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九十六章 失蹤之事

四百九十六章 失蹤之事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九十六章 失蹤之事

外間烏云密布,海上刮來的狂風呼嘯。

店家正組織伙計,拿著木板往窗戶上釘,以防颶風。

林延潮看這風浪來勢不小,他久在福州,一年都要經一兩次臺風,故而對此場景再熟悉不過了。

一人追問那客商問道:“那下面發生了何事?“

“是啊,不要賣關子,速速講來。“

客商哈哈道:“聽說下面就如劉阮入天臺了。“

眾人聽了都是不解,林淺淺聽了也側過頭向林延潮問道:“潮哥,什么是劉阮上天臺?“

林淺淺拿著毛毯覆在身上,一副天真的樣子看著林延潮。

林延潮不懷好意地笑了笑,然后低聲在林淺淺的耳邊說了幾句。

但見林淺淺耳根一紅,啐了一句道:“你們男人整日就是如此下流的念頭。“

林延潮笑了笑,伸手抓住林淺淺的手,兩人輕輕相依。

眾人也不知什么是劉阮上天臺,幾名海商則是在那說了幾個葷段子,大家也是明白了。

客商道:“事畢之后,到了清晨時,車夫叫門,再將人載回原處,居然不索車資,此人平白無故就得了此天大的好處。“

聽了這客商說完,在場之人都是嘖嘖有聲,顯然對此之遇十分的羨慕。

但也有人懷疑道:“怎地會有這等好事,我等平日走南闖北,別說遇也遇不到,聽也沒聽過呢?“

客商笑了笑道:“這其中自有道理,卻不足與外人分說了。“

眾人見其中果真另有情由,都是來了興趣,但眾人連連追問,這個客商卻是不肯再說。

當然有人忍不住這客商在此斷章,當下道:“掌柜,再打三斤酒來,我請這位仁兄喝酒。“

聽此人如此,那客商哈哈一笑道:“這倒是承蒙款待了。“

眾人紛紛道:“不要停下,繼續說。“

這客商點了點頭道:“其實此事,我有一知交好友,一次機緣巧合也是遇過,一日酒后他曾與我詳細所述當日經過。“

聽到有人現身說法,終于大家都是來了興趣。

“那正在金陵,喝醉了酒,在路旁等候家里的、車子,但等了許久不來,這時一輛蒙著黑布的車恰好經過,他誤認作自家的車就上了車。“

“這位朋友上車后,因酒醉,也是不辨東西,待下車時,卻發現眼前朱門十重,危墻數丈,這分明不是自己的家中,他待要開口,但車夫拿布蒙住他的頭,將他硬拽。當時他還以為遭遇了歹人,嚇得也不敢反抗,任人拖拽。“

“后來他至一地,揭開頭罩后但見是雕梁畫棟,好幾名美貌婢女,侍其左右。我那朋友問這是何處?婢女笑著說,你既甘心前來又為何發問。片刻后又出來一麗人,但見是美得不似凡人。麗人道,這并非是某某郎。婢女道,這都是某某誤事了。麗人道,也就將就了。然后婢女推他入內,不僅奉上好酒好肉,還侍奉他與麗人沐浴更衣。“

聽到這里,客棧里眾人都是長嘆,羨慕這位朋友艷福不淺。

“后我這朋友醒來,對此事也是絲毫不解,見著麗人已是睡熟,他去屋中尋了起來,偶得一印章,然后藏在袖中。次日車夫將他送走,他這才拿了印章一看,上面居然是金陵城里某部侍郎所用。我這朋友嚇得不行,到了數年后,這位侍郎病故了,他才方敢將此事告訴給我。“

眾人聽了對方說完來龍去脈,都是嘖嘖稱奇。

后一人道:“我明白了,莫非是侍郎家獨有一女,又不肯招贅婿,故而想此辦法。“

也有人嘿嘿笑著道:“怎么不說侍郎女兒,獨守香閨寂寞呢。“

“都錯了,我看是侍郎公子力所不能,他的兒媳這才有求于人。“

說到這里,眾人都是撫掌大笑,紛紛點頭似找出了真相。

林延潮在旁聽了也是好笑,這故事破綻很多,內容也很荒誕,聽起來就如同每街貼滿的小廣告,某某貴婦,出資百萬,借晶生子一般。

這樣的手段,早都是古人玩剩下的。

這時一人道:“此事說來人人稱羨,但我看卻是騙人的,你看若是有歹人假冒這名義,將人擄走,索要贖金怎么辦呢?“

又一人道:“不錯,想來近來省內往返商旅之無頭冤案?大家還是小心,莫貪此艷福。“

幾人道:“是啊,這無頭之案,我也有聽說啊!“

林延潮聽了心底一動,向旁人問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呢?“

此人乃海商,最看不慣如林延潮這般書生,當下不屑地道:“與你有什么好說的?除非你給我三兩銀子,我就說出情由,否則路上。。。。“

“住口!“一名老者喝道,“大家都是出門行路的,你怎可惡語咒人?“

當下這老者對林延潮道:“這位小兄弟,你莫要放在心底,不過此事也不是捕風捉影就是,這數年來路過此地商旅,向衙門告了不少這等冤案。“

林延潮問道:“請教老人家,這是什么冤案呢?“

老人家長嘆一聲道:“說是他們同伴同行,單人或者是數人同游,從陸上北上或是南下,千里所行卻無緣無故的失蹤,全無音信,此案在州縣累積了不知多少,初始衙門還發碟追查,但此等案子是越來越多,衙門竟漸漸不問。這多年以來舊案積累,聽聞已有不下百人失蹤,至于其他沒有報官府的更是不知多少。“

聽了這老者的話,客棧里眾人也都是心驚。

一名后生突而笑著道:“別聽這老頭嚇唬你們,我看這上百人可能都是被美艷的官家小姐招去重金求子,然后不忍回家,順便成為眷侶,都過著好日子呢。“

這老者斥道:“這等胡話,你也信,哪里來這么多求子的官家小姐,再說就算有此事,這些客商家中都是老母妻兒,他們就為了一時歡悅,然后棄家人而不顧嗎?“

這后生聽了當下不由尷尬,解釋道:“我也就是這么一說,方才這位大哥說時,你怎么不反對,我說你倒是不屑。“

剛才那客商嘿嘿地笑了兩聲,也是不敢接話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1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