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七十九章 初次見面

第兩百七十九章 初次見面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七十九章 初次見面

拜門是官場陋習。

如一名官員位列重臣后,就會發覺門前車馬如市。

北宋時蔡京為相權傾一時,無數官員欲私下拜謁于他。有一名官員每日都趕在第一個,站在蔡家門口等候接見,經年累月,此人每天給蔡家看大門,上上下下都混了個臉熟,于是被蔡京提為大臣。

故而門無私謁,稱贊的就是一位官員高尚的操守。

譬如剛剛因病歸籍的前次輔呂調陽,就是一個很有清操的官員。自入閣以來,從不在家宅見門生,官員,首輔張居正贊呂調陽為西漢名相丙吉,做到名字里‘律呂調陽’四個字。

若是申時行是呂調陽一樣的官員,林延潮就要吃閉門羹了。

林延潮當下把帖子給門子奉上,再送上一沉甸甸的門包。

門子將門包納入袖內,看了帖子后,溫和地道:“原來是閣老的年家子侄,請稍待,我替你通傳一聲。”

林延潮當下就在門口等了一陣,不久這門子出來道:“公子,這邊請。”

于是林延潮跟著門子從側門走入申府官邸。

繞過影璧,穿過一屏門后即是長長的夾道,左右兩側都是粉墻黛瓦,往前看去竟有幾分走不到盡頭的感覺。

待走了一盞茶功夫,來到一左右立著抱鼓石的垂花門,林延潮跟著門子跨過幾乎有膝蓋高的門檻,里面是一個四合院。

大門兩側是抄手游廊,北面是五開間的中堂花廳都帶著耳房,還有東廂西廂,倒座房,院子中間是十字鋪著臨清地磚的甬道。

院里栽著石榴樹,立著太湖石。擺著魚缸,門子將林延潮領至花廳道:“閣老上朝還未回府呢,公子在這坐一會,這里是內宅,有什么事喚一聲,左右都有人答應。”

“多謝。”

林延潮稱謝后。即是坐下,這花廳外面看得樸素,里面卻十分精致。

窗上糊著高麗紙,遮住早上的陽光,屋里最顯眼是一顆比人高的青松盆景,梅花插絲琺瑯瓶,八仙過海的象牙隔扇……

林延潮不敢嘆道:“這生活真奢侈啊!真有品味啊!”

隨即婢女上來送上了糕點,清茶。

林延潮當下靜靜地坐著,日頭一點一點的偏西。午飯的飯點過了,申時行還沒來。

糕點吃了一塊,沒有多吃,清茶也是喝了一半。門外不時傳來奴仆婢女走過,衣裳掠動的聲音。

午時已過,申時行此刻應是已回府了吧。不過他眼下在忙什么自己不知,對方沒告訴自己,自己也無法過問一位閣老現在在干什么?

但良久的讀書生涯。將林延潮磨練出了耐性。

讀書人讀書求靜,林延潮微微閉目。耳朵卻聽著八方,就把靜坐作日課。

待足足等了三個時辰后,天色已是開始暗了下來。

這時候,一名四十多歲管家打扮的人走來道:“林公子久候了,老爺這才剛辦完事,這邊請。”

對方說話一口地道的蘇州口音。想來必是申時行從老家帶來的家人。

林延潮沒有一絲躁色微笑道:“多謝。”

林延潮起身跟著這管家,從院子旁角門里,又走到另一進院子里,待至北屋的垂簾外,管家停下腳步。林延潮也是跟著停下。

但聽得垂簾內,有人擺放碗筷聲音,中間夾著一兩句不清晰的說話聲。

過了一陣,垂簾挑起,一名穿著云雁補子官服,腰掛牙牌,面上帶著憂慮的官員走了出來。

此人不是申時行,穿云雁補子官服的是四品官,而申時行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,掛的是正二品銜。

見了對方,林延潮與管家一并行禮。此人看了一眼門外林延潮,就撇了過去,然后笑著對管家點點頭,當下大步離去。

一旁自有下人給他領路。

“林公子,里屋請。”

管家道了一句。

里面的下人給林延潮拉開垂簾,林延潮邁步入內。

屋子分內外兩間,外屋有六七個人垂手候著,林延潮走到里屋,但見一名五十余的老者坐在炕上,旁邊有仆人伺候,炕桌上碗盤陳列,擺著十幾樣的菜,每樣菜分量不多,也不是盤盤都山珍海味,但卻十分精細。

這老者坐在金線紋的被褥上,用一象牙筷子夾著菜,幾樣菜上略略動了幾筷。

而一旁的仆人則是拿著一封奏章攤開,這老者邊吃著,邊瞇著眼睛看著。

這老者斷然是申時行無疑,見他穿著燕服,五十多歲了,但保養得很好。

見林延潮入內,申時行擺了擺手,讓拿著奏章的仆人退下,笑著道:“還沒用飯吧?來坐下,與老夫一起。”

一口地道的蘇州口音。

就這樣與當朝二品官同桌吃飯?

見了一桌子精致的菜,林延潮說肚子不餓是騙人,到了吃晚飯的點了,中飯還沒吃呢。

不過初次見面,斷不能貿然,禮數上第一句話多是客套,不可以當真。

林延潮道:“回閣老,晚生吃過點心,肚子不餓。”

申時行笑了笑,沒有再開口,看來心底確實沒有叫林延潮陪他吃飯的意思。

仆人給申時行乘了碗湯,申時行拿著調羹道:“老夫入閣后事務多忙,方才還不得空,年兄他身子安好?”

林延潮回道:“蒙閣老掛念,老師他身子一貫清康,以往受知之時,老師多次盛贊您的學問和德望,讓晚生入京定需上府拜會。”

申時行聞言微微笑了笑,將調羹放下道:“哪里,貞耀兄總喜歡把老夫捧到天上去,對了,你既入京趕考,棲身在哪?”

“暫且住在會館。”

“會館人來人往,能否靜心讀書?要不要老夫替你張羅的地方?”

林延潮道:“會館甚好,有同窗共學交流,也可與今科舉子切磋,多謝閣老的好意了。”

申時行點點頭,這時一旁管家遞上一物,林延潮瞧見正是自己送禮的禮單。

申時行看了下禮單,微微笑著道:“從閩中千里迢迢給老夫捎來這些東西,實是有心了。”

“回閣老,里面不少是老師囑咐晚生帶著,都是老師心意,還有些是晚生自己琢磨的,也不知閣老會不會喜歡。”

申時行聞言呵呵地笑了起來道:“看來貞耀兄收了好弟子啊。”

說完申時行拿起禮單看了一眼,突然問道:“你的名字叫林延潮?”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99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