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四十三章 名聲

第兩百四十三章 名聲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四十三章 名聲

當下眾人與西湖邊上,拿了一張簽名譜,在上面寫下自己名字。

社首林延潮,侯官,丙子年舉人。

社副翁正春,侯官,丙子年舉人。

社副陳材,長樂,丙子年舉人。

社員葉向高,福清,乙亥年秀才,福清縣學生員。

社員陳應龍,侯官,乙亥年秀才,侯官縣學生員。

社員陳一愚,長樂,乙亥年秀才,長樂縣學生員。

社員龔子楠,閩縣,乙亥年秀才,閩縣學生員。

社員陳行貴,閩縣,童生。

社員黃碧友,侯官,童生。

社員于輕舟,浦城,童生。

社員張豪遠,侯官,童生。

這一共十一人即是文社初創成員了。

接著就定下社規,一若要加入文林社,必須有童生以上功名,須兩位社員推薦,再由社首,社副一并同意方可。

二社員不能違法亂紀行為,不可因有文社的支持,仗勢欺人。

三若是社員有冤屈不明的,可向社首,社副伸張,由他們來住持公道。

,眾人商議后一致議定文社,平日以議論八股時文,切磋學問為主,故而名為文林社。眾人推定每月一次擇地,進行社集,交流制藝心得。

這也是林延潮樂意見到的,雖然自己有打算將文林社發展為鄉黨,但是一開始還是低調為好。

故而林延潮道:“立社后,我等形影相依,聲息相接,樂善規過,互推畏友,此乃立社宗旨。”

眾人聽了笑著道:“我等聚文林社,還不是為了以文會友,以友輔仁。”

眾人加入文林社后,都是激動得熱血澎湃,此刻還沒有緩過去。

林延潮道:“今日我等十一人都在。算是第一次社集,我在這里先定下社集的規矩,社集以切磋時文為主,毋非圣賢書。毋巧言亂政,毋干進辱身,從今以后,犯此者小則規勸,大則用擯。諸位都要遵守。”

林延潮這么說,是先糾正社風,讀書人在沒有仕官前,還是以讀書向學為主,若是出現復社社員那等,動則抱團要挾官府,或者社首鼓動社員,制造輿論達到政治目的,不提這樣做對文林社將來如何,會不會被朝廷取締。對林延潮而言仕途也是大受影響。

不過到了仕官時,論政,干進就是另外的話說了,但社集是面向社員,新進社員一個場合,外人一進來見文林社社員,在那攻訐朝政,或者談論功名之事,那么社集成什么樣子。

所以林延潮不把以上話,定在社規里。反是放在社集時講,就是這個用意。

眾人中不少人都是悟出了林延潮的意思,當下都是一并同意。

有了文林社后,林延潮總算是將自己這些年。同鄉,同年,同窗人脈都捋在一起,成了一個圈子。他年就算自己入京趕考,或者在外地為官,但只要文林社在一日。眾人就成了一個圈子,如此朋友之間,就不會因多年不見,而淡了關系,彼此生疏了起來。

文林社事了后,林延潮下面就減少了交游,在家用功讀書。

自己當初那本大作,尚書古文疏證,隨著自己成了解元,一時在閩地賣得洛陽紙貴,然后也在士子之中,引起了激烈的爭論。

爭論自是分作兩派,一派是疑古,一派是信古。

疑古自是看了書后,認為古文尚書是偽作,至于信古,自是認為古書所說皆真,對之并無懷疑,當然是不信,他們讀了一輩子的古文尚書,是后人托名偽作。

甚至信古派之人,針對自己的尚書古文疏證里提出九十九條質疑,一一作了批駁。

此人還作了一書《古文尚書冤詞》,書中序言稱,古文之冤始于朱氏、古文尚書之冤成于林氏,此大謬矣。

當下書坊見到其中商機,將古文尚書冤詞刊售,一時信古派,疑古派,競相購買來看,拿起書來與林延潮的尚書古文疏證對比印證。

信古派的人大贊,認為一語中的,將尚書古文疏證的九十九條質疑,一一駁斥。

但疑古派之人,自是認為此書,完全是強詞奪理,以此書為非,而且還專門撰書對古文尚書冤詞,進行了針鋒相對的反駁。面對信古派的反攻,疑古派大多數都是堅定了看法。

故而每次文會,兩派人士總是要爭吵一番,吵個天昏地暗才收場。

大部分文會還是和平的,但有些文會就比較激烈了,大家還擺事實講道理,將爭論局限于書中,但后來大家爭得耳紅脖子粗,不少也顧不得什么了,直接改人身攻擊,然后依讀書人的尿性,從學問攻擊,轉移至人品質疑,到了最后甚至動用了物理攻擊。

士子間這場爭論,也不免波及到林延潮身上,疑古派,將林延潮尊為開山鼻祖,不世之才,如馬融,許慎一般的經學大師。

但信古派則是嘲諷,說十五歲少年所言,焉可信之,看來解元得來也是不實。

這場大辯論,從萬歷四年八月秋闈后開始發酵,至十一十二月,蔓延到了省內,到了萬歷五年時,浙江,江西,廣東等臨近省份的士子間,也開始議論起尚書古文疏證了,自然也是分作兩派。

浙江,江西文風鼎盛,又是科舉強省,文人騷客輩出,出了如王安石,王陽明之輩的大牛人,至于文章宗匠,經學名家更是如車載斗量。

一石激起千層浪!

不少讀書人看完此書后輾轉反側,不能入睡,半夜披衣而起,點起燈來,逐字逐句地再讀。

有些治尚書的士子,看了書后,心生向往,認為治尚書者,無人出林延潮之右者,當下不遠千里來至閩中,希望拜謁林延潮一面。

但也有治尚書的老儒,看了書后,氣得渾身打顫,趕到閩中,要與林延潮好好辯論個三天三夜,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兒。

無論伴隨著褒獎或批評,萬歷五年開春,尚書古文疏證而起的爭議,猶如疾風怒濤一般卷來,將林延潮直送至了浪尖之上,下一步是直上青云,抑是墜入谷底?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3003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