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三十五章 申時行

第兩百三十五章 申時行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三十五章 申時行

“林老爺,這是二老爺從蘇州轉你的信,小的一拿到就送來了!”

“多謝你了。”林延潮從袖子里拿出一串錢賞了對方。

那下人連道:“不敢,還未恭賀林老爺中了解元呢,這錢如何敢收。”

林延潮將錢塞到他的口袋里道:“無需客氣。”

那下人不敢再辭,當下受過走了。

林延潮回到房中,用拆信刀將信拆開,將信紙展開讀起來。

原來自己的老師林烴,已得知了自己中了解元的消息,而且一得知后,就私下調用了驛馬送來。

信中寫到‘汝十五歲解元之名,已傳遍蘇杭,人皆將汝與蔣文定相提并論。’

蔣文定即是蔣冕,也是十五歲中解元,后官至閣老。不過蔣冕是廣西鄉試的解元,當時論科舉廣西遜色于福建一籌,所以林延潮這福建科舉強省的解元含金量相對更高一點。

林延潮繼續讀信。

“為師聞之替汝歡喜不已,你我師徒初識,為師知汝乃天下少有之俊才,然今日鄉試之解元卻非為師當初可知。荀子云,騏驥一躍不能十步,然千里駒十駕,又豈是駑馬可望塵。”

把自己比作千里駒,從信中林延潮可以感受這位老師一片替自己高興之意。林烴也是從來不對自己吝嗇贊美之詞的,林延潮聽了不由有幾分飄飄然的感覺。

信下面就是問林延潮是否要赴京趕考,參加會試。林烴沒有反對,也沒有贊成,而是大意說,你凡事都很有主見,此事為師不必替你操心了,不過你要入京的話,為師給你引薦一人,此人乃是為師的年兄,你可攜為師的信去投奔他。凡事也可找他幫忙。

而那個人的姓名,林延潮掃了一眼,三個字,申時行。

申時行是嘉靖四十一年進士。狀元,南直隸蘇州府長洲人,任吏部右侍郎。

這是官面消息,此外林延潮所知坊間流傳的一些這位申侍郎小道消息。

小道消息里,申侍郎為張居正的心腹。性子好,脾氣好。

脾氣如何好,申時行在翰林供職時,常被袁煒拿來當槍手。袁煒是申時行會試時的座師,又是很會討嘉靖帝歡心的青詞宰相,

嘉靖帝每叫袁煒寫青詞時。袁煒都要申時行到他的私宅,代他捉刀。申時行寫得稍有不如意,袁煒就開始發飆,先是厲聲呵叱,繼而惡語相向。甚至申時行寫不出的時候。袁煒就把房門反鎖離去,屋內連飯菜也給,申時行只能在屋里從早至晚都餓著肚子給袁煒寫青詞,寫完后才能放回翰林院時,都是以菜色而歸。

堂堂狀元郎,苦逼成這樣,但申時行卻未抱怨一聲,對袁煒仍是致以師禮,眾官員稱其‘蘊藉不立崖異’。

張居正掌權時,將異己者先后逐去。而申時行當年在殿試時,因文章是由張居正取的,故而事張居正為師。張居正也將他視為心腹,提拔為吏部右侍郎。朝野上下都認為申時行入閣的機會很大,但究竟什么時候入閣,只能說天知道。

但是身為穿越者的林延潮,可以給出明確答案,那就在兩三年之內。

林延潮雖記不清這段明史,但他知道歷史上。張居正丁憂回家幾個月,為了安定后院,才將申時行補入內閣。還有一點就是看過明朝那些事兒的都知道,張居正死后,申時行遞補為首輔,當了十年宰相。

所以林延潮從信紙上,看到申時行的名字時,第一次感覺歷史的就在眼前鮮活地展開,這位將來要權傾天下的人物,離自己竟是這么近。

而現在拿著這封信,林延潮上京時,就可以以年家子的身份,拜謁申時行。

年家子就是有年誼者的子侄或者是晚輩,這關系好比,曾國藩與李鴻章一般。曾國藩與李鴻章的父親是同年,李鴻章未中進士前,李鴻章父親將他寄在京師為官的曾國藩家里讀書。

事實上,林延潮之所以放棄了明年赴京會試,而是打算三年后再去,就是得知林烴與申時行為同年,并且私交甚密后。

為何?

因為萬歷八年會試的主考官,有九成會落在申時行身上。

林延潮沒有隨身攜帶百度,而且明史沒學得那么透徹,但是可以推斷出來。

按照規矩,隆慶,萬歷二朝的南宮主試,必選閣臣,再以詞林大僚輔之。

眼下大明內閣三人,首輔張居正,次輔呂調陽,張四維最末。

首輔是不能為會試主考的,所以一般排次輔,可是次輔呂調陽,已在萬歷二年主持過一次會試了,所以明年萬歷五年的會試主考官,雖還未定下,但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張四維。

張四維輪完,誰能下一個遞補為閣臣,那么會試主考,他就是板上釘釘的人選,所以申時行機會很大。

張四維是嘉靖三十二年進士,山西人,與自己絲毫不熟,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,何況自己記憶里他絲毫沒有當過首輔的經歷(其實歷史上張四維干了一年),當他的門生沒有多少好處,而且落榜機會很大,僅大明沒有十六歲進士這條先例,就足以把自己刷下了,或者換句話說,張四維何必要賣自己的面子,硬破這規矩。

此外林延潮還發覺一個很有趣的事情,今年蘇州府府試后,自己拜托秦掌柜將題名錄買來,果真如他預料,在其中看到了一個人的名字。

那個人的名叫申用懋,字敬中,蘇州府長洲縣人,不用猜就知此人乃是申時行的長子。

看到這里或許還有人不明白,但想想蘇州府府試的主考官就恍然了。

府試的主考官當然是蘇州知府,自己的老師林烴了。

當初林烴辭官后起復為蘇州知府,自己沒記錯的話,是申時行保薦的吧。

林延潮當然‘一廂情愿’地相信自己老師的節操是滿滿的,這是‘舉賢不避熟人’的高尚情操,沒錯,一定是這樣的。

當然老師這‘舉賢不避熟人’的高尚情操,申時行未必能明白,萬一對自己‘投桃報李’,也是絲毫不意外的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947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