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六十章 躺著也中槍

第三百六十章 躺著也中槍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六十章 躺著也中槍

林延潮領完官服牙牌后,回會館休息了一日,次日與兩人前往衙門去報道了。

翰林院與吏部同在東長安街上,走兩個街口就是,緊挨著玉河和皇城,隔壁是四夷館。

林延潮穿上常服,也就是那件四爪龍蟒金繡的青色官袍,鷺鷥補子,頭戴烏紗帽,以后在衙門坐堂視事都要穿著這一身了,至于牙牌非上朝時用不著,但也要一直佩在身上,若是丟失,損壞會被重責,林延潮就用藍綢的袋囊裹覆,系在左腰的革帶上。

穿上這一身官袍,林延潮再也不是那個整日窮經,埋首文章的窮書生了。

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,咱是一名正式的大明公務員了。修身,齊家,治國,平天下,而今自己總算是踏入了治國這一步了。

官員到任之日,自有一番繁文縟節。

三人到院前已派人知會一聲,到院時修撰官黃鳳翔與孫繼皋二人迎接,并作為前導官。

見面時黃鳳翔先友好地林延潮點了點頭。

三人入了院門,先入右廊圍門至圣人祠行香,向至圣先師行四拜禮,再去昌黎祠行香,行兩拜禮。這昌黎祠供奉不是別人,正是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韓愈,昌黎乃是韓愈的字。

吏部,禮部,翰林院內都供有昌黎祠。韓愈雖一生未入過翰林院,但他的文章卻被有明一代的翰林,尊為典范。

拜完兩祠,出右廊,再從登瀛門而入。

登瀛門后是內堂,內堂坐北朝南有五楹之廣,堂西為講讀廳,堂東為檢討廳。

講讀廳乃是正六品侍讀、侍講坐堂的公廨,翰林侍讀、侍講被稱為講官,有入直大內,為天子經筵進講之職。

至于檢討廳,又名修檢廳。乃是從六品修撰,正七品編修,從七品檢討坐堂的公廨,修撰編修檢討又稱為史官。

黃鳳翔引林延潮三人來至檢討廳。下面檢討廳內屬吏上堂拜見。

屬吏也分三六九等,先來參見的是當該吏,也就是值班官吏,吏員里身份最高。今日是三位翰林老爺新官上任的日子,廳內屬吏當值不當值的都要來參拜。

林延潮坐在公座上。六人一并行禮道:“拜見大夫。”

接著對三人行四拜之禮。

次于當該吏的是貼寫吏,就是衙門的書手,也是行四拜之禮。

再次則是堂班,就是堂上使喚差役,行四拜之禮。

最后則是門皂,門皂身份最低,連吏員都不如,行叩頭之禮。

檢討廳入門左側,乃是史官公座,右側則是存放經史典籍的地方。以及當該吏班房。堂上放著小二十張的公案,即是翰林們辦公的地方,靠西則是貼寫吏的公案。

林延潮的公案在第二排第七張。他走到位置上坐下,先將印信交給當該吏保管,要用印時再調出。

公案上文房四寶都有,不過卻是四面開放的辦公環境。

林延潮以為自己身為堂堂翰林官,能有小包間辦公,到了才發覺是個不切實際的夢想。與后世一個個捆在方格子里的白領,好像沒差嘛。

接著黃鳳翔領著一名堂班來與林延潮道:“本院辦事官員,都有一名吏員使喚。這人手腳還算勤快,依掌院吩咐就給你使喚了。”

說完黃鳳翔對著這吏員板起臉道:“這位是新科狀元,爾需小心伺候,聽差辦事。不可輕慢,若是有差池之處,院規伺候!”

這名堂班慌忙拜下道:“大老爺在上,小人不敢。小人黃燦拜見狀元大老爺。”

此人以后也算跟自己辦事,端茶送水了,不過官員從來都看不起這些吏員。林延潮也不擺出親民的樣子。如此自降了身份,于是板著臉說了一番爾要實心用事的話。

黃燦一副俯首聽命的樣子,然后黃鳳翔給林延潮使了個眼色,林延潮會意從袖子里拿了一錢銀子賞了黃燦。

黃燦接過后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。

黃鳳翔點點頭,示意黃燦退去,然后低聲對林延潮道:“一會拜見掌院時,需得小心說話。”

林延潮心底奇怪,在殿試卷子上陳思育給自己勾一等,但恩榮宴見面時,陳思育露出不喜自己的表情。

御史林延潮問道:“這是為何,莫非掌院不喜在下?”

黃鳳翔嘆了口氣,低聲道:“愚兄也是這才知道,賢弟乃王鳳州的門生,還為其賞識點為解元,王鳳州被貶離京時贊你可成一代文宗,此事人人皆知,可需知翰林院諸公,都不喜王鳳州。”

林延潮問道:“這是為何?”

黃鳳翔道:“此事說來話長,自唐宋設翰林院以來,翰林院人才淵藪,詞臣位望清華,翰林院持天下文壇之牛耳,當朝如三楊的館閣詩,文,字,為天下讀書人效仿。”

黃鳳翔說到這里,林延潮就知為什么翰林院的人討厭王世貞了。

黃鳳翔接著道:“可是王鳳州等七子倡導古學,崇秦漢而薄當代,天下讀書人文章不尚館閣,而尚郎署。從此文章之權不在館閣,真古今未有之恥!故而掌院聽你是王世貞的門生,對你難免……難免有些看法。”

林延潮聽了也真是醉了,這都是文人相輕臭毛病,讀書人喜歡誰的文章,那是人家的自由,翰林院不想著法子扳回一城,倒是嫌棄起王世貞來。而自己簡直是躺著也中槍嘛,不就是鄉試時被王世貞取了一次,然后被他老人家夸了兩句,結果就給領導留下壞印象,自己這才剛上班呢。

沒錯,身為堂堂翰林,是不需要理睬吏部的,但自己考評卻掌握在掌院,以及內閣大臣手中。看來自己以后要有小鞋穿了。

“黃大夫,光學士已罷經筵回官署。”

黃鳳翔給林延潮遞了一個好之為之的眼神,當下領林延潮三人一并來到內堂。

進入翰林院內堂,一抬頭上書‘玉堂’二字。這玉堂是來自道家的說法,唐時稱居翰苑者,如凌玉清溯紫霄。

普通人進士及第,可以叫登瀛洲,翰林是進士中的進士,登瀛洲已不足以形容咱翰林的高貴,要稱登玉堂。

玉堂是神仙居所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00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