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三百零一章 林世璧發飆

第三百零一章 林世璧發飆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三百零一章 林世璧發飆

(貓撲中文)

聽周盼兒如此贊林延潮,她身旁的一位錦衣公子,露出了一抹嫉妒之色,蕭良有則是笑了笑,沒說什么。

至于林世璧一群人,則是滿懷羨慕的看向林延潮。

其余婉月,湘雪等人,看著林延潮則是露出訝然的目光,她們方才在唱曲前,有聽過對方的名字,只是沒有刻意介紹,故而不知他就是十五歲中解元的林延潮。而且但凡有名的才子,總有些詩詞傳入青樓之中,而林延潮卻沒有幾句詩詞。

加之方才在林世璧的風頭下,幾位女子都是沒有太注意到他。

眾人聽周盼兒這么說,這才有幾分后悔,方才若是要他要幾篇詩詞就好了。

林延潮聽周盼兒這么說笑著道:“名滿天下,卻未必是文章寫得最好得,盼兒姑娘言重了。”

周盼兒笑著道:“盛名之下別無虛士,盼兒有幾篇詞,想請林解元斧正呢,還望林解元不嫌棄。”

“斧正不敢當,就當相互切磋吧!”

得美人青眼,雖說是很有面子,但林延潮卻知也很遭人嫉妒。

林延潮不愿惹人注目,借著向蕭良有行禮,而避開周盼兒。

林延潮道:“當日在龍門一見,聽蕭兄高談闊論,改日要蕭兄請教才是。”

蕭良有笑了笑道:“林解元客氣了,我與你介紹一下。”

說著蕭良有指著身旁兩名錦衣的男子介紹道:“這位是張惟時,乃當今首揆大人三公子,這位是張仰昂,乃當今次揆長公子,與我們同科。”

張惟時,就是張居正三子張懋修。張仰昂則是次輔張四維的次子張泰征。林延潮聽到二人的名字時,都是訝異。這二人算是眼下京城最牛逼的官二代。

林世璧也算很牛逼的官二代,但與這二人一比。卻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“原來是兩位公子,幸會。幸會。”林延潮拱手道。

方才周盼兒向林延潮示好時,張懋修早就露出幾分不喜之色,眼下只是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哦,原來是林解元,幸會了。”

一旁張泰征卻是一團和氣地道:“原來真是林解元,久仰大名。”

當下林延潮也是與張懋修,張泰征介紹自己幾位朋友,眾人聽了二人名字。早都是倒吸一口氣了。

幾人平時哪里有機會與他們聊上幾句,幾個人說話間都是矮了一頭,露出巴結的意思。

輪到林世璧時,但見他負手站在那,冷聲冷氣地道:“幾位公子都是宰輔之子,在下山野草民高攀不上,告辭了。”

林世璧當下大步走下樓梯,張懋修將手中折扇一橫,攔在林世璧身前道:“這位公子不是無名之輩吧,若與在下有什么過節。不妨說一說,看看我是否惹得起?”

林世璧冷笑一聲道:“哪里敢,公子是今科內定的狀元。又豈是我能得罪的。”

林世璧此言一出,張懋修臉上泛起怒色。內定的狀元,這不是諷刺他暗通關節嗎?

張懋修喝道:“好膽,你敢再說一句?”

林世璧冷笑道:“對了,張公子,近日我在坊間聽到有人吟詩,你一定有興趣,詩曰,狀元榜眼盡歸張。豈是文星照楚鄉。三年又是復三年,五官必定探花郎。”

眾人都是聽得明白。狀元指的就是張懋修,榜眼是萬歷五年的榜眼。張懋修的兄長張嗣修。詩里的意思是,張居正還有一個小兒子,眼下年紀尚小,若是再等三年,必能問鼎探花。

張懋修臉已是板下,京城中對他兄弟,冷言冷語,暗地中傷的人不知多少,但卻沒有一個人敢這么大膽到他面前來指責的。

林世璧卻是笑著道:“你聽詩作得多好,在下在這里先祝你們張家三兄弟,一門三鼎甲,成就此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之事啊!”

張懋修緊握拳頭,眼見就要發作,這時張泰征在旁卻朗聲一笑,道:“惟時兄咱們都是有身份的人,何必與這窮酸書生一般見識。”

聽了張泰征的話,張懋修怒色收斂而下,陡然哈哈一笑道:“說得對,我是什么身份。”

說到這里,張懋修笑著看向周盼兒道:“有盼兒姑娘這等佳人在前,與俗人動怒,不是煞了風景,走,咱們去樂一樂!”

說著張懋修一把攬周盼兒走上樓去,周盼兒方才一副清高的樣子,但被張懋修一攬,身為花魁的她卻乖乖依在張懋修的身上,宛如一個小女人般。

蕭良友見了目光露出一抹怒色,咬了咬嘴唇卻不敢說什么,從二人身后跟了上去。

張泰征笑了笑拍了拍手掌,對院子下面的豪奴吩咐道:“除了這位林公子,這幾人都給我丟出去!”

當下十幾名豪奴上來。

幾人被林世璧殃及不由大呼無辜,林延潮與張泰征道:“張兄,可否看在在下一點薄面上,不要為難他們。”

張泰征低聲道:“林解元,這事若是讓張惟時來處置,又豈止是丟出門,涉及相爺的顏面,我這么做才是救他們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林延潮不再說什么。

當下林世璧他們被幾名豪奴抓起,直接從門內往外門外丟出,各個摔得四腳朝天。

張泰征見了這一幕后,笑著道:“林解元,我對閣下才華十分賞識,希望日后有機會親近。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也好。”

說完林延潮走出門去,林世璧等人已是被跌得七暈八素,倒在地上起不來。

悅翠樓外不少人經過,看著這一幕,都是笑著指指點點。

林延潮攙起林世璧道:“天瑞兄,骨頭沒摔斷吧!”

林世璧哼了一聲道:“身上雖痛,但嘴上卻是痛快。”

“你這是何苦呢?”

林世璧道:“不要忘了,若非張江陵,我大伯怎么會賦閑在家五年,也沒有起復。”

林延潮知林世璧因大伯林燫被張居正打壓在家的事,對張居正一貫有看法。

“還有若非張居正下令封閉天下書院,你的山長又豈會自盡。”

林延潮默然,是他的業師林烴,與張居正素來不睦,而且林垠也是間接因張居正而死,故而他心底對張居正也是懷有芥蒂的。

所以他也理解,為何林世璧當堂與張懋修吵了起來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1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