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六十四章 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

第兩百六十四章 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六十四章 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

(貓撲中文)

就在縣衙班頭要將幾名地痞拿下后,又一隊人馬趕到。

當先一頂轎子停下,走出一個人來。

縣衙班頭見了此人,連忙上前賠笑:“這不是于推官嗎?什么風把你吹到這來了?”

這于推官四十多歲,穿著官袍,乍看有幾分刑法官的威嚴。

這于推官雙手一背,站在店門口看著躺在地上三個地痞:“我聽聞有人在此行不法之事,以假銀兌真錢,本官受同知大人所托,掌管刑名,此事乃職責所在,故而特來看看,不知苦主在哪里啊?”

林延潮見此人一來,知盛貿錢莊那確實來頭不小,竟請動了一府推官。眼下原知府陳楠已是告老還鄉,新任知府還在路上,本府大小之事暫且由同知,與通判,推官署理。

同知正五品,通判正六品,推官正七品。

身為一府推官還是很牛逼的,按照大明律令如分守道、分巡道,巡按御史,察院等受百姓詞狀,不能自主審理,需交府州縣先審。推官有代審之職,另外推官還可復核州縣案件。

也就是說一府推官擁有對案件的初審權和復審權。一般的小罪如杖罪以下可以直接發落,杖罪以上的,案件則要申詳按察司和巡按御史,

那三名在押的人一并哀嚎:“大人,我等皆是苦主啊!求為我們住持公道啊!”

于推官臉一沉,重重哼了一聲:“哪里有將苦主拿下,對其他事不聞不問呢?爾等不去拿制假銀的奸商,卻來抓拿良民,這哪里還有王法呢?你這吃飯家伙是不是不想要了?”

縣衙班頭一聽,當下噗通一聲跪下,將頭往地上不斷磕著:“于大人,小人該死,小人該死。”縣衙班頭一跪下,一旁衙役們也是紛紛跪倒。

官場里有一句話叫,三生不幸,知縣附郭;三生作惡,附郭省城;惡貫滿盈,附郭京城。

不說班頭,任何一個不是附郭縣的知縣,在地方就是土皇帝,但附郭府城,省城那就慘了,原本屬于你的職權,一遇到上官,大小事說了都不算數。

當下三名地痞被放了,對方有了靠山,膽氣就壯了,指著林延潮道:“大人,就是此人指示人打得我們,還有就是這假錢莊給我等兌的假銀。”

于推官看了林延潮一眼喝道:“大膽刁民,為何見本官不拜?”

林延潮直視對方,微微拱手:“于推官有禮,在下林延潮,乃是地方孝廉。”

“我道是誰,原來是解元郎,”于推官臉色稍緩了一下,但隨即又板起臉道,“即便是孝廉,也不能縱人行兇,還指使家人所開的銀鋪出售假銀,如此將皇綱王憲置于何地?”

林延潮道:“皇綱王憲乃是保護良民,懲治刁民,于推官先來此地,情由未問,就一口咬定我賣假銀子,打傷他人,此不是有失公允嗎?”

在這么多人面前,林延潮毫不客氣一句話頂了回去,于推官心底大怒,但他又沒辦法拿林延潮如何。

讀書人沒有功名前,不說知府知縣,任意一個衙役都可以隨便揉捏。

身具秀才功名的,那就不好辦了,不過知府知縣若動真格,真要辦他,可先提請提學道革去生員功名。

但是若是舉人,提學道就管不到了。而且舉人還有半個官身。于推官眼下真拿林延潮沒辦法了,何況這府城里,雖沒有知府在,但上面還有同知,通判在,故而于推官很多事沒辦法做主。

于推官咬著牙,當下瞪了一眼林延潮,轉過頭去對縣衙班頭道:“你來說,此事究竟如何,若是徇私枉法,本官唯你是問。”

林延潮俯視著跪在地上的縣衙班頭笑了笑:“班頭,此事你要替我申冤啊,否則賀知縣那可不好看啊。”

這班頭此刻很想哭,一個是十六歲的解元郎,前途不可限量,一個是府衙推官,自己得罪不起。

他們二人干上了,可謂是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自己今日怎么這么晦氣,早知就不接那個帖子了,他與林延潮反正也不熟悉。

但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,但見班頭突詭異的一笑,然后就口吐白沫,渾身顫抖,倒在地上扭來扭去的抽搐著。

于推官見了往后退了一步,用手指著地上抽搐的縣衙班頭向左右問:“這怎么回事?”

跪在縣衙班頭旁的衙役都是一并道:“回大人的話,咱們頭有癔癥,今日怕是發作了。”

于推官重新看了林延潮一眼,心道這班頭寧可用這丟臉的方式,也不愿意得罪林延潮,此人真不是一般的舉人,看來盛貿錢莊是踢到鐵板上了。

“給我抬走!”

于推官沒出撒氣,踹了地上的縣衙班頭一腳。

于推官只能將三個地痞帶走灰溜溜地離開,臨走前他瞪著林延潮一眼,嘴角一翹:“林解元本官自問拿不了你,但本官必會將此事追究到底,要知道你的叔伯可沒有功名,大家到時候走著瞧!”

于推官走后,三叔聽了忐忑,嘴唇有幾分發抖:“延潮,眼下如何是好?”

林延潮安撫著三叔:“三叔此事交給我來,你這幾日不要去店里。”

“那店鋪呢?”三叔問。

“店鋪先不用管著,應付了此事再說。”

三叔仍是不放心問:“延潮,此人乃是本府推官,你雖是解元,但我看……”

林延潮替三叔拍了拍衣裳上的塵土:“三叔,你放心,我什么時候讓你失望過,這幾日你就當放放假,去鄉下小住幾日。”

三叔聽了只能答允了。

林延潮回去后就找了大伯,打聽于推官和盛貿錢莊背后的底細。

大伯在衙門混了這么久,門路很多,立即給林延潮打探出來。原來這于推官是盛貿錢莊那位按察使的門生,其中了舉人后會試三次不第,后盛貿錢莊替他使錢,在吏部揀選中得了推官,直接來福州府補缺。

國朝的流程,凡三甲的進士出仕,初履一般是授予知縣,推官,且一來上就是實缺。

而舉人呢分兩等,吏部認為干練,年富力強的(其實暗中給了大紅包的),可出任縣正印官和州府佐貳官,若認為年老,不能任事(沒使錢,背景不夠硬),則是在地方出任教職。

但是舉人不是一到地方就有官職,必須要在籍候缺,等個幾年甚至十幾年的都是尋常事。

看來盛貿錢莊,是大力栽培此人來閩地補官的。大伯打聽來的消息,這于推官上任后確實幫盛貿錢莊辦了好幾件事,用誣告,構陷等手段,吞并了兩個錢莊,一個碼頭貨棧。

林延潮心底有數尋思起怎么打這場官司。

如果盛貿錢莊手上,只有于推官這一張牌,林延潮自是不怕。

那位致仕的按察使,聽說已是十分老邁了,都不能理事了。官場上都是人在人情在,見面情三分,你活蹦亂跳時,旁人都會念著過去賣你人情,但現在在家里都不能動彈,他子孫拿他的面子來也不好用了。

唯一就是于推官,這于推官顯然是盛貿錢莊下了重注投資的,兩邊有利益關系,算是盛貿錢莊在閩地的勢力保護傘。

但是林延潮也不擔心,因為于推官是舉人出身。

舉人和進士官員出身都是一樣,區別在于關系網。

進士出身的官員,有一干進士同年相互扶持,還有當朝閣老作為座師照拂著,自己一個舉人要挑戰這重重關系網,根本不現實。但舉人就遜色多了,鄉試的同年和座師,比進士差了好幾個檔次。

此外這于推官有把柄在,他為盛貿錢莊做事徇私枉法不說,還有一些手腳不干凈的地方,這些事可以瞞得了上,也可以瞞得下,但瞞不了官場上的同僚,大伯稍稍一打聽就知道了。

不過林延潮沒有輕舉妄動,他需謀定后動,只是讓大伯暗中收集于推官的不法行為,同時他也提防著盛貿錢莊還有其他的底牌。

但是于推官的報復卻來得很快,沒幾日府衙就派人查封了林家的傾銀鋪,還派人來拿三叔,只是走了個空。

不過于推官還是抓了傾銀鋪里幾個掌柜,伙計至府衙拷問。

這邊大伯和岳父已是坐不住,一并來到林宅里,卻找不到林延潮,一問林淺淺方知林延潮去赴文林社的社集了。

大伯不免埋怨幾句,都火燒眉毛了,林延潮還有心情去參加什么社集。

此刻九仙山的易園里,兩百多名讀書人聚在一處。

林延潮與翁正春,徐,陳材等八名舉人正在竹林里的一處亭子下品茶聊天,吃點心,看亭子外竹子的景色,好一副士大夫們悠閑的生活。

眾人談得正高興時,展明走來與林延潮耳語幾句。

林延潮點點頭,翁正春在旁察言觀色問道:“宗海,可是有什么為難事?”

林延潮道:“不瞞翁兄,現在確實有一件十分棘手的事。”

徐聽了哦地一聲,一面斟茶一面道:“難不成,還有人敢為難咱們解元郎嗎?”

“也不是沒有。”林延潮拿起沏好的茶喝了一口笑著道。

眾人聽了一并道:“豈有此理,竟有此事,宗海兄,盡管道來,我們替你想辦法,咱們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!”

林延潮點點頭道:“也好,此事正要麻煩諸位了。”

`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9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