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九十五章 盛名之下無虛士

第兩百九十五章 盛名之下無虛士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九十五章 盛名之下無虛士

南北卷來自明初的南北案,當時主考官劉三吾主持春試,所取五十一人,各個都是南方人,而北方一個沒取。

于是落第北方舉人,聯名控訴說主考官搞‘地域歧視’,朱元璋聽了大怒,將劉三吾下獄,下令徹察此事,但徹察結果,劉三吾并沒有徇私舞弊,確確實實在北方士子的落卷里,都存在著文法不通的弊病。

朱元璋不信這結果,認為是官員袒護,當下再度主持會試,又招考了六十三人,各個都取北方人。

從此大明科舉定下南北卷的制度,以地域分配名額取士。

以取進士一百名為比率,南卷的士子可占五十五名,北卷的士子占三十五名,中卷的士子占十名。

這一次制度從此定下,題外話說一句,元朝會試也是大概如此,只是按一百人中,蒙古,色目,漢人,南人各取二十五人。

當年明初重臣三楊之一楊士奇,曾與明仁宗有過這樣一段對話。

楊士奇說,科舉當兼取南北之士,仁宗說,可北人學問,遠不如南人。楊士奇說,長才大器俱出北方,南人雖有才華,多輕浮。

仁宗問那怎么辦?

楊士奇說緘其姓名,分南北取士,南北人才,皆入彀也。

仁宗道,好辦法,以往北人無人入榜,故而懶惰成風,今南北取士,北方士子應奮起。

之后大明的科舉一直分南中北取士,故而那士子摸黑,說張居正要提拔他的湖廣老鄉,在會試中盡取湖廣士子,簡直是無稽之談。

湖廣士子屬南榜,要與浙江、江西、福建。南直隸這幾個科舉強省競爭,絲毫不會占用中卷的四川、廣西等省,以及北卷的山東、山西、北直隸等省士子的名額。

一番話擺事實講道理。將幾名攻擊張居正的舉人斥的面紅耳赤。

如此也就算了,幾人不說話已是表示服輸了。但是占理的那位湖廣士子,卻得理不饒人。

此人橫著眼睛,對著幾人斥道:“貢院被焚毀了又如何?突遭大雨又如何?那就不能考試了嗎?”

“整日不思進取,歸咎于其他,惡意中傷元翁大人,一派我弱我有理,他強他陰謀的說辭,就你們幾個北方士子如此心性。還想考進士,就一輩子待在舉人吧!”

這人說著說著就開了地圖炮,諷刺了幾人,還將北方士子扯進去了。

當下在場北方士子都是面有怒色,一名被斥的士子拱手道:“這位兄臺大方闋詞,不將我北方士子放在眼底,敢問高姓大名,放榜之后,也讓我等見識一下?”

那士子冷笑一聲道:“在下漢陽蕭良友!”

一名人聽了不屑地道:“我道是誰,依仗著自己是湖廣人。就替別人開脫起來了。”

“湖廣人又如何了?”

“那我們北方人又如何了?小看我們北方讀書人嗎?”

蕭良友也有幾名同鄉士子‘助拳’,雙方當下從湖廣與個別省份的爭執,一下子擴大到南方士子與北方士子之間的爭執。

大雨連綿不斷。龍門遲遲未開。

林延潮撐著傘,提著行李,在一旁置身事外的心情聽著。

在元朝時,分四等人,漢人即北人為第三等,而南人為第四等,故而那時北人一貫卑視南人,而到了明朝科舉取士,南人在科舉上要勝過北人。于是南北之爭,又老調重彈了。這會試上。南方北方士子云集,自是不免又有這樣的爭執。

林延潮不由默默長嘆了一口氣心道。地域黑神馬的,真是最討厭了!

“這位仁兄,你是如何看的?”

林延潮不說話,一旁一名爭執的面紅耳赤士子卻突然問向了他。

“對了,這位不是福建侯官的林解元嗎?”

一名士子認出了他,當下言道。

這時候一名士子走了出來道:“原來這位就是林宗海,在下李正蒙久仰大名,閣下十五歲中解元,真是我南方士子之表率,一篇漕弊論,文章華國不說,一篇文章更是摘下了上百個吏員的烏紗帽,到了這一步誰能辦到。”

聽了此人介紹,龍門旁的士子,都是看了過來,竊竊私語道:“原來此人就是十五歲解元的林延潮!”

林延潮聽了笑了笑,這位李正蒙言語有幾分要捧殺自己的意思。林延潮一副謙和地向四方拱手道:“慚愧,在下一時運氣罷了,方才李兄之言,令諸位見笑了。”

眾人見林延潮如此謙和,頓時紛紛道:“哪里,我等都久仰林解元大名。”

李正蒙繼續笑著道:“林解元,你說若是朝廷廢除南北卷,那么北方士子,能有幾人上榜?”

聽了此言,眾人露出傾聽的神色。

林延潮身為南方士子,立場上是要幫南方士子說話,但是如此就得罪了北方士子。李正蒙這么說,反而是將他推上了火堆。

林延潮看了李正蒙一眼,對方連忙拱手道:“林解元,在下冒昧了,若是太為難,你可以不答。”

對方心底的陰謀算計,在林延潮眼里自是一目了然,但這點小事胸中如浮云一般而過。這樣的小人天天有,與之計較降低自己身份。

林延潮笑著看向在場諸位士子道:“在下一點淺見本來不足論道,但既是李兄相問,在下用書上的兩句話來答吧!”

李正蒙問道:“哪兩句話?”

林延潮道:“相書有言,北人南相,南人北相者貴!”

眾人聽了頓時一愣。

在錯愕之后,林延潮又道:“還有一句,子路曾問圣人,南方之強與?北方之強與?圣人答之,寬柔以教,不報無道,南方之強也,衽金革,死而不厭,北方之強也。”

林延潮說完這句話,這時龍門已是開了。

林延潮拱手道:“這兩句話與諸君共勉,在下先走一步。”

說完林延潮撐傘離去,這時雨也是漸漸小了。

眾人當下離開貢院,雖是沒說什么,但當初南方士子與北方士子之爭卻是無人再提一句了。

蕭良有看著林延潮背影,良久不語。

這時張懋修撐著傘上前向蕭良有問道:“蕭兄以為這林解元如何?”

蕭良有方才的狂傲之色頓消,當下道:“真盛名之下無虛士!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000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