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之爭

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之爭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之爭

翰林院檢討廳之內。

林延潮,張懋修,劉虞夔以及幾位翰林都擬詔呈送至內閣,連大明會典總纂官蕭良有也是寫了一份詔書,由陳思育過目后呈送內閣。

大家都知道輪值內閣的翰林人選八月就要定下,這幾人都是有意爭輪值內閣之機會的。所以都想通過這一次擬詔之事,讓自己的文章為內閣,天子賞識,為自己創造出機會。

這一次有六七名翰林都向內閣呈送了平夷詔的擬稿,而檢討廳里小二十名翰林中占了不多。

沒擬詔的翰林要么已是輪值過內閣,有的是自覺文筆不足,資歷不足,不作一爭。

這些翰林們換了一種心態,再旁議論起來。

“沒料到林宗海,這一次竟會出這個頭。正是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。”

“入翰林院來,林修撰一直甘居蕭編修之下,今日之舉倒是令我刮目相看。”

“我看是蕭編修智昏才是,他身兼總修纂之職了,這一次又來爭輪值內閣之事,就算他詔書寫得再好有什么用。陳學士豈會在這時候放人?倒是林修撰一進翰苑,將總修纂讓給蕭編修,此舉乃以退為進,待時而動啊!”

一名翰林拍手道:“我明白,平日不爭就是為了要爭之時,無人與爭啊!此人一入我翰苑,就不打算熬資歷,一來就奔著輪值內閣而去的。”

幾位翰林聞言一并點頭道:“此言在理,在理。這林宗海著實厲害啊!”

翰林院自是不乏聰明人,一下子就分析出其中內情。

這時一名翰林有幾分不服氣道:“你們此言太早,要一鳴驚人,要刮目相看,要高看一眼。也要他的文章,能得首輔賞識才是,否則有什么用?”

一人笑著道:“可是。就算林宗海這一次不用,但下一次總輪得到他。”

一人則是忽然道:“總之此林宗海城府甚深。大家小心交往就是。”

林延潮在寫文章,聽得一旁幾名翰林竊竊私語,雖沒有聽見他們說什么,但也可以猜出個大概。

在衙門里就算是與世無爭,從來不爭不求,遇事就要息事寧人的老好人,也是會有人挑毛病的。而這一次自己也是行得正,做得直。堂堂正正的與人競爭,自也不怕別人在背后說自己什么,最多不過有幾句酸詞罷了。

不遭人嫉是庸才嘛。

林延潮繼續趕稿子,他寫得是明日要繳大明會典的條例,至于一旁張懋修等人則是有幾分心煩氣躁。

張懋修不時往林延潮這瞧了幾眼,這一次林延潮舉動,倒是令他全盤失算。他也知自己的文章倉促而就,很難合意,至于林延潮則是謀定而后動,早打了腹稿。相形之下相去許多。

不過他認為這么多翰林,擬的詔書都不行,林延潮多半也是不成。

至于劉虞夔。蕭良有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,擺出一副鎮定的樣子。

就在這時外面腳步聲傳來。

“圣旨到!”

檢討廳里還在議論的眾翰林們一聽都是放下手中之事,一并走出房門外。

對于翰林院而言,天子傳旨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,故而也沒太意外。

眾人來到門外,見了原來是司禮監太監孫隆。

這時孫隆一手舉起圣旨一面道:“翰林院修撰林延潮接旨!”

眾翰林都是驚訝地看向了林延潮。

林延潮十分鎮定地上前叩拜道:“臣林延潮接旨。”

孫隆見林延潮笑了笑,當然將圣旨展開道:“翰林院乃朝廷儲才之所,庚辰科狀元林延潮,文章爾雅。訓詞深厚,朕賞其御筆一支。端硯一方,以茲嘉爾。望其務怠務驕,克己奉公。”

林延潮當下道:“臣領旨。”

林延潮捧旨而起,但見眾翰林們都是一并上來恭賀道:“宗海兄,恭喜你啊!”

“宗海兄,必是你草擬之平夷詔得天子所用了。”

來恭賀的眾翰林們當然也不是都那么真誠的,如張懋修,劉虞夔,蕭良有的他們。

蕭良有苦笑道:“又輸一著,我蕭某生于荊楚之地,屈原故里,自負才高八斗,但遇到林延潮后卻處處被他壓著一頭,真是既生瑜,何生亮。”

張懋修哼了一聲道:“輸了就是輸了吧,林延潮也是勝得堂堂正正,咱們去賀一賀他,否則被同僚,說我等太小氣就不好看了。”

蕭良有道:“張兄,也真是有氣度。”

張懋修搖了搖頭道:“我寧可不要這氣度。”

于是當著同同僚的面,二人一并向林延潮道賀。張懋修道:“宗海,大家作君子之爭,這一次是你贏了,我心服口服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張兄說得好,君子無所爭,必也射乎,稍后容我敬張兄一杯薄酒。”

張懋修與林延潮說話,都是引自論語中孔子一句話,君子無所爭,必也射乎!揖讓而升,下而飲,其爭也君子。

意思就是,君子沒有什么可與別人爭的事情。如果有所爭,那就是射箭。射箭時,兩人先相互作揖謙讓,然后上場射完,又相互作揖再退下來,一并飲酒喝酒。

張懋修說我們是君子之爭,林延潮說的,君子之爭,就是射箭,現在咱們射完,大家坐下來一起喝杯酒吧。

張懋修本是敷衍地來恭喜林延潮,此刻見他言語如此誠懇,沒有絲毫驕色,心底也有幾分佩服,向林延潮拱了拱手,然后離去。

“蕭兄也愿與我同飲乎?”

蕭良有沒回答林延潮問題,而是自顧說了一句:“射求正諸己,己正而后發,發而不中則不怨勝己者,反求諸己而已矣。”

說完后蕭良有也向林延潮作了一揖后離去。

見二人如此,林延潮也就隨了他們,他接了圣旨后,向孫隆道:“有勞孫公公走這一趟,進來入內稍坐。”

孫隆笑著道:“咱家哪里得空,還要回萬歲爺那當差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哪里話,讓我就送送孫公公。”

“有勞狀元公了。”

當下林延潮將孫隆送出翰林院外,還遞了一份銀子給他道:“仰仗孫公公了。”

孫隆笑納后道:“林修撰,圣眷在身,前途不可限量,以后咱家還要仰仗你才是。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099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