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四十七章 收徒

第兩百四十七章 收徒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四十七章 收徒

于是林延潮就先隨徐火勃去他家中一觀。

九仙山在省城西南,與東南提學道所在的烏石山對峙并立,猶如省城的兩闕一般。

山上古跡甚多,留下不少文人騷客的題跋。山上還有一塔,此塔名為定光塔,在嘉靖十三年時遇雷火,二十七年時重建為七層八角磚塔,塔外敷白灰,又名白塔。

遠遠望去青山聳翠,古塔峭拔。

易園就在山麓,依山而建,其院遠往來之通闕,僻處小巷深處,雜廁于民居之間,是一處鬧中取靜的好去處。

徐火勃先道:“林解元,前面就是我家,你先慢行,我入內通稟一聲。”

林延潮點了點頭,當下徐火勃先走,自己在僻道中慢行,不久來到園子前。

但見一位穿著錦袍的中年男子,與徐火勃及兩名少年站在園門外。

林延潮連忙上前幾步,先是行禮。

那中年男子亦是行禮道:“解元郎能光臨寒舍,實是蓬蓽生輝。”

林延潮知對方乃徐火勃之父徐道:“不敢,徐兄不嫌棄在下打攪就好了。”

那中年男子對兩位少年道:“熥兒,熛兒,你們一直說要見林解元,而今林解元來了,還不拜見!”

當下他一旁兩名少年一并行禮道:“見過林解元。”

林延潮問過徐火勃,知其兄名為徐熥,十二歲即成為閩縣生員,去年鄉試試水,結果沒中。至于弟弟徐熛還在蒙學之中。

林延潮取了兩串翡翠珠子給兩位少年道:“初次見面,未備厚禮,這兩串珠子拿去把玩吧!”

徐開口謙讓,不過最后還是收下,兩位少年都是很高興。

當下徐請林延潮入內參觀。

進入大門先是起居的寢室,寢室后有樓三楹,曰紅雨樓。紅雨樓即徐家人讀書藏書之地。紅雨樓二樓置書,一樓讀書。紅雨樓旁還有一樓。名為柿葉山房,聽說是藏書刻書之用。

這紅雨樓在明末很有名,連錢謙益,馮夢龍都來此借過書。幾可與天一閣媲美。

一行人沒有先去紅雨樓看藏書,而是繞過樓后,南面有園半畝。

林延潮抬起頭,但見園墻門額寫著退思處三字,左右對聯。竹里靜消無事福,花間補讀未完書。

林延潮不由點點頭,徐對這對聯顯然十分自得問道:“解元郎覺得如何?”

林延潮道:“有種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,這等心遠地自偏的情懷。”

徐大喜道:“解元郎真我的知己,來里面請,更有妙趣。”

林延潮當下與徐一并游園,但見園內栽種著無數花木,徐道:“園內惟竹最繁,素竹彤竿。清風時至,天籟自鳴,在此讀書再好不過了。”

說著徐帶著林延潮游遍全園,但見園里綠竹猗猗,拱橋流水,曲徑回廊,假山雪洞,地雖不闊,卻是十分精致。

林延潮十分滿意對徐道:“此園借景山間,有山有水有石。古人云石令人古,水令人遠,擇此地來辦雅集再好不過了。”

徐哈哈笑著道:“那社集的事,就這么說定了。這是我徐家的榮幸啊!”

這不意外,明末官紳都十分大度,建立了好的園林,平日都肯借給百姓來參觀游玩,至于辦這雅集之事更是不在話下,同時還能助他在士林之中留下一個好的名聲。

說定了此事后。眾人一并回到紅雨樓。

林延潮與徐就聊了起來,這徐,字子瞻,舉人出身,任過茂名儒學教諭,后郡教官試復第一,于遷為永寧縣縣令,現剛剛致仕,其能詩及書,著有徐令集,周易通解等書,幾乎著作等身,乃是閩中士林中十分有名的儒者。

除了著書外,徐也最喜藏書。

徐道:“他人中舉為官后,多喜求田問舍,愚兄則不然,家可乏良田,卻不能少經史,就算讀書學問不成,藏書也可留待后人。故而為官多年,那點薄俸都拿來買書了,但愚兄買書不是為了束之高閣,而是希望有一日能將書中學問刊刻于世。”

林延潮道:“藏書不如讀書,讀書不如刻書,讀書為己,刻書澤人。此為大功德也。”

林延潮說的是心底話,自己也是個愛書之人。天下凡愛書之人,都可以是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徐亦是正色道:“解元郎說得好啊,你這個朋友,我徐某人是交定了,勃兒你過來。”

徐火勃依言走到徐摟身邊,

徐摟著徐火勃道:“林兄十五歲中解元之事,在本府已是傳開了,余兄實在佩服解元之大才。余兄這個兒子雖不成器,但是卻有好學之心,平日常手不釋卷,對解元郎學問人品十分敬仰。所以想請解元郎看在小兒這份心上,將他收為弟子,我徐家感激不盡。”

林延潮聽徐這么說,也感受到他誠懇之意,喝了口茶笑著道:“非我不愿教弟子啊!只是這老師不好當,有句話是‘課少父兄嫌懶惰,功多子弟結冤仇,’這里里外外都是要得罪人的。”

聽林延潮這般說,徐父子四人都是大笑。不過林延潮既沒有答允,也沒有拒絕。

徐道:“小兒盛意拳拳,還請解元郎答允吧。”

林延潮看向徐火勃,見他不敢看自己,一副忐忑的樣子,雙手在那扭著衣角于是道:“在下當初不是不愿教令郎,只是怕平日讀書,沒有空閑,誤人子弟罷了,但既是徐兄親開尊口,那在下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。

徐聽了大喜,對徐火勃道:“既是林解元答允,從此以后,你要好好聽林解元的話,懂了嗎?”

徐火勃點了點頭,興奮之情表露臉上。

其兄長道:“還不與解元郎敬茶。”

徐火勃這才會意端茶向林延潮行禮。

林延潮笑了笑,將茶水接過喝了一口道:“為師學問談不上精神,一言貫之就是八個字‘讀百家書,成一家言’。”

徐火勃畢恭畢敬地道:“老師之言,弟子必行之終身。”

喝了此拜師茶后,于是二人正式定下師生名分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1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