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三十三章 折服

第三百三十三章 折服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三十三章 折服

三月十五日殿試。◇↓◇↓小◇↓說,

閱卷三日,于三月十八日放榜。

在放榜前一日,林延潮與盧義誠,林世璧去國子監領進士巾服。

進士巾服是明天士子們金殿傳臚時穿的。

林延潮來到國子監,面前是高大的牌坊,而一旁則是雄偉的孔廟。

國子監,在古代稱為辟雍,乃天子所設的國學。

林延潮入國子監,順利領到了進士巾服。

禮服到手后,林延潮仔細看了下,所謂進士巾服,這可是天子讀書人夢寐以求的禮服。后面幾日,自己就穿著這一套禮服,金殿傳臚,上謝天恩,再拜謁先師孔子、行釋菜禮畢,赴恩榮宴。

進士巾、用的是烏紗帽。在大明只有官員,以及及第狀元,進士可穿戴。

烏紗帽上展翅有垂帶一對,系以垂帶,整個帽子用皂紗作的。最顯眼就是帽上有簪花一對,簪翠葉絨花,上面有銅牌,鈒恩榮宴三字。

至于進士禮服,則是深色藍羅袍,衣緣青羅,圓領大袖,與以往生員所穿的襕衫差不多。只是生員襕衫用玉色布絹所制,看起來顏色淺一些。

在國子監領完進士巾服,自有下人拿著,一路走出來,林延潮三人沿途談笑風生,指點江山。

而國子監里的監生,都是爭相出來看新科進士的風采。

此刻陽光正好,微風不噪,在監生們一片羨慕的目光中,林延潮走在國子監里的林蔭道里。

陽光撒在身上格外清爽,林延潮想起,大學返校拿畢業證時,那一刻與學生生涯告別。最后看看校園景物,以及師弟師妹的情景。

而明天傳臚之日,即是自己釋褐之日。

授官之后。自己就不是士子學生,而是官員公務員了。算是踏上職場了。

看著四面對自己羨慕不已的監生,林延潮主動大方地向他們拱手作禮,這些國子監監生也是回禮,一并道:“前輩真厲害”

“前輩,賀你們平步青云啊”

林延潮不由笑著拱手,而盧義誠則是陶醉在這一刻,平日沉默內斂的他,也是大聲道:“你好生用功。將來也有如我等金殿傳臚的一日。”

三人行至國子監門口。

幾名新科進士也是剛領完禮服走了出來,這幾人笑著道:“這位不是會元郎嗎”

林延潮不認識,拱了拱手,這幾人自我介紹道,原來一位是無錫顧憲成,另一位是商丘魏允中,其余三四名是蘇吳的進士。

林延潮聽了立即道:“久仰大名,聽聞兩位曾來寒舍拜訪,當時醉酒失了禮數,請勿見怪。”

這位顧憲成自己可是如雷貫耳啊。歷史上東林黨黨魁,攪動天下風云的人物。沒料到卻在這里相見,還成為了自己的同榜。

一旁魏允中謙和地笑著道:“豈敢。宗海兄乃真名士自風流,醉酒又何妨。我等二人當日能見那一篇錦繡文章,已是不虛此行。”

顧憲成的話里透著鋒芒。魏允中怕林延潮不喜道:“宗海兄,顧兄說話一向如此。請不要介意。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魏兄,說我乃真名士自風流。我倒覺得顧兄如此坦率,才是唯大丈夫能本色呢,我倆真是絕配。”

這兩句對仗的很好,顧憲成不由一笑,而魏允中笑著道:“不愧是會元郎,真才思敏捷。”

一名新科進士道:“在下兩年前在蘇州書院讀書時,聽聞宗海兄有過目不忘之能,日誦百卷書。當時就想一見,而今日能與宗海兄同榜,真乃我等之幸。”

顧憲成聽小伙伴們,都是贊林延潮,頓時又有幾分不服氣道:“是嗎這世上,真有人能過目成誦”

林延潮聽了笑了笑,沒說什么,而一旁林世璧素來知道林延潮本事,自己在他那吃虧好幾次。

林世璧唯恐天下不亂地道:“既是這位顧兄不相信,不妨一試啊”

林延潮白了林世璧一眼心想,怎么交了這位損友,平白替自己拉仇恨。

顧憲成負手道:“那么正好,我有一事不解,明日金殿傳臚,我等登殿朝見天子不說了。那么在漢唐以前上殿朝天子,百官是否當脫履”

一旁魏允中道:“當然如此,古者以跣為敬,登殿朝見天子不得著鞋履。唯有蕭何那等大功臣或者是曹操,董卓那般的權臣,方才劍履上殿的。”

盧義誠也補充道:“此一時彼一時,漢唐時,器具不備,人都坐于地上,鋪一張席,所以入室前必脫履。到了本朝,就不必了,太祖制曰,常朝儀時百官著鞋履覲見。明日金殿傳臚時,我等自當穿著鞋履,否則就是失儀。”

顧憲成掃了盧義誠一眼道:“這些我當然知道,故而我說是漢唐時,入殿覲見天子。既是盧兄如此高明,那么我就問你,古人既脫履,復脫襪否”

盧義誠聽了一愣道:“禮書上只云脫履,未說脫襪啊”

“盧兄不知”

盧義誠想了一會,滿臉慚愧道:“這我真不知。”

魏允中也是道:“顧兄,這問得太偏,我也不知。”

顧憲成又看向林世璧,笑著問:“天瑞兄,如此好整以暇,想必是知道的。”

林世璧哈哈一笑,一副不屑回答樣子道:“我自是知道,但我不答你,讓宗海來答就是。”

顧憲成冷笑一聲,向林延潮拱手道:“那么請教宗海兄了,若是你身在漢唐,得以授官覲見天子,入殿既脫履,又復脫襪否”

“勞顧兄相問,脫襪。”林延潮不假思索地道。

“典出何故”顧憲成追問道。

“左傳”

“何篇”

林延潮朗聲背誦道:“衛侯為靈臺于藉圃,與諸大夫飲酒焉。褚師聲子襪而登席,公怒,辭曰:臣有疾,異于人。若見之,君將之,是以不敢。當日衛國大夫褚師聲子著襪登席,故而為衛侯所斥,顧兄以為我說得可對”

顧憲成聽林延潮答了出來,驚愕的說不出話來。

而一旁魏允中,盧義誠等其余幾名進士對視一眼,皆心悅誠服地道:“宗海兄真奇才,我等服了。”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000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