拿來相提并論,莫非有什么手法相同?”

“是啊,這是浙江士子失蹤案,此人本要去浙溪,但因小郎橋去年六月為山洪沖斷,故而不得不繞道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蹊蹺就在這里。”

幾人將卷宗拿來一并對比看了,卻絲毫沒有發覺。

眾人不由感覺雙方的差距巨大,知縣將卷宗奉上道:“還請狀元公指點。”

林延潮道:“小郎橋為官道,乃去年六月為山洪沖斷,正好就在商人路上遭大雨停滯在客棧前后之事。”

知縣拍腿道:“我明白了,狀元公奇智啊!莫非是狀元公由此看出,商人主仆乃遭到山洪后遇難,難怪不見尸首。”

聽知縣這么說,兩位師爺,縣丞,主薄一并掩面,表示對這知縣的智商堪憂。

師爺咳了一聲,替知縣掩飾道:“狀元公真不愧心細如發,從兩卷宗的只言片語中找到其中關系。狀元公想說,這商人是因小郎橋被沖斷,故而堵在半道,因此抄近路遭遇了什么不測?事實上這小郎橋,在這商人下榻的客棧以東,商人抵至客棧時,這小郎橋早就被沖斷了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其實這商人得知小郎橋被沖斷時,應該是十分高興的。”

“哦,此話怎么說?”師爺琢磨了一陣,突然眼睛一亮道,“莫非狀元公是說,小郎橋被沖斷,從浙江至閩縣就必須繞道數日,如此他們的絲行的同行就追不上他了,故而他的絲在福州是獨一份,因此欣喜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正是如此,若換了你是這商人,你此刻是如何打算?”

眾人異口同聲地道:“定然是加緊趕往福州,告訴伙計讓絲不可賣賤了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如此走陸路那是要慢一些的,那么這商人唯一只有貪快走海路了!”

眾人不由同時一震。

知縣拍腿道:“我怎么沒想到,平日只是從車船店腳上去查,卻沒有從海客身上去尋。”

縣丞立即問道:“本縣有幾處通海?”

“有兩處,在經二十里水津可通南海,從此入省城,或是入粵皆可。”師爺答道。

知縣道:“立即派武弁,衙役去將水津船戶盡數拿來!”

師爺道:“東翁不可操之過急,萬一打草驚蛇就不好了,從此需計劃周密才是。”

于是幾人聚在一并商議,具體行動之事,林延潮就不插手了。此事自己指點一下就好了,若是破了此奇案,與知縣他們也是功勞一件。

布置了半響,當下知縣抽調了本縣所有的衙役,甚至還借調了一路水軍,分頭去捉拿。

布置之后,知縣也是松了口氣,向林延潮長長一揖道:“多謝狀元公指點,若是此案告破,百余冤魂,亦是足以安息了,其家人也可告慰了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當得如此,我也希望貴縣能馬到成功。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09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