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一十二章 幾人可及?

第三百一十二章 幾人可及?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一十二章 幾人可及?

外間再度燃起了煙火,照得夜空一陣明亮,連星月也是一時失色。

空氣中充斥著鞭炮的味道。

一報之后,二報又至。

但見二報即鄭重多了,一隊二十余人,以紅綾為旗,金書立竿,黃纻絲金書,挑著會元二字。

報錄人在門外,敲鑼打鼓,燃放鞭炮,好是喜慶。

林延潮這會元,與蕭良友這第二名的喜報幾乎是同時送到,故而一旁湖廣會館替蕭良友道賀的煙火,仿佛是替林延潮這會元,慶賀一般。

銀花璀璨漫天,照的黑夜猶如白晝。

會元得中,令百姓考生不顧馬上的宵禁,都是往會館里趕。至于湖廣沿街搭蓋的彩棚,自也是順便被福州會館借來一用,替他人作了嫁衣。

在會館里,林誠義與林延潮師徒二人相對。

林誠義拭去眼淚,扶起林延潮,一拍他的肩膀道:“今日你既成了會元,將來前途可期,遠在為師之上。為師今日只盼你不要辜負這一身所學,圣人教誨,為朝廷為百姓作力所能及之事。如此為師足以欣慰了。”

林延潮畢恭畢敬地道:“弟子謹記先生教誨。”

林延潮長長作了一揖。

見慣士子及第時,飛黃騰達時的自命不凡,不可一世。

聽遍了‘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’等及第詩。

但林延潮這一番師徒對答勝在樸實。

“好!”

“先生說的好!”

不知誰帶了頭,二人四周的同鄉和考生們,都是一并鼓掌。大家用力的鼓掌,口中喝彩起來,猶如雷鳴,久久不息。

林誠義向眾人作了團揖后。悄然退到了一邊。今日是弟子的風光,作為老師該功成身退了。

葉向高,翁正春,林材都是輪流向林延潮道賀。

林延潮知幾人沒中,心情都是不好,于是心底有幾分愧疚地道:“多謝幾位。小弟僥幸一鞭先著。”

說完林延潮低下了頭,三人對看了一眼。

“臭小子,說什么客氣話。“

“不好意思,就替我們爭個狀元來!”

“金鑾殿上記得要大魁天下!”

林延潮聽他們的話,抬起頭見著三人紅著的眼眶,自己也是差一點流下淚。

林延潮吸了口氣,平復下情緒。大聲道:“謝葉兄成全。”

“謝翁兄成全。”

“謝林兄成全。”

林延潮對著三人一一作揖,三人也是一一回禮。

一旁的眾人紛紛道。

“爭個狀元回來!”

“要狀元及第!”

“金鑾殿上一定要大魁天下!“

“多謝各位抬愛,會元已是僥幸,狀元實不敢奢望。”林延潮謙虛了幾句,但耐不住眾人一并高呼:“大魁天下!”

“林會元。魁解舍你其誰。”

一旁有人忽道:“對了,林公子,已是解元,算是一元。現在又添為會元,若是金鑾殿上再得了狀元。豈非是三元及第啊!“

眾人一片聲道:“是啊,非你這么一說,我們都是不知。”

一人道:“三元及第?古往今來也是鳳毛麟角,在本朝若是黃觀不提。真正的三元及第者,僅商文毅公一人啊!“

“錯了,何止是三元及第,當年商文毅公鄉試中解元后,屢試不第,考了十年方才中了會元,故而只能稱得中三元。而林解元是鄉試,會試連捷,從未落榜過,若是狀元及第,這才是真正連中三元。“

“連中三元啊,此真文魁啊!”

“對,連中三元啊!”

一報,二報后,三報又至。那邊的湖廣會館早就不鬧騰,反而是福州會館這邊張燈結彩,燈火輝煌。

林延潮取了三十兩銀子,讓陳濟川,展進盡數打賞出去。盡管如此碎銀子,仍是不夠,葉向高,翁正春他們都是湊了賞出去。

敲鑼打鼓不斷,報錄人傳人一路,今夜整個京城,上至天子,下至黎庶,都知道有一個叫林延潮的舉人,登了科,坐了會元。

越來越多的人向林延潮作賀。

“在下河南郝宗山,平日久仰林會元大名。”

林延潮拱手道:“原來是郝兄,久仰,久仰。”

“什么,林會元竟也久仰過我的名字,敢問從何時久仰而起呢?”

林延潮道:“我……下一位……”

“林會元寒門出身,會元就住這么簡陋的地方,著實寒磣!可見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!林會元,出身差沒什么,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嘛。這是我的賀儀,十文錢奉上,萬萬不要與我客氣!拿走收下!”

“多謝這位兄臺了。我想靜靜,也別問我靜靜是誰。”

送走一波人,又是一波人登門而來,福州會館的門檻幾乎都要被踏破了。

在門外街邊,顧憲成和幾位同樣今科中式的士子,看著福州會館前的這一幕。

“瞧,瞧,人都擠破頭了!”

“看來我等是進不去了。就算見了面,八成也是說不上幾句話。”

“算了,我等已是貢士,和那些沒功名的人擠在一起,掉了身份。”

顧憲成笑著道:“也好,咱們就不去道賀了,殿試那日見也是一樣。”

幾人笑著道:“好吧,可惜白走一趟。”

“顧兄不是說了,早晚都能見到。”

“虧這會元是林宗海得的,若是讓張懋修,蕭良有,張泰征之流中了,我不但不來道賀,還要吐一口唾沫。”

幾人都是哈哈大笑。

“是啊,這一科春試,俊杰才子如過江之鯽,但是要真正稱得上文魁二字的,唯林宗海一人,若非我等幾人,佩服其才華學識,怎么會親自上門道賀?”

“說的對,顧兄,你說是不是?”

顧憲成聽了笑笑,不置可否。

眾人看著福州會館門內,一名年輕青衫士子站著那,人們陸續向其道賀。

“這位就是林宗海,這么年輕?”

顧憲成點點頭道:“正是此人。”

“是啊,此人十五歲中解元,今科過了年,也不過十九。”

“十九歲的會元,真前途無量。”

眾人看去林延潮對著上門的賀客,無論老幼尊卑,都一一鄭重回拜行禮,沒有半點得志之后的驕色。

一人道:“就這份榮辱不驚的氣度,幾人可及?”

眾人聽了都是點頭,深以為然。()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2201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