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六十三章 解衣衣我

四百六十三章 解衣衣我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六十三章 解衣衣我

風一陣雪一陣交替不停。

林府的府門之外,雪積了一尺多深。

那書生就這么站在墻角根處,借著頭頂上的墻檐躲雪,饒是如此,對方仍是肩上覆了一層雪。

于伯道:“是啊,老爺,此人一早就來了,請他至門廳等候,卻怎么也不肯。“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此乃守禮君子,他可有攜名帖而來?“

于伯當下將對方的帖子遞給林延潮。

林延潮拿起名帖一看,但見帖子寫著\'不才后學高陽孫承宗拜上\'幾個字。

孫承宗?

高陽?

林延潮因想著日講官的事,腦子里對這冒雪而來的書生不是太在意。每日仰他名聲來拜訪的讀書人,少則一二人,多則二三個,林延潮也是習慣了。

這樣的感覺,就如同大明星看到門口的狗仔隊般。

換了平常林延潮都會讓門下打發走,但林延潮看見孫承宗幾個字,突然一愣。

林延潮本來想抬頭再那書生打量一眼,但隨即壓下這念頭。

于是林延潮對于伯道:“將此人請至花廳,好生招待,不可缺了禮數。“

說完林延潮自顧從大門入內,而展明則是將馬車趕入。而于伯走到那書生面前道:“這位相公,咱們家老爺有請!“

林延潮走回屋里,林淺淺迎了上來,一邊給林延潮換衣裳,一邊道:“今日聽陳管事說,你支了五百兩銀子給國子監祭酒備禮。這許祭酒是何等來路,居要花這么多錢?“

林延潮道:“此事你莫要過問,切記不要說出去。“

林倩倩埋怨道:“你又不與我說。“

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以后再與你解釋吧,對了,今晚備幾樣好酒好菜。“

林淺淺聽了問道:“今晚家里莫非有貴客?“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算是吧!“

說完林延潮換上一身便服,來至花廳之中。

此刻孫承宗已是坐在花廳里,見林延潮入內起身行禮。林延潮點了點頭,抬手虛按示意他坐下,然后坐在主位上。

隨即茶夫上廳上茶,又一下人端來炭盆。

幾人皆離開后,林延潮看著對方,但見對方雖相貌平平,實與大名鼎鼎的人物聯系在一起,但他心知此人十有就是歷史上的孫承宗了。

具體事跡,林延潮并不全知道。唯一知道就是三點,一崇禎對他評價很高,贊揚他是漢時孔明,唐時裴度。

二是孫承宗教書技能點滿,在沒中舉人前游歷四方給人教書。孫承宗教都不是一般學生,都是御史,巡撫這樣的高官請他為館師,給子弟教書,而且孫承宗教得都不錯,一干就是十六年,放到今天就是了補習天王了。

當了官后,更是教出了兩位帝王,故而號稱兩代帝師。

三是對方致仕之后,明朝已是離國破不遠,孫承宗在老家高陽居住,結果清兵入關高陽被團團包圍。

孫承宗率家人守城,結果城池被清兵攻破,八十歲的孫承宗被多爾袞下令,讓清兵把他綁在馬尾后拖死。他五個兒子,六個孫兒,兩個侄兒,八位侄孫盡在守城時戰死,全家百余人遇難,可以稱得上滿門忠烈。

林延潮讀史時,看到這里時曾為孫承宗潸然淚下過。

二人沉默一陣,孫承宗道:“在下乃高陽縣學廩膳生,聞狀元公招攬幕客,故來一試。“

林延潮問道:“原來是孫朋友,實話言之,在孫朋友前,我也試了十余名來應選幕客之人,但這些人最后卻都沒能留下。“

孫承宗聽了道:“狀元公乃是當今才子,等閑之輩自是不入狀元公之眼了。在下于佐治政要,錢谷刑名都是通曉,對于兵法陣仗也是略知一二,希望能得狀元公賞識。“

林延潮搖了搖頭道,“其實我對孫朋友所長本不甚看重,那些人離開實是因我此間局面狹窄,若是艨艟巨艦,非此地潺潺淺賴所能容。“

孫承宗一愕心想,這東家聘請幕客,只有說此處哪里哪里好的,吸引別人留下,怎么會這樣先自爆其短的。按你這么說,你招來的都是庸才嗎?

孫承宗頓時不知如何說才好,只能道:“不知狀元公需孫某作什么?“

林延潮道:“也沒什么大事,我有一堂兄也在京中,準備赴童子試,故而孫朋友要教習吾堂兄的館課。“

幕客有時候也是充當起館師的責任來,幫東家給家中子弟教書,都是習以為常的事。

孫承宗是院試第一名,教導童生以下,這當然是沒問題的,于是一口應下。

“此外替我代擬書信,有些應酬文字,以及賀帖也需替我寫來,孫朋友尋常字寫得如何?“

孫承宗道:“請狀元公一試。“

當下林延潮就讓人上文房四寶,孫承宗寫了幾個字后,林延潮十分滿意。

“最后就是我平日公務繁忙,若是有官員上門拜訪,你可替我應酬一二,若是有上不了臺面的客人,也需替我打發,且不可失了禮數,還有若是貴客上門,需充陪客。“

聽到這里孫承宗就愣住了,林延潮這簡直是拿他當三陪的節奏啊!

當然替東家應酬,接待賓客也是幕客應作的事。因為幕客不少都是有功名的,由他們來接待,自是比家中仆役來接待客人規格高。

但是林延潮一年只給十二兩銀子,這事情也干得太多了吧。

孫承宗對林延潮有些腹誹了。這位未來的帝師,大概是抱怨,果真這等錢少事多的幕客,難怪堂堂狀元公連找了十幾個人,居然也沒人愿意留下干活,這實在是太摳門,簡直摳門扣得出奇了。

不過孫承宗眼下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,罷了,窮途末路還講究什么。

孫承宗也是十分干脆,不講價地道:“既是如此,孫某可以一試。“

見了孫承宗答允的一幕,林延潮差點捧腹大笑了,兩代帝師,就這樣被自己虎軀一震,霸氣外露收入帳下了?

這才十二兩啊!

“慢著!“

孫承宗見林延潮開口,心想自己十二兩答允了,林延潮居然還要再講條件,這簡直要蹬鼻子上臉了。

換了有性格的人,早就拂袖而去了。

孫承宗忍著氣問道:“狀元公還有何示下?“

林延潮問道:“孫朋友,你準備在我這游幕幾年?“

這幕客為東家的禮聘,雙方沒有主從之分。幕客又稱為西賓,但與東家又不是主賓關系。

幕客有三原則,盡心,盡力,不合而去。

說白了幕客干了不爽,隨時可以辭幕而去,要不然怎么叫游幕呢?不過若是東家對幕客十分信任和器重,而且酬金又給得豐厚,一般幕客也沒有走人的道理就是。

不過幕客心底雖這么想,但面上卻沒有人這么說。孫承宗坦然道:“余鄉試落榜后,游歷京師,衣食沒有著落,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若是東翁不離,余也不棄就是。“

林延潮道:“孫朋友錯了,你我初次見面,何談不離不棄呢?何況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。“

孫承宗聽完動氣了,自己也是自視甚高的人啊,如何被人這么看不起過。堂堂廩膳生十二兩一年這么便宜的勞動力,你居然還想隨時解雇我,我直接倒貼好了。

孫承宗臉上青了又白,隱忍著沒有發作,卻聽林延潮道:“對了,孫朋友,你說去年鄉試不第,那么兩年后的順天鄉試,難道你就不考了?“

一般讀書人都不會甘心作幕僚一輩子,即便酬金給得再豐厚,但又不能做官。眼下已不是漢唐朝時征辟制舉官的世代。

科舉出身是每名讀書人做官的必由之路,孫承宗也是一時走投無路,才想到作幕僚館師過日子。鄉試對于他這樣院試第一名考出來的廩膳生,絕對是首選。

孫承宗想到這里,當下道:“不錯,余還要赴下一科的鄉試,我們就以兩年為限吧!“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正是如此,科舉乃正途,孫朋友該由此此念。若是孫兄你中了舉人,我還能拉著你不走嗎?此豈非誤你了前程,故而何來不離不棄之說呢?你從于我幕下,你我既為賓又為友,賓友之間貴乎是一個誠字啊。“

孫承宗聽了恍然明白林延潮對他是一片好意,設身處地地替他著想,頓時滿臉羞愧道:“狀元公,是孫某錯了。“

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無妨,那咱們就以兩年為限。“

孫承宗點點頭道:“是。“

“那么兩年后,孫兄桂榜得雋固然是好,若是萬一不第,又有何打算?“

孫承宗黯然道:“此非孫某能知。“

孫承宗說話時,衣角上滲出水來,原來他進屋已久,炭盆已是烤得屋內回暖,原先身上被雪打濕的地方,凍住又化了。

孫承宗沒有留意,不過林延潮卻看見了當下對外周道:“來人,替我拿一件新袍來!“

不久陳濟川給林延潮送了一件袍服來。

林延潮取了遞給孫承宗道:“此袍作得大了,我見孫朋友身材高大,應是適合,孫朋友先穿上,將舊衣脫下,否則受了涼。“

孫承宗拱手道:“多謝,狀元公解衣衣我。“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95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