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七十一章

四百七十一章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七十一章

后堂上申時行隨意坐在塌上。

林延潮見左右無人,在下首圈椅上,醞釀了一番說辭后開口道:“學生今日至府內堂拜見師母,未料到正好遇到了世兄。學生與世兄相談半日,深覺得世兄雅資疏朗,才雄氣逸,科名指日可待啊!“

申時行聽林延潮如此評價自己的兒子,不由一笑。為人父母的聽到別人這樣夸獎自己兒子總是高興的。

申時行捏須笑著道:“延潮,犬子自幼頑劣,老夫沒有功夫管教,你既與犬子相熟再好不過了,要替老夫多操操心心,引他讀書上正途。”

林延潮道:“恩師放心,學生一定代勞,其實在學生看來世兄的文章已備,就算下一科赴春闈,謀一個進士出身也是十拿九穩。”

申時行擺了擺手道:“科場無十全之事。再說犬子文章還需磨礪,明年能秋闈中第,吾已是足以告慰。”

林延潮道:“恩師,鄉試之難甚至不亞于會試。世兄何不入監,再以監生的科名直赴春闈呢?”

申時行訝然,看向林延潮問道:“延潮,此話怎講?”

林延潮道:“恩師,捐監乃雜途,世兄必不屑為之,但若是能以貢舉入監,與舉人一般都乃正途出身,如此直赴春闈,可不用先考取舉人。”

申時行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,貢舉入監,要么需大宗師保舉,要么需國子監祭酒點頭方可。”

生員入國子監幾種途徑,一等是府學,縣學一輪一輪的挨,不過有資歷年限設置,申用嘉這剛考取生員,若是插隊進國子監了,是要被蘇州士子罵的。但凡要點臉的都不會這么干。

如果是督學保薦貢生,或者是國子監祭酒私下給方便,那又是兩說了。

林延潮道:“恩師,何不試一試許祭酒這一門路呢?”

申時行手撫在雕螭案上言道:“我與許歙縣,里籍都屬南直隸,算得同鄉,初入翰苑時互有來往,許歙縣性木強,好辯,喜與言者為難,我怕他得罪人,常在同僚門前替他說話。后來許歙縣為南京國子監祭酒后,我們二人卻少了來往。眼下他驟然得志,也不知他還記不記得以前的交情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恩師,我的業師乃是國子監監生,捐粟得官也是私請許祭酒幫忙。我與許祭酒閑聊時,他倒是常我面前念叨恩師的好處啊!”

申時行聽了頓時欣然道:“是么,虧他還記得,我記得他常愛喝松蘿茶呢。沒料到他卻會在你面前念我的好處來。”

林延潮道:“恩師,你身為大學士,我看許祭酒才更怕恩師不記得以前的交情才是。既是如此,恩師不妨在家寬坐,弟子替你跑一趟,看看能不能幫上世兄。”

申時行哈哈笑著道:“也好,若是能促成此事,延潮那可要多謝你了。”

林延潮聞言不由一笑,此事看似申時行請許國幫他兒子入國子監。但實際上可看作,自己在給許國和申時行二人間牽線搭橋。

許國要入內閣,必須要內閣里的大學士援引才是。申時行若是能得到許國的支持,在朝堂上說話聲音也更有底氣。所以若是林延潮能幫許國和申時行二人達成一個默契,這兩個人不知要如何謝自己才是。

但對于林延潮而言,自己求申時行幫忙,也要自己先幫了人家,才可以開這個口。

林延潮笑著道:“若非恩師栽培學生焉有今日,學生替恩師跑跑腿也是應該的。”

申時行笑著道:“你替老夫出這么大的力,我可不能白領你的情,申五說你今日有事找我,你必是為此而來,說吧,看看我能不能幫上忙。”

林延潮連忙道:“恩師,弟子確實一片為恩師籌謀之心。若是恩師躋身首揆,弟子之歡喜未必亞于恩師,這替世兄跑腿之事與相求之事毫不相干,故而一事歸一事。”

申時行聽了哈哈大笑道:“好個一事歸一事。”

說完申時行喝了口茶道:“我猜你是為了日講官來求我的吧!”

林延潮聽了低下頭,自己這點小心思,果真瞞不過申時行這等明眼人。

申時行見林延潮不好開口神情,笑著道:“這有什么難以啟齒的,你是我的門生,有什么話不可以直說的。你不說我也知道。日講官乃天子近臣,元輔,張蒲州,許歙縣哪個不曾任過日講官。其實你不用來找老夫,老夫也替你惦記著,只是沒有眉目不與你提及就是。上一次陳公望告病時,我曾探過元輔的口風。”

原來申時行早就把此事放在心底了,果真自己沒抱錯大腿啊!林延潮對申時行十分感激,又不由問道:“元輔怎么說?是說我資歷不夠?”

申時行一曬道:“資歷不夠這等話都只是托詞。我倒是問你,你可是什么地方得罪過元輔啊?”

得罪過張居正?

在官場上別人聽了,恐怕就立即與此人劃清界線了吧。

林延潮眼睛一轉道:“學生也不知啊,只是元輔以往看重學生,似有招納之意,但學生卻婉拒之。”

什么叫,大象無形的馬屁?這句就是。而且林延潮真也沒完全說假話。

申時行此刻心底估計是泡在蜜罐之中。但是申時行面上卻是一副‘恨鐵不成鋼’的樣子道:“難怪如此,你啊你,叫我說你什么好。”

林延潮‘無比誠懇的認錯’道:“是恩師,學生太毛躁了。”

申時行嘆道:“若是元輔對你心懷芥蒂,那日講官之事,你就難了……不過也并非全無轉機?”

林延潮道:“恩師,莫非還有他途?”

申時行點點頭道:“你要叩謝天恩了,因為天子對你還是賞識的,我再看看能不能替你轉圜一二,或許事有可為。”

林延潮聽了頓時放下心來,有了申時行這句話,自己就安心了。

不是說申時行一定能說動張居正,而是若是申時行都不能說動張居正,那整個朝野上也真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說動他了。

林延潮可以就此死心,老老實實等張居正掛掉那一天之后,再謀求日講官的職務。()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99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