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五十章 有驚無險

第兩百五十章 有驚無險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五十章 有驚無險

(貓撲中文)

以上一世的經驗來看,每涉明穿小說,必普及錦衣衛,東廠的可怕厲害之處。

這二者是士大夫的天敵,故而讀書人無不憤慨,在各自筆記里大書錦衣衛,東廠之過。但是實際上但凡痛恨的,必為害怕的,若非士大夫那么畏懼錦衣衛,何必浪費筆墨大書其過。

而黃碧友剛才竟是出言調戲這位錦衣衛百戶陸鳳梧陸大人,簡直是不知死活。

林延潮估計黃碧友墓志銘上要這么寫。

初從文,數年不中;后發奮,遂有所成,偶遇一錦衣衛百戶陸某,諷之,卒。

唉,這都是命啊!

林延潮看了一眼二人內襯的云錦,多半是傳說中的飛魚服,于是道:“原來是陸大人,不知來此有何公干?”

陸鳳梧板起臉道:“林解元,朝廷有令,不許十人以上講學,群聚徒黨,否則拿至官府是問!”

一句‘官府是問’,換了其他讀書人,早就嚇得魂不附體了。

但林延潮卻心想拿至‘官府是問’對旁人而言,嚇得不行,但對自己卻是不怕。

從后世看多少大多少大文件,到這一世當初為了與大娘打官司,詳讀大明律,林延潮知道,凡讀官府法令最重要是見微知著。

如這一句不許十人以上講學,群聚徒黨,否則拿至官府是問,即可見端倪。

眾所周知,到了生員一級,對官府已是有用刑豁免權了,見官不拜,不可受刑,所以生員抓拿至官府,有什么意義,知縣最多問幾句話,就將你放了。更不用說自己乃堂堂舉人,見了知縣也可平起平坐。

所以讀這一條發令,林延潮知道朝廷針對的是沒有功名的普通讀書人,防止這些人聚眾造謠生事。

若是朝廷是針對生員的?那么朝廷頒布這一條法令就不會這么寫,而是改為不許十人以上講學,群聚徒黨,違者著督學革去功名,再拿至官府問罪。

門道都在增刪幾字之間,和八股考試里的小題,截搭題的答題訣竅是如出一轍的。

懂得了這個,錦衣衛再牛逼,也要按照規矩辦事啊,何況眼下錦衣衛的權勢,遠遠當初錦衣衛指揮使陸炳在位時了。

當下林延潮笑了笑,不卑不亢地道:“這位大人說的是,但我等在此,不過談論時文八股,如這位翁兄,陳兄,還有本地東道徐兄,與在下都是孝廉,還有不少人也是生員,我等都是忠于朝廷,何來群聚徒黨之說。”

陸鳳梧聽林延潮這么說,眼珠一轉,與部下對視一眼,露出幾分難辦的神色。

林延潮察言觀色,知自己說的沒錯,當下朝陳行貴點了點頭。

陳行貴會意,當下從兜里取了一袋錢塞在陸鳳梧的手底。

陸鳳梧掂量了一下,頓時臉色好看多了,當下點點頭道:“方才聽解元郎約法三章時,說不許糾結社員,滋擾官府,陸某早就釋然了。何況林解元才學和人品,陸某一貫是敬重的,這一次陸某來,也是奉了上面的意思,順路看看,沒有別的意思,回去自會如實稟告。”

林延潮與陳行貴相視一笑。林延潮拱手道:“那要多謝陸大人照顧了。”

陸鳳梧亦是抱拳道:“好說好說。”

當下林延潮與陸鳳梧聊了幾句,眾人立即有說有笑。陸鳳梧在林延潮面前十分恭敬,絲毫不似兇名在外的錦衣衛。于是林延潮,讓陳行貴送走了陸鳳梧,既是送上門了,就不能放過,攀上交情,說不定什么時候這人脈還能用得上。

陸鳳梧走了后,黃碧友心有余悸地走來,與林延潮,陳行貴問道:“這位陸兄是什么人啊?是不是官差啊?”

陳行貴笑了笑道:“不是。錦衣衛而已!”

黃碧友聽了陳行貴前半句還好,后半句頓時腳軟掉。

“快扶我一把!”黃碧友雙腳顫抖道。

林延潮故嘆了一聲道:“這位陸大人,方才臨走時說,對黃兄你印象很深啊!”

黃碧友幾乎都有哭音了道:“宗海,都到這時候你別嚇我了,好不好?”

林延潮道:“沒有啊,實話實說而已。你說那陸士龍癖,還不錯啊。”

黃碧友垂下頭道:“我只是這么一說罷了。”

“還不止呢,”陳行貴嘿嘿一笑道,“那句鳳棲于梧桐對雞旋于芭蕉,對仗十分工整,這兩句真乃是千古絕對啊!好文采,好文采!黃兄你平日有如此文采,我等平日怎么沒看出來呢?”

陳行貴補刀之后,還伸出大拇指來。

黃碧友此刻一頭撞樹上的心思都有了,當下道:“陳兄,林兄,莫要取笑,莫要取笑。”

見黃碧友如此,林延潮與黃碧友當下對視一眼,都是哈哈大笑。

“你們還笑!”黃碧友當下一副誤交損友的表情。

后來眾人得知錦衣衛秘密刺探社集之事后,都是驚訝,甚至害怕,待聽林延潮三言兩句就化解后,這才是放下心來。

經歷錦衣衛這一場小風波,并沒有起多大的事。

當日文林社雅集后,眾讀書人都覺得不虛此行,都是向林延潮這位社首投貼,要入文林社。

林延潮看了名單,與會百余名人,要加入文林社的足足有八十余人,其中竟還有一位舉人,以及十二三名生員,還有易園主人徐,也向林延潮提出要加入文林社。

于是林延潮將這些舉人,秀才們留下談了一番。

林延潮要擇人加入文林社,也需人品敦厚,價值觀比較相近的人才。如何選拔,這也就是后世hR的工作。

接人待物三分鐘,有的人精,一下子就可以將人看到骨子里去。

當然在這個時代,將這一套統稱為相人。

曾國藩曾專門寫過一本冰鑒,專提相人之道。

林延潮雖沒讀過冰鑒,但兩世為人四十多年的閱歷,看人自也不會差到哪里去。彼此相談幾分鐘,再與翁正春,陳材二人商議,三人一致答允后,就招此人入社,這也是當初林延潮定下的社規。

當下林延潮篩選了一番,邀請那名舉人,以及六名生員一并入社,至于徐也是一并入社。

`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1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