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四百一十五章 審問

第四百一十五章 審問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四百一十五章 審問

錦衣衛在明朝可謂是文官的克星,每個官員一聽要被請到北鎮撫司喝茶,

平rì那高高在上的樣子,頓時不見,當場能夠不嚇得屁滾尿流,就算你是條漢子。

林延潮初時驚愕后,鎮定下來道:“錦衣衛?給我看看你們的腰牌!“

兩名錦衣衛對視一眼,一人道:“叫去你,你就去,啰嗦什么?“

另一人上來要強行動手。

林延潮退后一步,喝道:“你們干什么,這乃是皇宮大內,吾身為六品翰林,入閣辦事,難道連腰牌都看不得,你們敢在大庭廣眾面前動我一下試試!“

林延潮一聲喝出,頓時驚得幾名路過的太監看了過來。幾人駐足而看,而林延潮正是一臉Jǐng惕,要把事情鬧大的樣子。

這二人臉上怒色一抹而過,沒有料到林延潮居然絲毫不懼。一人道:“林修撰,這樣對你沒有好處。“

另一人道:“罷了,不要動怒,給他看就是,鬧大了,就不好看了。“

說完勸架的人,掏出腰牌遞給林延潮。林延潮見對方取出一個銅牌來,心底有數。

錦衣衛中最低級的力士,校尉用木牌。小旗,總旗等用銅牌。而銀牌乃是錦衣衛的高級武官所用,乃副千戶以上所用。

林延潮看對方木牌,知道此人乃錦衣衛試百戶,名叫張云達。

“可以跟我們走了吧!“

林延潮看向另一人道:“還有你的腰牌。“

那人聞言不怒反笑道:“在錦衣衛前,我還是第一個見到如你這么大膽的文官。“

“那你今rì就算見到了。“林延潮笑了笑道。

“好啊!“對方眼中露出一抹厲色,當下將腰牌取出。林延潮見了竟是一銀牌,對方乃是錦衣衛副千戶,名叫何官。

“原來二位真是錦衣衛,是在下失禮了。“

二人臉上都是浮出一抹冷笑,一副你現在討饒已是完了的樣子。何官道:“既是如此,林修撰請了。“

“需我去內閣通報一聲,移交庶務嗎?“

“這倒是不必了,我們自有安排。“

“那好,我隨你們去。“

當下林延潮跟著兩位錦衣衛武官,一路來到京城西闕門外。

林延潮走到一排群房前。

林延潮知這西闕門外的群房乃是內廷抄錄軍職貼黃的地方。

平rì有一名兵部主事,一名僉事御史,一名翰林宮坊官坐衙。

看著錦衣衛帶著自己來這地方,林延潮就松了一口氣,如果真是去北鎮撫司,那么事情就真不好辦了。

這群房只有三六九時辦事,一般都是關著的,但今rì卻派上了用場。

林延潮抵達時,正巧碰見于中書,但見對方一臉沮喪的樣子,顯然被錦衣衛請來后,遭受的驚嚇可謂是一點都不輕。

林延潮與于中書對望一眼,林延潮頓時生出了一股難兄難弟的同情。估計于中書看見林延潮也有同命相憐之感。

這時但見一間群房的門一開,一名官員走了出來。

林延潮見了此人不由大吃一驚,此人乃是林延潮的老熟人啊!而對方走出門來時看到林延潮也是滿臉的吃驚。

沒錯,此人就是周裔先,原侯官知縣,還是林延潮縣試時的考官呢。不過后來林延潮記得對方晉給事中。

給事中是從七品,官位雖不如自己,但有師生這一層關系,林延潮見了對方還是要自稱一聲侍生的。

當初自己初見周裔先時,對方還是自己父母官,一副掌握百姓生殺大權,吊的不得了的樣子。但眼下也是一副階下囚的模樣,臉色十分蒼白,頭發散,但好歹是當過一任父母官的,比于中書那等沒見過世面的好多了。

在這場合下林延潮也沒有貿然與周裔先打招呼,對方也沒有這個意思。

于是林延潮就被張何兩位錦衣衛帶至方才周裔先出來的屋內。

屋內較空曠只擺著一張舊桌案,幾張舊椅子,地上有柜角印,顯來原來這是擺放柜子的,但被人挪開了。

林延潮坐在椅上,副千戶何官隔著公案在林延潮面前坐下,而另一人則站在了林延潮的身后。

何官就問道:“你可知我們找你是何事?“

林延潮道:“不知。“

何官冷笑一聲道:“真不知?前rì次輔大人召你去他房內審問,你都不記得了嗎?你這是有心隱瞞,眼下本官在此還不從頭到尾如實招來。“

林延潮道:“你說的我知道,只是走時次輔大人有交代,讓我不要將值房里的事告訴任何人,故而我不能與你分說,卻不是有心隱瞞。你若是不信,盡可以找次輔對質。“

何官一愣,沒料到張四維給林延潮交代了這句話,那么林延潮說不知情,也是可以的。

這一句話交鋒中,何官就敗下陣來。何官見過不少被抓入錦衣衛的官員,卻沒有一人似林延潮這么鎮定的。

這些官員平rì高高在上,受人奉承習慣了,突然遭遇錦衣衛的關押,如同是從云端掉落摔在地上,這等巨大的反差,令他們一時承受不了。

故而他們被錦衣衛審訊時,等于就被扒開以往身上那層皮,將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別人面前。

官員崩潰到大哭,各種失態,將自己當官以來做得大小壞事,毫無保留的一一吐露,這才是錦衣衛看來的常有之事。

反而倒是那些江洋大盜,他們經常犯事,被抓到之后,反而多番抵賴,令這些錦衣衛不好撬開他們的嘴巴。

而眼下林延潮表現的,就如同這些慣犯。

不過何官也是釋然,畢竟林延潮還年輕,這個時候的人很有銳氣,故而表露出不懼的樣子。只要將他這銳氣打下就好了。

何官當下換了種口氣道:“既是你不愿意說,如此本官就直問你了。方才之人,你可認識?“

林延潮反問道:“什么人?“

“就是前一刻,從這房里走出之人。“

“你說的是周事中,原來是我家鄉的父母官,縣試時點我的考官。“

何官盯著林延潮,林延潮與周裔先二人的關系,他當然是知道的,方才故意讓周裔先出門與林延潮相見,也是他的一步棋,看看二人是否有關聯。

“那為何你們方才見面,裝作不相識?“

林延潮如實答道:“那是因為我與周事中已是多年不見,何況在這場合相見,實在尷尬,不愿打招呼。“

“哦,是嗎?周事中是你考官,你中了狀元后,怎么沒有上門拜會?還有你們都直內廷,六科廊與文淵閣相距不過千步,你說你一次都沒見吞噬過周事中,此絕不可能,你在撒謊!“

林延潮聽到這里勃然動怒,但這怒色一抹而過。

他想審訊這事就是心理戰,自己就算是無辜的,但喜怒也不能被人把握到。

于是林延潮淡淡地道:“我入直文淵閣還不到十rì,六科廊一次都沒有去過,我怎么會見過周事中。再說我中狀元后,也有去周事中府上拜會,但對方當時不在,只是投了帖子,至于后來我忙于公事,再也沒有見過。“

林延潮的反應被何官看在眼底。林延潮,于中書,周事中,還有六科房里另一位左給事中和都給事中,都是這一次內閣泄密案的重要關系人。

但見林延潮的答話,以及方才周事中的審訊看來,他排除了二人暗中勾結的可能。但是林延潮明明是無辜的,遭自己'冤枉'卻能忍得住,不爆發出來,與方才對方處處硬頂自己形成鮮明的反差。

何官心知,看來碰上硬釘子了,林延潮城府很深,令他一點也把握不到,對方心中所想,這個審訊讓他頓感覺十分棘手。

何官道:“你口說無憑,是與不是,本官自會查得清清楚楚。“

林延潮倒是道了一個好字就沒下文了。

何官調整了一下坐姿,讓試百戶給林延潮端了一杯茶來。

就在林延潮接過茶正要喝下時,何官突而問道:“林修撰,你入閣后可曾將消息賣給外官?“

何官突來的問話,令林延潮手中舉茶的動作一停,但隨即他又恢復了喝茶的動作,沒有立即回應何官的問話。

林延潮借著喝茶在腦中盤算如何回答,如果實話實說,林延潮肯定是有賣給外廷的,這不,自己剛剛收了陳志文的一千兩。

內廷官將消息賣給外廷肯定是不行的,這是明面上的規矩。

但是實際上內閣內廷官大多沒遵守這規矩,而且誰沒有點人情往來,賺外快的事,所以禁也禁不住。于是閣老們默認,賣消息給外廷可以,但只要不透露行軍打戰之類重要公文的消息就可以了,這就是潛規矩。

林延潮賣消息給陳志文,屬于壞了明規矩,但不壞潛規矩。

可這一次清丈田畝泄密的案子,就是不僅壞了明面上的規矩,還壞了潛規矩,故而要重辦。

如果何官問的是,林延潮你有沒有泄露,清丈田畝這制敕的消息,林延潮當然回答沒有。

但何官沒有這么問,而是問林延潮有沒有向外廷泄露過消息,那這么問就是要糾林延潮小辮子了。

錦衣衛號稱無孔不入,林延潮不知對方掌握了多少內情。

林延潮將茶水喝了一口,然后放下極其干脆地答道:“沒有,我身為朝廷命官,怎么會作此知法犯法的事。“

開玩笑,坦白從寬,牢底坐穿,抗拒從嚴,回家過年這個道理,林延潮是知道的。

何官敲著桌子道:“好個林修撰,你倒是把事情推個一干二凈,你不說實話,難道真以為我錦衣衛是吃干飯的嗎?“

林延潮表示道:“此事我真的沒有。“

何官見林延潮矢口否認,當下站起身走到林延潮身旁,放低身段道:“林修撰,實話與你說,你的事我們錦衣衛都了解的一清二楚,招你來問話,不過是看你態度,你若是真問心無愧,從實說了又如何,到時本官還會向上面替你說情,切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!“

硬的不行,換軟的啊?

林延潮心道,自己在這事上問心無愧,不怕對方怎么查自己,所以不要像那些官員,一見錦衣衛就嚇得什么都不知道,竹筒倒豆子般全部招了就行。

于是林延潮道:“多謝好意,但我真的沒有做好,你要我從何說起。“

何官重重一拍桌子怒道:“好,如此休怪本官無情!陳志文你可知道?“

此刻林延潮也不得不佩服錦衣衛的辦事效率,你妹啊,連這事你都挖出來了,看來沒少在我身上下功夫啊!

林延潮答道:“知道。“

見林延潮承認,何官臉上頓時露出勝利者的笑容,當下他追問道:“陳志文可有給你一千兩的銀票?“

“沒有!“林延潮斷然否認。

對方見林延潮再度矢口否認,頓時抓狂了,自己都問到這個程度了,連陳志文給林延潮多少兩銀票都一口道出,顯然對此事了解到一個程度了,林延潮居然還敢不承認。

“真好膽,給你不給你點教訓是不行了。“何官頓時扳下臉來。

“慢著。“林延潮突然開口。

“怎么現在要承認?“何官問道。

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我不是要承認,不過若是何千戶有心知道,內廷官中有哪幾位私通消息給外廷,我倒是知道,怎么樣要不要我告訴你?你再上表給天子,將這幾人一并辦了。“

林延潮這話聽了何官頓時倒吸一口涼氣。

林延潮的意思很顯然,你何官要是敢因這事辦我,讓我丟官,那么好,我就把這事捅到天子那去,這幾個人是誰,我是心底有數的,我是怎么丟官的,我也要他們怎么丟官。

你何官要辦我一人不行,要辦大家一起辦。如果你只辦我一人,那么我就去告御狀,讓他們陪我一起丟官,到時這些人不會怪我林延潮,反而會怪在你何官頭上,因為是他先壞了規矩。

這幾人哪個不是有背景的,真要報復何官,何官下場一定比他們更慘。

這就是我完蛋,你也得跟著完蛋。

“何千戶,這幾個人的名字,你敢不敢聽啊?“林延潮道了一句。

何官頓時啞口無言。

林延潮看著對方,冷笑道:“何千戶,你到底敢還是不敢!你給我句話!敢不敢!“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3203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