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五十八章 名傳八方

第三百五十八章 名傳八方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五十八章 名傳八方

林淺淺的激動可想而知,至于一旁大娘心底也是波濤翻涌。想起當初與林延潮為了一點束脩錢而扯破臉皮,最后還上衙門打起官司的事來,眼下這仍是歷歷在目啊。

當時……當時差一點自己就被趕出家門拉。

還好最后沒有走了這一步,否則若是林延潮中狀元,自己這一家就慘了。

幸虧啊,幸虧當時自己回頭啊,要不然怎么說,女人懂得示弱是福呢。大娘回憶著這些,反而是心底陣陣后怕。

勞堪宣旨完畢,上前立即扶起林高著道:“地上涼,老世翁趕緊起身吧!”

林高著起身道:“得天子如此恩典,吾此生足矣。”

一旁官員們連忙道:“老世翁哪里話,你還有三十年清福要享呢,狀元郎將來還要入閣拜相呢。”

林家的家人聽了都是心道,哪里有這么好運氣,三元及第已是巔峰了,再有入閣拜相那需有多少的福分才行呢。

林高著道:“豈敢奢望。”

勞堪又對林淺淺笑著道:“夫人真有富貴之相,狀元郎是有個好內助啊,狀元郎在京侍奉天子,前途不可限量,將來必是一品誥命夫人!”

眾官員也是附和笑起。

林淺淺又高興又難過,高興是林延潮出息,但難過是在京為天子重用,就不能回家了。

林淺淺目中含淚,欠身道:“方伯,妾身怎敢奢求一品誥命夫人,只要能與夫君長伴相隨,此生足矣。”

林淺淺說得動情,眾官員都有幾分動容,深感二人伉儷情深。

一名官吏在勞堪身旁耳語幾句,勞堪撫須道:“原來如此,世翁與夫人,都盼狀元衣錦還鄉,一家團圓。共聚天倫,本司也是明白,此乃人之常情。想當初本官入閩為官前,曾求人解字問兇吉。本官當時問閩字何解。解字人說,你看這閩乃門里一蟲,蟲通蛇,在門里是蛇字,君將遠行吧。就是出了門,蛇出了門,那就是一個龍字。狀元郎身在京師,乃大丈夫志在四方啊。”

勞堪這話說令眾官員不住點頭,一省布政司果真有水平,這一番話令人分不清是肺腑之言,還是奉承了。

林高著道:“方伯說得極是。”

勞堪笑著道:“在下公務在身,就不叨嘮老世翁了,三日之后,布政司衙門會設吉宴。遍邀滿城士紳,官員,為狀元郎賀,請老世翁攜家人賞光才是。”

勞堪說完后,于是攜大小官員而去,隨后百姓們都是踏入林家家門賀喜,來道賀的人幾乎踏破了門檻。

當日,省城百姓如同過節一般,舞龍舞獅不斷,衙役們拿著自制的金榜。一路敲鑼打鼓,游城三圈,將林延潮三元及第之事,告之滿城百姓。

林延潮中狀元的消息。傳至城西洪塘鄉。出了一位三元及第之狀元,令家鄉人頓時歡騰。

洪塘從宋至明,進士出了幾十名,也有過張經這樣官拜二品的大員,但出狀元這可是頭一遭啊。

里人為林延潮放了一日一夜煙火,煙火漫天將十里閩水照得通亮。到處都是火樹銀花的景色,幾如白晝。

晚上,林高著在街上直接擺下一百席酒宴,遍邀好友。這酒席是按上席來辦,一席十六兩,一百席就是一千六百兩。

大伯聽了有些心疼,不過林高著卻堅持這么作,但凡過去幫過林家,對林家有恩惠的,都是一并都邀請入席。

如此錢就這么流水般花出去了,不過卻花得起。

現在林家經營的林記銷銀鋪,林記當鋪和林記生藥鋪,都是日進斗金,林家是不缺錢的。林家徹底腐敗地融入了這個時代士大夫官商一體的圈子里了。

晚上設宴,三叔十分風光,這兩年林家的生意都是他打點的,同行里的朋友聞之林延潮中了狀元都是祝賀他,說話間準備推舉他為省城商行的副會首。至于林延潮在濂江書院的同學,后輩,師長,同年也是一并前來,眾人暢談當初與林延潮在書院讀書之時,回憶年少之事,席上笑語不斷幾乎沒有停過。

這一夜,金樽美酒,滿城皆是醉了。

在張厝的洪塘社學。

夜色里,附近蛙聲一片。

老夫子抽著旱煙,看著門外天邊處,燃放的煙火一道一道騰起,照亮夜空。

學堂里正是晚課,蒙童們在桌上背書。不過蒙童們因老夫子在,都專心致志,對于煙火沒有人敢轉頭看一眼。

張歸賀教了一名新入學弟子如何臨帖寫字后,返回案前,坐在老夫子身旁的矮椅上,與他一并看著天邊的煙火。

老夫子嘆著道:“這煙火好啊,三元及第,讀書人該有的風光,可都有了。”

張歸賀有幾分嫉妒地道:“宗海就算是狀元,可也是從咱們這社學里走出去。”

老夫子放下旱煙道:“可咱們社學除了延潮,迄今連一個中秀才的都沒有,一朝及第,眾人狀元郎風光無量,可其人寒窗十年,卻沒有見得。”

張歸賀嘆道:“難,天下千千萬萬學子十年寒窗,但狀元郎只有一個,實是太渺茫了。不過我知道我等讀書,并非是為了中狀元啊。”

老夫子看著窗臺下讀書的蒙童,點點頭道:“說得好,我年紀大了,記性不好,以往讀得很多書都已是忘了,但我知昔日我讀之書,已于藏吾身,已為吾血,已為吾肉,已為吾骨。讀書有千萬般好處,中狀元不過乃其中一樣罷了。”

“先生所言極是,我記得,林先生,曾教誨弟子,人常行而無用,唯有讀書,從不誤人,從不誤功。”

說著晚課已是結束,儒童各自回家,張歸賀鎖了門。

張歸賀手持燈籠,替老夫子照路回家。

夜色如沉,洪塘鎮上煙火仍是不斷。

老夫子勉強地行路道:“我年紀大了,明年社學就交給你了,你現在已是童生,足夠為社學蒙師了。”

張歸賀笑了笑道:“弟子試一試吧!五月時,大宗師提考,弟子想試一試,看看能不能進學。”

老夫子笑著道:“你是在生氣,我剛才說社學里除了宗海外,無一人考上秀才吧。”

張歸賀笑了笑,向老夫子問道:“先生,我常在想能成大事的人,必有非比尋常的志向,你以往教宗海時,可知他從蒙學時讀書就是為了中狀元嗎?”

老夫子聽了道:“不是。”

張歸賀奇道:“那宗海讀書是為何?”

老夫子想了會道:“他有與我提過,似乎是修齊治平吧!”

“修身,齊家,治國,平天下?這不是書本上的話嗎?”

老夫子嘆道:“能把知道的,做到,那就不是書本上的話了。”()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6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