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八十六章 勾心斗角

第三百八十六章 勾心斗角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八十六章 勾心斗角

自傳出輪值內閣之事后,本是一團和氣的檢討廳里,也有幾分競爭的意思。●⌒,

林延潮在翰林院做事時,也結交了幾名同僚,私下聽了幾句風聲。

陳思育雖給林延潮打了招呼了,但大家都不知道,每個人都覺得自己都有機會輪值內閣。劉虞夔,林延潮,張懋修三人自是不說,甚至蕭良有,以及幾位檢討也是有心競爭。

至于館課上應制詩,應制文章就成了眾文人們舞刀弄劍的戰場。

這一個月進入酷暑,烈日當空,在公廚用飯后,林延潮在翰林院后堂納涼,順便散心。

翰林院后堂有二株高大柏樹,原學士為柯潛親手所植,號為“學士柏”,有柏樹遮蔽,故而后堂十分蔭涼,柯潛又于院中構筑清風亭,稱為“柯亭”。

這是翰林院里有名一景,林延潮若是手上事務不繁忙,每日午后都會來柯亭小坐一會。

“亭中可是宗海兄”

林延潮看去但見是編修劉元震,見對方有幾分鬼鬼祟祟。

“正是。”

劉元震左右看了一眼道:“宗海兄,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劉元震平素與自己交情還不行,林延潮點點頭,于是走到樹蔭下向劉元震問道:“劉兄有何見教”

劉元震笑著道:“宗海,真是好雅興開門見山,此番史官輪值內閣,你可是有意”

林延潮聽了道:“此事在光學士題請,閣部答允,在下有意無意都不濟事。”

劉元震笑著道:“宗海兄,你還信不過我嗎兄弟此來是與你提個醒的,劉直卿,蕭以占。張懋修三人已是連成一氣了。”

“怎么說”

劉元震低聲道:“蕭以占是劉直卿的門生,二人乃是師生,蕭良有與元翁有同鄉之誼。又與元輔之子互為好友,早在會試前就是相府上的堂上客。故而三人聯起手來,恐怕宗海兄難與他們三人相爭啊”

林延潮道:“我史局內同僚一貫和睦,不至于有此事吧。”

劉元震笑了笑,一副你太年輕的表情,然后道:“宗海真厚德之人,可是別人不是啊”

劉元震見林延潮沒有說話,左右看了一眼道:“今日宗海你不在檢討廳,你可知張懋修說了什么。他說宗海你應制詩寫得都是平平,有負三元之名。宗海你若是不信此話,大可私下去問今日在史局里其他同僚,是否有聽蕭以占這么說過過。余是不忍見宗海兄在翰苑里勢單力孤故,故而才好心來提醒一句啊”

林延潮聽了勢單力孤四字,劉元震心思都明了了,是了,這劉元震與劉虞夔一并都是隆慶五年的進士,雖說他早已輪值過內閣,但與劉虞夔一直私下不睦。故而他這一次是來拉攏自己,搞一個小團體,聯合對抗劉虞夔。

本以為翰林院里。這等人事紛爭會比較少,但事實這些清貴的翰林,也是在暗地里拉山頭的。自己初入衙門時感覺不深,現在自然而然就尋上門來了。

不過自己入翰林院資歷尚淺,就一頭鉆進小團體,搞勾心斗角的事,實非明智之事。

林延潮笑著拱著手:“劉兄,多謝你好意提醒,小弟感激于心啊小弟就先提防著幾分。暫先告辭一步。”

劉元震上前一步道:“這有什么,你我交好。不是世兄弟一般。正是要好一起好,要壞一起壞。咱們可在一條船上。”

林延潮見劉元震似根本沒有聽懂自己挽拒的意思,但現在一口回絕對方也太給對方留余地了,于是低聲道:“劉兄真看得起小弟,此事且容我好好思量一二。”

“也好,也好。”劉元震只能這般說道。

說完后林延潮回到檢討廳內,這時候劉虞夔,蕭良有,張懋修數人說說笑笑進來,林延潮見了拱手行禮,眾人也是相互一揖,氣氛看上去十分融洽。

林延潮回到案前,埋頭就開始寫大明會典的條例。

至于劉虞夔,蕭良有等人也是開始做事。因為輪值內閣的事,史館里眾翰林,都開始在有明一朝的詔諭上下功夫,對于林延潮而言這都是他前幾個月早看完的,他現在在讀得是宋大詔。

不過林延潮眼下要緊事,還是將大明會典編纂寫完才是,這是他本職工作。

片刻后張懋修與幾名交好翰林走了檢討廳里,他們中午不在公廚吃飯,而是下了館子。

張懋修與幾名翰林談笑歡暢,不時朝林延潮這看來一眼。

一個下午過去,檢討廳里蕭良有,張懋修等幾名史官拿著修好的條例,交給陳思育過目。

一刻鐘后,蕭良有,張懋修拿著條例出來,面色陰沉,顯然吃了頓罵。

此刻林延潮也將五條條例寫完了,于是手持了拿去交給陳思育過目。

陳思育本是一臉陰沉,看了對林延潮五個條例,臉色由陰轉晴贊賞道:“檢討廳里,眼下恐怕也唯有宗海你實心做事了,有質亦有量。”

林延潮道:“光學士,此話下官實不敢當。”

陳思育搖了搖頭道:“沒什么敢當不敢當的,蕭編修之前老夫對他寄予厚望,他也一直十分勤勉,但這幾日因輪值內閣之事,整日將心事都放在給天子,內閣呈送的應制詩,應制文章上,你看他寫的條例,錯漏之處比往常多了不少啊。”

可見陳思育現在對蕭良有有些失望,對方在自己面前批評蕭良有,林延潮沒有說一句話。

陳思育將林延潮的條例放在一旁,然后道:“宗海,只是要與你說一句,恐怕此次輪值內閣之事,會有變動。”

林延潮見陳思育這么說,心想看來這幾日傳的消息不假啊。

但見陳思育道:“閣部自有閣部的考量,我等只能聽命從事,不過宗海本學士在這里與你承諾一句,就算這一次你不上,下一次輪值內閣,本官也會繼續推舉你的。”

林延潮連忙道:“承蒙光學士厚愛,下官只知盡力辦事就是。”

陳思育見林延潮并沒因此露出絲毫怨懟之色,不由欣賞地點了點頭。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00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