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三十八章 大宴賓客

第兩百三十八章 大宴賓客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三十八章 大宴賓客

到了晚間則是大宴之時。

掌勺的是省城里廚師傅,切菜打下手的也無一不是老手。

按照本地習俗,婚宴上廚師傅是要塞紅包的,因為酒菜好不好,全靠廚師傅一人。以往婚宴里常有廚師傅上一半菜留一半偷拿的,故而是要給廚師傅塞紅包也是為了保險。

另外切菜打下手也需找廚師傅指定,否則兩邊不一起,下面人的會給廚師傅甩臉色看。

不過廚師傅打下手之人今日也不敢造次,這可是解元郎的婚宴啊,不說來的有四品至七品的大官,林延潮那一幫同年,同窗里面,就不少身有舉人,秀才功名的,萬一得罪了這些舉人相公,只要他們一句話,自己在省城的名聲也就砸了。

所以廚師傅哪里敢大意,一早就起來備料,樣樣都親自過問,加上林家給的酬金也是相當豐厚,故而拿出了十二分的水平。

請好了大廚,就是場地了,林府那點地,絕對是不夠擺的,擺在街上也不行。

因酒宴是按照上席,平席,水席擺的。水席可以不講究,但平席和上席卻不行。

特別是上席,待陶提學,陳知府那等高官來,你讓人家坐在四面受風的露天桌子上,那肯定是不行的。

故而林家直接借了巷口一家名為鴻運酒樓的地方操辦婚宴。廚師傅用自己的,上菜的,和場地用酒樓的就行。除了酒樓,還從街坊鄰居那借來不少家什事,在附近擺下了流水席,最后七七八八算上竟擺了六十多席。

然后就是席面上的菜了,自是要講究。

當時有句話是‘吃席飽三天’,在這老百姓吃飯普遍清湯寡水的年代,赴席自是要吃一頓飽的,若是吃完還餓著肚子,是要被戳脊梁骨罵的。

林家特意在菜的分量上多加兩成。另按照閩地風俗,婚宴上要擺十八個碗的,也就是十八道菜。

這其中既有紅鱘,海參這樣硬菜。也有黃瓜魚,海蜇皮這樣的家常菜,此外河鮮,雞鴨牛羊等等就不用說了,既令人覺得富貴。也接得地氣,不會如科舉暴發戶那般故意顯擺。

到了赴宴之時,身為新郎林延潮,與林家眾官員自是要在酒樓門口迎賓。

先到的都是街坊鄰居,老家的七大姑八大姨,爺爺與大伯官場上同僚,此外大娘,三嬸的娘家人,也是一并來了。

大娘的老爹謝總甲,還有大娘兄長謝老三一見林延潮。即是滿臉殷勤。

打死他們也想不到,當初與之對薄公堂的少年,居然中了解元,大伯大娘一家上下都要仰仗著林延潮。

他們總擔心林延潮是不是還會因以前一點事記恨,當下借著這個機會來討好。

不過見到二人這獻殷勤的勁,著實令林延潮受不了,更添了三分差評。

至于三嬸的娘家馬老板夫婦,也是訝異,這三叔三娘才婚不到一年,那當初秀才。就一下子中了舉人。

從相公到了老爺,二人都是恭敬地一口一口地林老爺叫著。

林延潮連忙道:“兩位都是長輩,叫我延潮好了。”

二人連忙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與之旁人爭相結識林延潮。那些老街坊老鄰居,以及老家的親戚都是平和多了。眾人見林延潮當然少不得一番夸獎,但也沒將林延潮當作解元郎,反而開著玩笑。

如此林延潮方才自在多了。

不久林誠義到了,林延潮大喜,上前向林誠義行禮。

林誠義上下打量林延潮。點點頭道:“終于長大成人了,還成了解元,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你了。”

林延潮聽了連忙道:“若非恩師,哪里有弟子今日。”

林誠義笑了笑道:“為師已是挨貢入監,過些時候將赴順天府。”

林延潮聽林誠義雖鄉試落榜,但也能入國子監,不由替他高興道:“弟子先恭喜先生了。”

林誠義笑了笑道:“為師國子監肄業后,就赴試春闈一試,若是不中,就去吏部敘職,到時后你去京師赴會試,你我還能一見。”

“弟子定然會去拜訪。”

林誠義笑著鼓勵道:“想我半生空讀圣賢之書,卻碌碌無為,能收下你如此的弟子,真是為師此生最有眼光之事。”

師徒二人又說了數句,當下賓客又至,林延潮讓大伯引林誠義至上席就坐。

下面林垠,林燎二人又是聯袂而至,林垠見林延潮先是賀喜,然后就問道:“你打算何時進京?”

林延潮道:“回山長的話,弟子準備明年或后年就入京。”

“在京可有投奔的地方?”

林延潮遲疑了一下道:“有。”

林垠道:“我這里有一兩位同年,在京仕官,平日還有書信來往,你可以拿了我的信,去京師拜會。”

林延潮知林垠在為自己鋪路,將他的人脈關系借給自己用,當下感激地道:“多謝山長。”

林垠撫須感慨道:“山長上了歲數了,近來身子不好,實在是真想早一點能見你春榜題目的一日。”

林延潮知自己與林誠義或許還有再見機會,但與林垠再見卻是很難了,自己赴京趕考,恐怕要三五年沒有辦法回鄉省親。自己這位老師年事已高,真的是無法再見了。

林延潮不由有幾分感傷。

一旁林燎連忙道:“山長,大喜日子,何必說這些,延潮,你中了解元很好,不辜負了山長與我一番教導,但不可大意,需記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。”

林垠笑著道:“你才是,你這一番話還是放著平日里說,而今日延潮是新郎官。”

林燎哈哈一笑道:“平日習慣了,就賀延潮你夫妻和順,白頭偕老吧!”

林延潮點點頭笑著道:“多謝山長講郎,今日一定要不醉不歸。

當下林高著將林垠,林燎請至席上。

隨著眾人入場,后面官宦貴紳也是到了。

沈師爺先是到了,見了林延潮笑著道:“小老弟,解元郎,給你賀喜來了。”

林延潮上前一步,笑著道:“沈師爺,你真是客氣了,咱們倆什么交情啊!”

沈師爺捏須笑道:“說得好,再說些虛的,就客套了。不過老夫能在回紹興老家前,見你一面,也是高興。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