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八十一章 喜還是不喜

四百八十一章 喜還是不喜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八十一章 喜還是不喜

說實在潘季馴確實有誆林延潮將這等測水方法說出來的意思。

這關系到黃河兩岸百姓的性命,若是能提前預警,不知可以活多少人。但若是說潘季馴憑此辦法,想要加官晉爵,那也就錯了。

潘季馴非翰林出身,入不了內閣,外官任尚書,二品大員已人臣的頂點了。

但是見林延潮卻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,而且還看穿了自己這點小心思,潘季馴不由有幾分尷尬。

潘季馴道:“林中允,若真有此辦法,本官決計不虧了你就是,絕對在天子替你保奏。“

潘季馴想試一試,林延潮的意思,看看他冒著頂撞張居正的風險,到底是為了什么?到底是希求幸進,還是真是一心為公。

這話也是潘季馴考驗林延潮用心。

但見林延潮道:“罷了,眼下元輔對我印象不好,若說是我建議,必不會許,我倒不如將此法告訴給制臺,造福蒼生,以一毛而利天下,有何不可。不過制臺將來憑此加官晉爵,不要忘記關照下官啊。“

見林延潮這么說,潘季馴差一點吐血了,這倒是什么路數,此子真不可以常理揣度。

潘季馴沒好氣地道:“我已位極人臣,何談加官晉爵,閑話少說,你的辦法能測得幾分?“

林延潮一字一句地道:“十中有九!“

什么?

潘季馴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來,林延潮以黃河水清水濁,測大旱不過十中有七。

他覺得林延潮的辦法,能更進一步,就很好了,但是沒料到他的辦法,居然有九成,這不是忽悠人嗎?若是真能測個十中有九,那么朝廷就有十足把握,提前預警災情,那么這絕對是一件造福百姓的事。

潘季馴有些不信,于是問道:“林中允,姑且說來。“

林延潮聞弦而知意,見潘季馴又懷疑自己,當下笑了笑道:“潘制臺還記得,我說過水重年景好,雨多糧豐盛,水輕火龍飛,千里皆赤草嗎?“

潘季馴目光一亮,與林延潮道:“你是說稱水之輕重來測年成?“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正是,我們可逐年逐月,在黃河上取一袋黃河水稱之,拿前一年水輕水重與今年較之,拿前一月的水輕水重,與此月較之,由此可知黃河各省雨水豐寡,這就是稱水定天象。“

聽了林延潮的話,潘季馴左右踱步,似考慮到林延潮這話的可行性。

林延潮十分篤定,這方法可不是他杜撰了,而是歷史驗證過了。

從清朝順治年開始,朝廷在黃河沿岸設汛兵,采用從黃河取水稱水辦法,若是去年不旱不澇,今年的黃河水比去年驟然輕了許多,那么今年發生旱情的幾率很大。

若是比去年重了,那么今年就要多注意沿河防汛。清朝用此辦法預測年景,成算極高,據記載準確度幾乎達到十之有九這么多。

林延潮也是搬運別人智慧而已。

潘季馴仔細想過此事確實可行,不由激動地撫掌道:“此真妙法,又極為簡單,狀元郎,潘某真服了。本官立即奏表朝廷,立即推行此法。“

“那多謝制臺了,如此林某也可放心離京了。”

見林延潮這么淡然,潘季馴不由感慨地道:“林中允,你不知你這一策,可救活多少百姓,我替黃河沿河千萬百姓在此謝過你了,受我一拜。“

說完潘季馴向林延潮長長一揖。

林延潮見潘季馴一名二品大員屈尊向自己行禮,連忙扶起道:“制臺修河筑壩才是活得幾十萬百姓的功德,我林延潮不過舉手之勞,又怎么敢居功呢。“

潘季馴抬起頭不由道:“宗海,真社稷之臣,你放心,這一次無論你與張江陵這打賭誰輸誰贏,潘某這都給你留一席之地,沿河的知府或辦不到,但知縣總能給你保舉一個,你安心吧!“

林延潮心道,好啊,你這潘季馴明明是要老子給你打工,卻說得如同收留我一般,又給我耍心眼,真是太不可愛了。不過怎么說,也算有個辦事的地方,堂堂翰林屈就知縣,屈就就屈就了吧。自己又不是受不了委屈的人。

林延潮道:“也好,就算知縣也成啊,只要能事功,官位高低我不在乎,總比待在家里賦閑好,總之不讓林某負了此有為之身就行。“

聽了林延潮這句話,潘季馴再度刷新了三觀。官場上不少官員官場失意,就是一副老子不干的樣子,寧可辭官歸隱,歸隱田園,寧可悠游林下,也不愿屈身事之。

但林延潮卻一副有事干就行的態度,雖少了魏晉那等淡泊風度,但卻見胸懷,也更對潘季馴的脾氣。

此子正是我輩。

若說之前他夸林延潮,半真半假,這一刻真是有幾分佩服了。但真正佩服的話,一般是不會說出口的。

于是潘季馴將林延潮送上船后,啥也不說,吩咐了手下一句:“送我去相府。“

潘季馴吩咐后,就坐著大驕前往張居正的府上。以潘季馴的身份,見張居正當然是輕輕松松。

而聽說潘季馴抵府時,張居正正在喝藥湯,聽說潘季馴要見自己。張居正立即喝完藥湯,然后命丫鬟給自己更衣,再在袍服上熏香,掩住身上藥氣,最后取了香茶喝過,遮住口中的藥味。

張居正更衣時,下人給他送了一個條子。

張居正看后眉頭一皺,將條子丟回,來至客廳見潘季馴坐在椅上,淡淡地道:“時良,聽說你今日出城了,去了哪里啊?“

潘季馴知自己去送林延潮的事,決計瞞不過張居正,當下淡淡地嘲諷道:“相爺真是好耳目,我去了通州,送了被相爺發配出京的林中允,這才回來。“

“哦?“張居正臉一沉,哼了一聲。

潘季馴直言不諱道:“宰相肚里能撐船,你堂堂宰輔,與一小輩計較好意思嗎?“

滿朝文武,大概也只有潘季馴和陸光祖二人,敢和張居正這么講話。

潘季馴這么說是他就是這性子,一貫都是有什么說什么的脾氣,否則也不會當初因治河意見與張居正相左被罷官了。不過張居正要用著他治河,所以忍著潘季馴,日子久了也是習慣了。

至于陸光祖則是與張居正是同年,交情非比尋常。不過陸光祖這樣的話多說了幾句,也被張居正趕回家去了。

“此人可不是一般的小輩,你送他作什么?是故意掃我的面子嗎?“張居正道。

潘季馴道:“當然不是,只是我一事不明,問林延潮如何能以黃河水清水濁,來測得天象,甚至敢以官位作保。“

“哦?林中允敢以官位相保,不是發夢得了神授的嗎?“

潘季馴莞爾,張居正嘴巴也是滿損的。

潘季馴道:“非也,相爺讓我查此事,我查了黃河歷年水情,發覺黃河水清確實常有大旱。“

張居正臉色微變,這林延潮要打自己的臉呢,你還過來幫著扇自己耳光。見張居正不快,官場上大部分官員察言觀色下,都不會繼續往下講了。

但潘季馴管你張居正愛不愛聽,猶自不停將自己從中的分析講了,還把林延潮以水輕水重判斷年成的方法如實講了。

張居正雖是不痛快,但也不會將個人愛憎,夾雜入自己的判斷。

處在他這位子,早就練就一身本事,不必親自經手事情,關聽下面的稟告,常常就能將事情如何判斷個大概。

下面官員說話有沒有夸張,事情有幾成真假,張居正都能知道個大概,所以官員在他下面辦事久了,也知道切不可在老中醫面前玩偏方,什么事如實上報,若被張居正抓到錯處,后果不堪設想。

張居正聽完潘季馴這一番話,又將自己的疑問拿出,問了潘季馴幾個問題,最后張居正確認林延潮這稱水定天象辦法,真有可行之處。果此法真的可行,黃河上中游的大旱,朝廷就能預先做出準備。

不過現在張居正卻陷入久久的沉默。

潘季馴看張居正如此,故意道:“怎么辦呢?我看這林延潮的法子,真是夢中神授而來的。相爺你用不用呢?“

“此乃良法,當然要用。”張居正毫不猶豫地道。

潘季馴大喜,不過張居正隨即道:“不過此乃是時良你的辦法,你放心,我會替你向天子請功,將此法立即頒行,如此蒼生有幸,社稷有福。“

潘季馴連忙擺手道:“我怎能竊一小輩的功勞,不可,不可。我看無論今年是否有旱情,相爺你都不可治林宗海的罪,反而要升他的官才是。“

張居正點點頭道:“說的有道理。“

潘季馴今日來就是這目的,當下笑著道:“相爺英明。“

張居正道:“時良,你謝得太早,今年若是有旱情,我不但不保奏林宗海,還要讓天子將他免官,若是沒有旱情,我反可向天子舉薦林延潮,讓其加官。“

潘季馴一愕問道:“你,你是不是當官當得糊涂拉?“

張居正冷笑兩聲道:“時良,汝可知田豐為何被殺?“

田豐是三國時袁紹的謀士,田豐建議袁紹不要出兵官渡,袁紹不聽反而將田豐下獄。后袁紹兵敗官渡,有人向田豐賀喜,說主公這一次敗了,你要官復原職了。

田豐卻道,我完蛋鳥,袁紹這人外寬內忌,若是這一次他贏了,不但赦免我,還將我置于左右,不時拿出來曬一曬,來顯得他寬容,又能折辱我。若是敗了,惱羞成怒,我就掛定了。

潘季馴聽了頓時面色漲紅,起身道:“你,你,學誰不好,非要學袁本初。你欺弄一個小輩,好意思嗎?“

張居正笑了一聲,嘴角微微翹起,一副我就是這樣,你奈我何的表情。

潘季馴知改變不了張居正的主意,只能出了相府,自己不僅沒有幫到林延潮,結果反是害了他。

潘季馴上了馬車前,看著相府一眼,罵了一句\'奸相\',方才恨恨地離開。

而此刻在通州運河上,林延潮已是乘上南歸的船,啟程返回家中的途上。

船艙里大部分人都已是睡下,但林延潮負手立在船頭,沒有半點睡意,看著船外灰蒙蒙一片,唯有船頭松明照亮了前方的河道。

沉寂在黑暗之中,林延潮此刻思緒萬千,想起自己仕途的將來,不由心思浮動。

若是黃河上游有旱情,自己可能因此加官進爵,若是沒有旱情,自己就會罷官。

按照道理,自己應是期待黃河上有旱情才是。

但若真有旱情,那么沿河的百姓就真的遭殃了,就算提前預警,但也真救不了這么多百姓。

不過若沒有旱情,自己就要丟官了,想想卻是委屈了自己。

林延潮以前看書時,里面寫無良的醫生,總是希望當地爆發瘟疫,如此自己好賺錢。卑鄙的棺材鋪老板,則是希望醫生治不好人,如此自己棺材板就可多賣一些。

若是真平心而論,林延潮希望不希望,黃河上游有旱情呢?

就在林延潮這么想之際,陡然發覺臉上一涼,似什么打濕了自己的臉。

隨即嘩嘩聲從耳邊響起,林延潮連忙避入船艙,接著就聽到船艙上吧嗒吧嗒地直響。

這是下雨了!

這并非普通的小雨,而是大雨,并且雨勢極大,簡直鋪天蓋地。林延潮見了這大雨,心底是又喜又悲,此刻他的心中可是百感交集。

而身后船艙后搖船的艄公,卻癡了一般,仍由這雨打在身上。

林延潮詫異正要提醒這艄公避入船艙。

卻見艄公突然跪下向蒼天連續叩了幾個頭,然后大聲道:“沒錯,是大雨,大雨!老天爺終于下雨了。感謝老天庇佑!”

林延潮看著艄公如此激動不由問道:“船家,這雨下的你為何高興啊?”

艄公喜道:“老爺,你身在京師難道不知道,今年有旱情嗎?”

“是啊,若有旱情,也是在地里拋食的農夫擔憂,你水上人家擔心什么?”

“話不能這么說,若是雨大那么河水就豐沛,若是雨少咱們這一段通州以下的水路就都斷了,咱們也沒有活計,老爺,你說這雨來得好不好?”

林延潮笑了笑,想了下道:“那算是好吧!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099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