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五十五章 書院之難

第兩百五十五章 書院之難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五十五章 書院之難

(貓撲中文)

盡管有戲弄的嫌疑,但是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。

張居正請求丁憂的奏章和天子下令奪情的奏章,在相距不到一千米的文淵閣和宮城里,來回丟來丟去,然后奏章的內容,由六科廊房發抄,供大小官吏閱讀。

眾官員見這心底大罵,你們倆個演技也太差了,可以聊天搞定的事,直接給搞成了作秀,你們倆他娘的不是在逗我。

于是吏部尚書張瀚忍不住率幾十名官員上門拜訪張居正,你還是丁憂吧(你還是別裝了吧)。

張居正道是天子不讓我走,不是我不走。勸阻無果后,張瀚出張府后,仰天長嘆,三綱淪矣。

因為這一句話,幾日后,二品大員,堂堂吏部一把手張瀚因一件小事,被彈劾,朝廷勒令致仕回家,這里沒你事了,回家養老吧。

百官皆怒,彈劾張瀚的是給事中王道成、御史謝思啟。

給事中和御史合稱言官。

言官在大明,簡直堪比今日出沒論壇里的噴子。噴子的特點是,毒舌,好戰斗,不管你是皇帝,首輔,或者什么人都敢噴。

言官也是。

但這些言官,到了張居正當朝后,集體啞火。成了江陵大人,放養的忠犬。

張居正奏折里有一句寫道,巡撫官員有延誤者,六部都察院舉之,六部都察院有容隱者,科道官員舉之,科道官員隱欺蔽者,臣等舉之。

在萬歷朝張居正就是科道言官的老板。

張瀚用言官彈劾強行罷官,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誰干的。

眾官都想,好個張居正,這邊對百官講,不是我想走,是皇帝讓我留。這邊卻讓手下言官,把張瀚趕回家了,這可是真卑鄙!

隨著張翰勒令致仕,張居正一黨以為事情已了,集體上書挽留張居正。

天子道既是百官所議,那朕準了,就奪情吧。

眼見張居正就要成功,但文武百官不是吃干飯的,科道言官息聲,那誰來不平而鳴?

翰林院編修吳中行,翰林院檢討趙用賢上書,彈劾張居正奪情之事。

吳中行,趙用賢二人原先都是庶吉士,要在大明朝成為一名庶吉士,第一必須是三百進士中一員,第二年齡不能超過四十歲,第三每省的名額平均分配,一省只能有一個。

庶吉士在翰林院三年實習期滿,進行考核,走了叫散館,留下的叫留館。

吳中行,趙用賢被準許留館,繼續在翰林院進修,一個爬到了編修,一個爬到檢討,大好前途在等著他們。這時候的翰林官都會在翰林院里低調做人,只要平平安安熬資歷,將來混出頭是板上釘釘的事。

但吳中行和趙用賢不干,上本與張居正死磕。

翰林上本是一種越權行為,一個不慎就會丟官,但該說話的滿朝言官都不說話,那么就讓我等翰林來吧!

隨便說一句,吳中行,趙用賢乃是隆慶五年進士,是張居正門生。

不提翰林官的身份,門生上表彈劾座師,也是大明開國以來的頭一遭,頓時朝野上下一片嘩然。

吳中行,趙用賢上表后,艾穆、沈思孝又進表。

但上書的結果,天子下令對四人杖責,削籍,也就是打完板子后,再削籍為民。

天子道,爾等欺負朕躬年幼,妄圖趕走輔弼,使朕躬孤立無援而得遂其私,再有上表者,以謀逆之罪論處。

李太后也開口了,就讓張首輔,輔天子到三十歲吧,你們不要亂BB了。

天子,太后一并決定,終于大臣們不敢說話了,再說話就是謀逆,要殺頭的。

但是朝堂上不說了,卻堵不住悠悠眾口,言官,大臣不敢說,但讀書人,生員卻敢說。

于是張居正上奏道,講學之事,其徒侶眾盛,異趨為事,大者搖撼朝廷,爽亂名實,小者匿蔽丑穢,趨利逃名。

朝廷下詔禁毀天下書院,先禁毀應天府等處書院六十四處,而濂江書院名列其中。

朝廷的政令,傳至福建。

龐尚鵬正大力督促一條鞭法收稅之事,當官員拿著朝廷政令送到他的手中。

龐尚鵬乃張居正的親信,看了后,于是毫不猶豫地下令,禁毀濂江書院,風池書院等三座書院,禁止講學,將書院拆毀,由地方官衙與錦衣衛同署此事。

閩縣知縣賀南儒接受這差遣后,好生為難,濂江書院是由濂浦林家一手創辦的,此林家出了四位尚書,八位進士,要他去禁毀濂江書院,就是惹毛了林家,借給他八個膽子也是沒辦法。

但這是巡撫的命令,也是當今首輔大人的意思,他卻不得不辦,否則他就要被革職。

賀南儒思來想去,決定先去濂浦林家登門拜訪,知會一聲。

于是賀南儒見到了小尚書相公林燫。

賀南儒沒有開門見山,而是道,首輔的父親正在喪事,閣下何不寫文拜祭?

林燫道,吾向者忤地上,而徼之地下乎,大意就是過去他活在世上的時候,我尚反對他的兒子,而今死于地下了,我要去奉承他么?

賀南儒被無情拒絕,然后又問,那張江陵要毀濂江書院怎么辦?

林燫說,毀則毀亦,書院之存,非在院舍,而在心中。

賀南儒知行不通,當下只能照著章程辦事了。

這一切林延潮仍是不知。因為他關注的點不在這上面。

西山上的白云,望去飄渺猶如夢境。

林延潮在寺廟里,整日讀書,平日教導徐,陶二人為樂,閑暇時與僧人談經,這等隱居山林的日子過的十分愜意。

而劉廷蘭,黃克纘聯合舉人,生員上書之事,遭到了朝廷訓斥,指責他們不好好讀書,聚黨議事。

上書的八十余名士子,都被錦衣衛請去喝茶,還沒被放回來。

此事都在林延潮的意料之中,他也不去理會,只是繼續居住在寺內,等這件事淡去。

這一天林延潮在禪房里教徐,陶二人書經。

讀了幾篇后,就布置了幾道八股題讓二人去寫,而林延潮則是埋頭繼續為尚書作著。

這時卻聽見禪房外,黃碧友道:“宗海兄,大事不好了,官兵把咱們書院給圍起來了!”

`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1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