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四百五十四章 糟糠之妻

四百五十四章 糟糠之妻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四百五十四章 糟糠之妻

林淺淺迎至了門廳,出來時走得急急的,臉上也是紅撲撲的。

她見了林延潮第一句話就問:“今日皇上設宴,都宴請你吃什么好吃的啦?”

在這個夫為妻綱的時代,其他官老爺的夫人,都是趕到門前來迎接夫君的。不過林淺淺來迎林延潮,卻是為了吃的。

“知道,知道,沒忘了你的交代。”

林延潮也早有準備,在奉天殿上,林延潮也用手帕打包些桌上佳肴回去,這是赴宴前林淺淺一再交代的。

林延潮參加了幾次宮廷宴會,才知這吃完打包,不僅是民間酒桌上的習慣,也是咱們大明官員赴宴的習俗啊。明朝皇帝一貫崇尚節儉,除了經箸上,甚至規定每次廷宴,吃剩下的必須打包,也就是余物懷歸,給與家人同享。

說到有名的打包案例,就不得不提兩位古人。

一位是潁考叔,潁考叔乃一個非常孝順的人。有一次鄭莊公宴請潁考叔,潁考叔把宴席上自己菜中的肉都一一挑出來。鄭莊公問他干嗎?潁考叔說我的母親撫養我時,我吃剩的東西她都吃過,卻唯獨沒有吃過我在國君宴席上吃的,請國君讓我將肉打包回家。

還有一位是大名鼎鼎的東方朔,有一次漢武帝賜宴于東方朔時▼↑長▼↑風▼↑文▼↑學,w●ww.cf→wx.n⊕et。宴上飯都吃完,東方朔懷剩下肉帶回家,走也就走了,但手邊沒有布也沒有食盒。于是東方朔將肉貼身放在衣里,結果衣裳弄得到處都是油脂,被滿朝大臣看到了笑話。

不過話說回來,林延潮懷歸,卻沒有這東方朔的尷尬。小皇帝不僅封林延潮的妻子林淺淺為安人,還細心地讓太監給他準備了食盒,讓他帶回去與妻同食。如此林延潮就不用拿布打包了,至于桌上的湯湯水水,也是不用客氣,一并擱進食盒里。

林淺淺見林延潮雙手空空,馬上有幾分要生氣的意思。

展明在旁看了,立即替林延潮去馬車上拿了食盒遞上。

林淺淺打開食盒,見林延潮依諾帶回御宴上的吃食,頓時臉上由陰轉晴天,立即眉開眼笑。展明正是高興,要與林淺淺說林延潮升官之事。不過林延潮使了個眼色,展明當下會意沒說。

林延潮道:“今日外面風大,你怎么不多穿幾件衣裳?”

林延潮話才說完,就見畫屏,翠珠兩個丫鬟從里屋出來道:“夫人,夫人,外周風大,趕緊再披一件大衣。”

林淺淺笑了笑道:“見你回來,我倒是忘了。”

林延潮沒好氣地道:“哪里是見我,是見吃食才來吧!”

林淺淺嘻嘻一笑,然后挽住林延潮的手道:“潮哥,御宴上吃飽了嗎?家里今日多煮了米飯,咱們一起吃些吧!”

林延潮雖覺得不餓,但還是點點頭道:“先把糕點,吃食分給下人,咱們再用。”

林淺淺順從地答允了,之后林府上的下人得了林延潮分得御宴上的吃食后,都是高興不已。

至于夫妻二人則是回房。

畫屏,翠珠端來銅鍋,將宮宴上的菜拿來熱了熱。林淺淺索性還舀了棒子骨的湯羹,拌在飯里。

林延潮見了皺眉道:“說了幾次了,這樣吃于胃不好!”

林淺淺又是撒嬌地又是懇求地道:“潮哥,就這一次,偶爾一次不過分的。”

林淺淺‘軟語相求’,林延潮也是沒辦法,就不好再說了。

見林延潮默許,林淺淺開心地吃起了湯泡飯。林延潮見林淺淺高興,也就不再板著臉裝了碗飯,陪著林淺淺吃。林淺淺見了林延潮與他一起吃飯很開心,夾了魚來,替林延潮一根一根地剔魚骨,然后把沒有骨頭的魚肉夾到林延潮碗里。

見林淺淺一副專注的樣子,她還不知自己已是被封為安人了。

于是林延潮故意道:“聽聞宮廷三大宴,聽聞元旦宴菜色更佳,倒是我一人入宮,留你一人在家,我心底有些過意不去啊!”

林淺淺認真想了下道:“那你需多帶些好吃的回來,我方原諒你。”

林延潮聽了不由暗笑,但面上道:“懷歸所攜的,畢竟不如共同赴宴,元旦宴上,天子在華蓋殿宴請百官,至于皇后會在坤寧宮宴請官員命婦,若你是命婦就可赴宴了。”

林淺淺聽了喜滋滋地道:“是嗎?皇后在坤寧宮宴請官員命婦,那不是可以見皇后,入皇宮了?潮哥你替我爭一個誥命回來嘛!”

林延潮聽了頓時醉了。

爭一個誥命?沒錯,這是很多讀書人的夢想。不少戲劇里,母親含辛茹苦將兒子撫養長大,讓兒子去參加科舉。

兒子為了報答母親,都是說孩兒一定為娘爭一個誥命回來。

人家讀書為母親爭誥命,此乃是孝道。

但是林淺淺呢?居然是為了吃,林延潮想想,都覺得真令人泄氣啊!

林淺淺見林延潮一臉壞心情的樣子,于是問道:“怎么了潮哥,若是太難為了,也就算了,就算這輩子沒機會去皇城赴御宴也沒什么。”

嘴上雖這么說,林淺淺臉上還是有幾分小難過的。

“不用這輩子,明年的元旦宴你就能去了。”

“潮哥,你說什么?”林淺淺臉上又驚又喜。

林延潮心底得意,面上卻淡淡地道:“今日天子升我的官,進一品,眼下我已是正六品的詹事府左中允了。而天子同時也封你為六品安人,以贊你的賢良,天子還與我說你我乃糟糠之妻,好好待之。”

林延潮剛說時,林淺淺滿臉喜色,漸漸說至后來小皇帝說二人乃糟糠之妻時,林淺淺則是垂下頭來,眼眶紅紅的。

林延潮見了握住林淺淺的手問道:“怎么了?高興得哭了?”

林淺淺搖了搖頭,但眼眶里的眼淚卻吧嗒吧嗒滾落下。

林延潮笑著說:“那你哭什么?”

林淺淺抬起頭看了林延潮一眼道:“其實你一直待我很好,當初我也沒吃過多少苦,過什么苦日子,你與外人說我們共過糟糠,說實話,我一口糟糠都沒吃過呢。”

聽了林淺淺的話,林延潮初時還蠻感動的,但聽了最后一句忍不住笑起,共糟糠又不是一起吃過糟糠。

林延潮以手托額道:“淺淺,你也太實心眼了。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01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