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零九章 盼登第

第三百零九章 盼登第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零九章 盼登第

眾人正說話但見一行人從門前經過。復制網址訪問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

一名錦衣公子,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在前,身后則是二十余名健仆,排場不俗。

管事見了這錦衣公子立即上去,在一旁點頭哈腰地說話。

“這位是誰?”會館里大多數人問道。

“此人就是張家三公子。”林延潮開口道。

“原來是張懋修。”

張懋修邊行邊聽了管事的匯報,然后停下馬,看了林延潮一眼,對管事道:“做事這么不知分寸,若非得林解元體諒,我非把你趕出會館不可。立即給我退五尺,少一寸都不行。“

林延潮聽了上前道:“張兄,哪里的話,著實客氣了。“

張懋修騎在馬上,向林延潮抱拳笑著道:“哪里,是我下人不懂事,得罪了才是。“

說完張懋修揚鞭而去。

這張懋修離去還沒走遠,管事故意大聲對左右道:“你們記著點,咱們公子寬厚,這是什么?這是相爺府的氣度,以后出去多長臉面,不要給咱們公子丟人。“

左右都是齊道:“是。“

本來張懋修說退五尺,眾舉人們也是算了,但聽這些人在那拍馬屁,頓時好比鍋中摻了老鼠屎,一并倒了胃口。

林材看著張懋修冷笑道:“你們看看,這位首輔公子志高氣揚的樣子,還真以為自己是楊文憲了。“

楊文憲即楊慎,嘉靖正德年間大才子,他中狀元時,首輔李東陽是他老師,次輔楊廷和是他爹,這爹是親爹。不是干的。

劉鎮也是冷笑道:“楊文憲中狀元,乃實至名歸,而張懋修什么人,他也能和楊文憲?“

幾人一陣牢騷,翁正春立即道:“不要再說了,這里耳目眾多。惹來錦衣衛就不好了。“

劉鎮聽了冷笑道:“翁兄提醒的是,聽說咱們首輔的四公子張簡修就是錦衣衛指揮呢,真一門權貴!“

眾人當下不說什么,而是一并進了會館大堂。

二月二十九,放榜這日。

順天貢院里無數官員仍在緊張忙碌。在貢院龍門外的,書吏都是朝著里面望著,等待著張榜一刻。

本來上午要放榜的,但不知因為什么事耽擱了故而拖至下午放榜。但下午過了好一陣,仍是沒有半點放榜的消息。

“來了。來了。“一人疾跑著出來。

隨即一人道:“庚辰科會試第三百零二名。“

榜單旁兩名榜吏用筆沾上金墨,立即填榜,正所謂是金榜題名!

他們寫的是順天貢院的榜單,至于正榜要過朱,也是蓋上大印,送往禮部張貼。

在貢院填榜時,早有報錄人得了消息,一得到名字。當下他們在一黃花箋上寫上新晉貢生的名字。這黃花箋用上好紙張作的,上撒以金粉。并以綾鍛為軸,貼以金花。

這就是金花帖子啊!

唐宋時進士登第,官府要寄一份這樣的榜帖給登第之人,被稱作金花帖子。但后來登第改為臨軒唱名,金花帖子就不經官府,而改成民間報錄人私下代送。

這時貢院唱榜。登第者的名次由低至高一一填榜,而貢院門外一隊一隊報錄人以紅綾為旗,金書立竿揚之,敲鑼打鼓而去。這貢士兩百名后陣勢也就一般,但兩百名前就不一樣。名次越前排場是越來越大,送榜帖的人也是越來越多。

京師街道,待報錄人敲打而行時,無數百姓都是涌上街道看熱鬧。

“捷報廣東海豐老爺,黃諱守謙,高中庚辰會試第二百九十名貢士,金鑾殿上面圣!”

快馬馳過,后面報錄人隊伍鑼鼓齊鳴,鞭炮四響,一旁圍觀的百姓也是齊道:“中了,是個姓黃的,廣東那邊的人。”

在福州會館的館門前。

眾舉人們都是來到大堂上坐著,有的人在下棋,有人點了酒菜在吃,有的人則是在大堂上負手走來走去。

大部分人都是坐著干等,也有少數強作鎮定的。

此刻仍有春寒,但不少人額頭上的汗水卻是一滴滴的落下。

林延潮把別人看得清楚,但自己也不是若無其事的。他坐在堂上,但見快馬一路路而過,馬蹄揚起輕塵。每一次快馬行過,就仿佛踏在自己的心尖般。

而坐在自己一旁的幾個舉人們,每當有快馬經過時,都忍不住從凳子上站起身,走到門前看一眼。

然后拿著喜報的快馬,向會館門前呼嘯而來,再呼嘯而去,林延潮見得他們臉上都是失落。不過林延潮不能免俗,坐在那患得患失起來,只是他面上保持著稍稍的鎮定。

“反正已是塵埃落定,就算是再擔心,也不會進一名,大家說是不是。”

一名舉人開口安慰道,眾人笑了笑卻沒說什么。

“捷報河南商丘老爺,楊諱鎬,高中庚辰會試第二百八十名貢士,金鑾殿上面圣!”

報錄人扯著嗓子喊得,隔著兩條街也是聽得見。

會館里眾人聽了一并道:“是河南會館啊!”

說完露出滿臉的羨慕,接著河南會館那吹吹打打起來。

這位新晉貢士如何如何高興,大家都不得而知了,只能在腦中想象這吐氣揚眉的一刻。

林延潮則是聽到楊諱鎬的名字時,不由一愣,楊鎬,這位哥不是歷史上薩爾滸之戰主帥嗎?居然與自己同科赴試。

林延潮正想此事,一旁的劉鎮對幾人道:“要知道會試排名,雖不能決定殿試時的排名,但仍有參考借鑒之用。會試前十名,必是為張懋修,張敬修,張泰征等幾個內定了,這樣也可為他們殿試時造勢。”

說到這里,劉鎮看向林延潮道:“而宗海兄,就算以你的才學,眾所周知。考官要取你,要么是低低取了,要么就是高高在上,絕不會居中游。至于我們幾人若是百名以內,也沒有希望的。”

葉向高在旁道:“劉兄,你看事太偏激了。”

劉鎮聽了一副你愛相信就相信,不相信拉到的樣子道:“葉兄,你若是不信,且看我一會是否言中。”

事實上林延潮也覺得劉鎮的話有道理。

說話間突聽得外面聲音傳來。

“捷報湖廣沅陵老爺,余諱鳴化,高中庚辰會試第二百六十三名貢士,金鑾殿上面圣!”

報錄人敲鑼打鼓地從會館門口的彩棚下經過,看著眼皮子底下這一幕眾人都是一陣心熱。

而這時砰砰兩聲!

湖廣會館竟是放起了煙花,這時還沒到黃昏,天還算明亮,但湖廣會館不等后面名次出來,提前放起了煙花,顯然是一副存貨很足的樣子。

眾人看著墻外的煙花,一名舉人目不轉睛,癡癡地道:“這煙花真美,若只為我燃一次,此生也就值了。”

林材寬慰道:“煙花之物,不過轉眼即逝,有什么可戀棧的。”

這舉人看了林材一眼,忽道:“謹任兄,我是不是這一科中不了?”

林材出言安撫道:“這還早著呢,只是到了兩百六十三名呢!”

話音剛落,這邊馬蹄聲傳來,上面人大呼道。

“捷報河南商丘老爺,魏諱允中,高中庚辰會試第二百零三名貢士,金鑾殿上面圣!”

“這么快就二百零三名了!”

這個念頭在眾人腦海里劃過,這一刻大家的心情,頓時跌落。

一百名就這么過去了,福州會館內是一人沒中。

這魏允中,是河南解元,與顧憲成,林延潮,湯顯祖齊名的才子,他也只是低低取了二百零三名,可見會試有多不易。

又等了一陣,天馬上就要黑了時,一匹快馬到大門前停下。

在場的舉人們嘩地一下都是站起身來。

那報錄人喘著氣道:“捷報福建福清老爺,盧諱義誠,高中庚辰會試第一百五十五名貢士,金鑾殿上面圣!”

“哪位……哪位是盧義誠?”

不是劉鎮,不是翁正春,也不是葉向高,更不是林延潮,登第的人出乎大家的意料。

“哪位是盧義誠?盧老爺?”

福州會館里,一名舉人顫巍巍地站起身來道:“是我,我是盧義誠,我叫盧義誠,我籍在福清!”

就是方才問林材,能不能燃一次煙火的舉人。

當他接過金書一幕一刻,陡然跪在地上,掩面痛哭道;“我中了,我真的中了!爹,娘,我中了,我要當官了,我出息了!”

說著盧義誠不住朝石板上叩頭,左右舉人嚇了一跳,一并將他扶住道:“盧兄,別這樣啊!”

盧義誠額頭都青了,猶自對著左右又哭又笑道:“你們不要勸我,我高興!”

“我要回鄉!在我家門前,我要立一個這么高,這么大的進士牌坊,要五間的,青磚砌筑,青瓦蓋廡,我要讓所有過路的人,都看見我盧義誠的名字。”

“還有我要看煙火!對,一定要最大最亮的!”

說話間,砰!

又是一束煙火直沖上天。

眾人朝門外看去。

“捷報湖廣漢陽老爺,蕭諱良譽,高中庚辰會試第一百二十一名貢士,金鑾殿上面圣!”

眾人都嘆道又是湖廣會館。

“嘻嘻,煙火,煙火!真好kan。”盧義誠拍著手笑著道。

見了這一幕,眾人都是嚇尿了,林延潮心道,不是,五百年以后的課本,范進中舉完,難道還要來個盧義誠中進士嗎?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4203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