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五十七章 公道自在人心

第兩百五十七章 公道自在人心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五十七章 公道自在人心

但見一干讀書人從腳底拿起了布鞋,對著一群手持棍棒,鐵尺的衙役打去。

衙役們驚慌地揮舞著棍棒,鐵尺,作著無用的掙扎,當初那欺凌平民的氣勢不知去了哪里。甚至有兩三個讀書人,抓了一個落單的衙役,使出了鎖喉,掏陰各種招數。

“嚇!我是不是在做夢!”見了這一幕,黃碧友拿著半塊板磚,也是愣住了。

幾名在那哭著叫皇帝的老儒生,更是呆如木雞。

這是什么情況?

咱們讀書人這終于雄起了一回!

一旁閩縣的賀知縣看得臉色鐵青,對身旁皂班的柯班頭喝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柯班頭頓時顏面無光,當下也覺得實在敗得太慘,于是親自下場揪住幾個跑得最快的衙役,先是甩了幾個大耳刮子,然后罵道:“你們幾個吃干飯的?朝廷白養你們的?平日你們下鄉時催科那股狠勁哪里去了?怎么被幾個連雞都殺不了的書生追著打?”

那衙役哭喪著道:“班頭啊,不是我等無能啊,你看看那幾個人都是什么人啊!他們是陳七少爺,焦三公子啊,他們若在我這少了一根汗毛,家里的大人,還不把我等幾個沒根沒底的剝了皮啊!咱們不是打不過,是不敢打啊!”

這衙役一說,其他幾名也是一并點頭道:“是啊,是啊,他們雖身上沒有功名,但是后臺硬啊!咱們實在拿他們沒辦法。不如柯班頭你上?”

柯班頭聽了頓時啞口無言,只能強行罵道:“你們這般兔崽子,平日白養你們了。”

當下柯班頭走到賀知縣那稟告道:“太爺啊!不是我們等辦事不利啊,著實這些書生都是……都是平日里的鄉里鄉親,多少沾點親帶點故的,咱們實在下不了哪個手!”

賀知縣頓時氣得無語了,這般奸猾的衙役,平日里魚肉百姓時,不說什么鄉親情面。眼下碰到這些讀書人,一下子給我記起鄉里情誼來了!

柯班頭見賀知縣要動怒,連忙道:“太爺,平日里整治刁民還行。但這拿讀書人的事,咱們不是辦法,只有錦衣衛才行啊!”

賀知縣板起臉道:“本官還不知嗎?但是錦衣衛那些大爺是本官調得動嗎?”

“不是撫臺大人下令讓錦衣衛配合太爺你嗎?”

“放……”賀知縣差點說放屁兩個字,但想自己身為官長,還是不說的好。“沒有錦衣衛指揮使的手令,那幫錦衣衛平日誰都不聽,撫臺大人說的也不管用,你還有什么別的法子?”

柯班頭只能低下頭。

賀知縣氣得正要大罵,但見一旁的師爺咳了幾聲。

賀知縣當下斂了怒氣,對柯班頭喝道:“廢物,給我滾下去。”

柯班頭如獲大赦,退了下去。

“師爺有何高招?”

師爺當下道:“東翁,依學生看,解鈴還需系鈴人。要強行禁毀書院,恐嚇這般弟子沒有用,真正還是要讓他們山長自己說解散書院。”

賀知縣點點頭道:“看來只有我親自出馬了。”

于是賀知縣在幾名衙役的護衛下,向書院大門走去,眼見士子們取物要砸,左右衙役都是道:“不要砸,這位是老父母大人!”

聽衙役這么說,眾士子們都手上一緩。

“狗官,打得就是你!”

隨即幾只布鞋丟了過來,幾名衙役連忙如舍身就義的一般。堵槍眼似的擋了上去護住了賀知縣,身上留下了幾只鞋印。

賀知縣雖是平安無事,但肝都要氣炸道:“反了,反了。”

賀知縣不由心道。這些讀書人沒經打磨,空有一腔熱血,行事卻不知太不知分寸,連官長都敢打,難怪朝廷要禁書院。

一旁衙役道:“太爺,息怒啊!”

隨即又道:“我們太爺找你們書院山長。還不速速稟告!”

“不見,不見!”幾個書生想要阻攔,就被幾個還算老成持重的人阻止,父母官的面子還是要給的。

賀知縣當下攏了攏袖子,站在書院門口侯了起來,目光掃過,換了平常這等破家的令尹誰不怕,但今日這些讀書人卻一個個如鐵了心般。

賀知縣但見門一開,好家伙,幾名書生是將孔子和朱子的畫像都請了出來,放在門口,衙門要揭書院匾額不是,好,那就是對孔圣,朱子不敬,傳出了賀知縣的名聲就算完了。

賀知縣心知,不能再和這般不講理的書生玩下去了,待對方通報讓自己入內后。賀知縣毫不猶豫,在幾名衙役護衛下,進入了濂江書院。

在門外的,林延潮見了這一幕,覺得事有緩和,也沒插手。

賀知縣來到借廬齋,但見白發白須的濂江書院山長林垠穿著一身儒袍,正氣定神閑地在案前作畫。

賀知縣讓左右衙役退下,到林垠面前道:“山長,自己在此縱情書畫,對學生們對抗官府不聞不問,不知大禍臨頭了嗎?”

林垠將筆上不停道:“縣尊,還有什么禍,比得上國人莫敢于言,道路以目,爾等身為一方父母,豈不知防民之口,甚防于川。川河崩決,這等大禍縣尊視而不見,卻來此抱薪救火,這不可笑嗎?”

賀知縣道:“朝廷有朝廷的法令和制度,讀書人就該讀書,不該非議朝政,不在其位不謀其政,若是人人都可對國事指手畫腳,那么天下不就亂了嗎?”

“沒料到賀知縣如此憂國憂民,那么閣下來錯地方了,天下之亂,在于本末倒置,本亂而末治者否。賀知縣不去朝廷上抓令天下大亂的諸公,而來至書院抓幾個讀書人,這不是舍本逐末嗎?”

賀知縣氣笑道:“朝廷諸公若有錯,自有御史言官彈劾,賀某身為地方正印官,只知替天子下安一方百姓。大道理,本官就不與你山長說了,眼下撫臺大人下令,要賀某禁毀濂江書院。你當初也在朝為官,知道什么叫上命不可違,故而賀某也是奉命行事。請你不要為難在下,早早讓弟子們散去,免得事情鬧大了,都不好看。”

林垠搖了搖頭道:“縣尊,你這話就錯了,老夫從未授意過弟子作過什么,你說門外弟子抗拒官府,那不過是弟子們自己所為,老夫教過他們幾天書,何德何能讓他們這般做。此事可見公道自在人心!”(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500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