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八十五 西湖游記

四百八十五 西湖游記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八十五 西湖游記

參加文會?

想到文會,林延潮自求學以來,可謂見識了不少,要么不是不少文藝青年騙吃騙喝的場所,要么就是一些文學青年無病呻吟,悲春傷秋。

所謂文會,大多是無聊的人組織的,相互吹捧,彼此捧臭腳的,用此來揚名的。

對于文會,林延潮是絲毫沒有興趣,于是推說不去。

袁宏道見林延潮如此笑著道:“宗海有所不知,此文會并非一般吟詩作對,而是比較文章。昔日王右軍赴蘭亭修禊,一文而就,名流千古。”

林延潮道:“原來如此,蘭亭序乃序跋,這文會是比試小品文嗎?”

袁宏道笑著道:“也可以這么說,文試文章篇幅限一尺牘之內。”

漢朝詔書,書于一尺一寸之書版上,以尺一牘,所以也將書信,信札,短篇幅的文章,稱為尺牘。篇幅很短的文章,可以稱尺牘,至于林延潮所說的小品文,小品來自佛學,指的是佛經的節本。

小品是對于大品而言,大品是佛經之全本。故而小品文就特指篇幅較短的文章。如書信、游記、日記、序跋等文章都可謂是小品文的一種。

文會若是論及詩詞,林延潮不過是中人之姿,但論及文章嘛。

林延潮聽了也不想別人面前賣弄所長,何況眼前的袁宏道就是一位小品文大家。

林延潮當下道:“這小品文,既不宜說理,也不易傳道,不過是小技,小道而已,明道宗經才是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事啊!”

林延潮這話說得可謂是冠冕堂皇,確實在正統文人里,讀書人的學問是在八股文章上。

小品文什么的,太重于文賦了,反而是華而不實。

袁宏道不由一曬道:“宗海兄,此言差矣,陸放翁的致仲躬侍郎尺牘,以及五柳先生的與子儼等疏,這等文章都是瑯瑯上口,一字一句讀來都是唇齒留芳的。這等文章都是小品文,如何說是小技,小道。”

林延潮也是點點頭道:“中郎兄說得也有道理,苔花如米小,也學牡丹開。”

袁宏道拍腿道:“此話說得極有道理,宗海你隨我一并前去就是。”

林延潮推道:“在下才疏學淺,不攻于尺牘文章,這等文會還是不去丟人現眼了。”

袁宏道只道林延潮心虛,誒地一聲道:“宗海兄,不要妄自菲薄嘛,出入的都是蘇杭有名的舉子,就算去了看一看,也算大開眼界。”

林延潮無奈地,心想去見識一下也好,如此路上游玩兩三日,不耽誤了自己的省親的歸期。

林延潮于是道:“既是同船而渡,自也是同船而游,在下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袁宏道聞言當下大喜道:“到了杭州,再與你介紹幾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。”

面對袁宏道如此盛情邀約,林延潮也推脫不過。

于是林延潮與袁宏道說說聊聊,烏蓬船也是走走停停。袁宏道興致一到,就將船停在水邊,與林延潮把酒言歡。

林延潮自是希望船走得越快越好,但寄人籬下,又不好催促,只能努力將袁宏道灌醉,再催促開船就是。

如此經兩夜一日,船終于抵至杭州武林門。

武林門外乃運河重要碼頭,交通孔道,錢糧,魚貨,可謂是人煙輻輳,商賈云集。

眾人看到武林門外盛景,再想想一會要入杭州城,眾人都是心動。

“宗海兄與家眷,可是初至杭州?”袁宏道察言觀色在一旁問道。

林延潮上京趕考時,曾匆匆路過杭州當下道:“當然曾在此稍歇,未曾入城中游玩。”

袁宏道對林延潮道:“這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,既到杭州,怎可錯過,小弟少不得陪宗海兄一趟。”

“實在是太勞煩中郎兄了。”

袁宏道道:“你我何必客氣。”

于是林延潮命展進在杭州城外雇船,而自己與家眷一并從杭州武林門入城。

林延潮兩世也是頭一次初次來杭州,心情不免激動。

林延潮問袁宏道,我等先去何處?

袁宏道只是笑而不語,眾人在武林門雇了幾輛馬車,一路向西而行。

這馬車是敞簾的,坐在馬車上之人,轉頭之間就可見到滿城春(協和)色。

三月的杭州,正是最美的時節。

沿路杏桃相次爭妍,桃花盛開,宛如百里胭脂云。

林延潮看這滿樹桃花入了神,陡然抬起頭望見一座七級石塔突兀立于層崖之上。他心知這必是吳越王錢弘俶所建的保俶塔。

保俶塔北鎮西湖,林延潮笑著與一旁同坐的袁宏道問道:“中郎兄可是與我同去西湖一游?”

袁宏道還是不肯說,笑著道:“宗海兄不必問,你隨我去就是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,在馬車顛簸中,微微閉起眼,右手枕在車窗上,,耳邊似依稀聽到梵音鐘鼓之聲。

這初春午前,陽光明媚,馬車行走在城間,卻不聞市井喧雜,暖風輕撫,花瓣飄落,一時薰然如醉。

此刻悠閑自如,幾欲大夢五百年。

陡然馬車一停,袁宏道與林延潮道:“宗海兄到了。”

林延潮睜開眼睛,但見眼前是一處黃墻碧瓦的禪林古剎。

林延潮抬起頭,但見門額寫著‘大昭慶寺’四字。林延潮知這大昭慶寺乃是名寺,與京師戒臺寺南北齊名。

袁宏道道:“我與住持有舊,故而邀宗海兄一并來聽經說禪。”

林延潮大喜道:“這是再好不過了。”

二人一并下了馬車,可入寺后,知客僧卻告訴二人住持今日不在。

少許失望,但此不妨礙林延潮游興。

袁宏道與林延潮一并入寺,但見兩廡櫛比,懸幢列鼎,真有禪林氣象,至于林淺淺則與丫鬟同去拜佛,兩邊于是不在一處。

游寺乏了,二人至禪房歇息。

僧人當即林延潮與袁宏道上茶。

喝著清茶,就著茶點,再用巾帕洗了把臉,疲乏之意頓消,林延潮不由渾身舒坦。

用畢之后,袁宏道與林延潮道:“既是住持不在,吾與宗海同游西湖。”

林延潮答允了。

二人即雇了一小舟,入西湖而游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0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