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九十三章 陸翁

四百九十三章 陸翁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九十三章 陸翁

此刻眾士子們都是心情激動。

方才那一篇西湖游記著實亮眼,若一般士子寫來,他們雖是承認文章寫得不錯,但心底有幾分不能接受。但林延潮寫來卻是理所當然。

眾人回想起來,這正是林三元的文風,但凡大家的文風,都是獨樹一幟,一看就與凡輩不同。

再說林延潮的狀元策,會試卷,鄉試文不說在場士子,就是三吳的蒙童,也是必須熟讀的。這是科場范文,從中可以窺得林延潮當年三元及第的路徑。

回想林延潮的科場文,眾人心想林延潮的文風,不就是如此言語平易,幾乎近俚,但偏偏卻是文意極高。唯有他才能用樸實無奇的文字,寫出一篇驚世文章來。

在場之人原來都聽王世貞說過林延潮,說他的文章直追蘇韓。

大家心底雖都覺得林延潮算是當今文魁,但文及蘇韓還是太過譽了一些,但今日見了這篇文章后,眾人都覺得似幾百年后,真有那么一日,后人遍數歷朝歷代的大家,會有人拿本朝林延潮與蘇杭相提并論呢。

此刻林三元就在眼前,眾人趕忙上前與林延潮重新見禮,心底在想林三元究竟與我等有何不同。

袁宏道有幾分難以啟齒,林延潮見了卻是一把握住他的手道:“中郎兄,請莫怪我有意隱瞞在先!”

袁宏道連忙道:“狀元公,請萬勿如此稱呼,在下怎敢與狀元公稱兄道弟呢?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中郎兄這么說就見外了,君子相交只貴在交心。”

袁宏道聽了笑了笑,他也是灑脫之人當下道:“是,宗海兄。”

林延潮與袁宏道正是笑談,董其昌與袁可立也是一并走來。

袁可立向林延潮道:“小子方才狂妄,竟敢點評狀元公的文章,實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說完袁可立就要拜下,林延潮扶住袁可立道:“禮卿不可,我林延潮又非賢人,哪有不許別人指責。”

董其昌笑著對袁可立道:“我就說了,狀元公乃謙謙君子,平易近人,必不會怪你的。”

林延潮看董其昌,袁可立二人笑著道:“禮卿,玄宰二位都是陸翁的弟子吧!”

二人一并道:“正是。”

“我在京師久仰陸翁大名,二位可否替我引見?”

聽林延潮如此推崇陸翁,董其昌,袁可立對望一眼,都是露出了又驚又喜的神色。

二人道:“能為狀元公代勞,這是我等的福分。”

當下二人與林延潮一并來至陸翁與陳知縣的面前,陳知縣先向林延潮行禮道:“下官陳淦見過林中允。”

林延潮亦是還禮道:“陳知縣有禮了。”

然后林延潮向陸翁行禮道:“后學林延潮見過陸翁。”

陸翁擺了擺手,笑著道:“是狀元郎啊,在你面前老夫豈敢托大,是老夫失敬才是。”

林延潮暗笑兩聲,這位陸翁還在跟自己裝蒜,這位才是扮豬吃老虎的行家里手呢。

林延潮恭敬地道:“言重了,當年陸翁縱橫朝堂,睥睨百官的時候,晚生還不知在哪里呢。”

聽了林延潮這一句,陸翁微微哦地一聲。

這位看起來像是一位學究的老翁,眼底里閃過一絲精芒。

隨即陸翁捏須,淡淡地道:“狀元郎言重了,老夫眼下不過是閑居之人,卒保天年而已。”

這老頭還在裝。

林延潮笑了笑,不便接話,一旁陳知縣替林延潮說話道:“陸翁,狀元公這是向你請教呢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是啊,今日能聽聞陸翁耳提面令,指教文章,實是晚生榮幸。”

聽了這一句,陸翁臉上才有了笑容。

連舫里,眾人見林延潮對陸翁如此尊敬,都是訝異這陸翁到底是何方高人。

原來這位陸翁名叫陸樹聲,乃嘉靖二十年會元,前首輔徐階的同鄉,前首輔高拱的同年,仕官六十年,可謂是三朝元老,德高望重。

萬歷年間陸樹聲官至禮部尚書,張居正敬重陸樹聲的資歷,名望,要援引他入閣,拜為宰相。但陸樹聲與馮保不合,于是不僅退卻了張居正的好意邀請,反而決定回家養老。

陸樹聲在家也沒賦閑,而是收了董其昌,袁可立兩位弟子。

陸樹聲見林延潮識得他的身份,當下問道:“狀元郎的業師可是林貞耀?”

林延潮聽了想起一事來,當年陸樹聲推辭宰相任命準備回鄉時,張居正跑到他的府邸問:“你既然不當宰相了,那你給我推薦個代替你的人選。”

陸樹聲當下道:“好,我就給你推薦兩個人萬士和,林燫。”

雖張居正最后沒有用這二人,但由此可知陸樹聲與林燫有舊。當下林延潮道:“正是,恩師乃國之棟梁,卻不為朝廷所用,賦閑在家卻實在太可惜了。”

陸樹聲聽出林延潮的意思,笑著道:“你這話不必對我說,要對張江陵說才是。”

林延潮心知陸樹聲雖是退隱,但門生故吏滿天下,在官場上混了六十年,剩下的就是人脈。而且他在張居正那說話也是很有分量。

不過林延潮卻不好再說下去,就算他有心幫老師這忙,但請托也不是這么請托的。

陳知縣在旁問道:“狀元郎此去是回鄉省親嗎?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不錯,朝廷給假,讓我回家兩個月,若非船漏,也不會恰巧路過杭州,赴此文會。”

一旁陸樹聲忽問道:“狀元郎可是在京開罪了張江陵?”

林延潮不由訝異,消息傳得實在好快,都從京師傳至江南了。于是林延潮勉強地問道:“陸翁這話從哪里說起?”

陸樹聲笑了笑道:“并非是我聽聞什么消息,若是真恩賜省親,以你堂堂狀元之尊,沿途官員早就聞得消息,在驛站迎來送往,你哪會有閑暇功夫,還來此文會。”

林延潮心道果真姜還是老的辣,能夠見微知著啊!

林延潮知瞞不過對方,只是干笑了兩聲。

陸樹聲笑著道:“狀元公不必有什么憂心。”

陳知縣笑著道:“既是如此,陸翁不妨指點一下狀元公嘛。”(。)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50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