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二十七章 媒人上門

第兩百二十七章 媒人上門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二十七章 媒人上門

巷子口仍是十分熱鬧,街坊鄰居與林高著賀喜,而大伯也有一般同僚前來恭賀。

林延潮請賀知縣入內,家宅外已是刻上了‘林府’兩個大字,家宅院內豎著‘解元’的金字匾額。

至于報帖仍是掛在那,捷報,貴府老爺諱延潮高中福建丙子科鄉試第一名解元,京報連登黃甲!

當下二人就在懸掛報貼的大堂上對坐喝茶。

賀知縣見了林延潮的宅院笑著道:“放榜那日沒有細看,今日一見果真是精致啊!”

林延潮笑道:“不過棲身之處,賀兄見笑了。”

賀知縣道:“不過眼下此宅小了一些,不和解元郎之身份,若是解元郎有意,我在衣錦坊有處三進的宅子,還算軒敞,就贈給解元郎了!”

林延潮道:“賀知縣好意,延潮心領了,只是此地雖小,但在下與家人也是住得習慣了,高宅大院反而舒坦。”

賀知縣笑著道:“宗海兄何必如此清貧,本官說句掏心窩的話,讀書何求?還不是為了改換門閭。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本官見過不少秀才中舉后,詭寄田地,招買奴仆,修蓋大屋,采納美妾。”

“宗海兄乃少年解元,正是得意之時,何必如此刻薄自己呢?”

林延潮笑了笑,他其實是不愿受這賀知縣的人情,以后吃人家嘴短,當下‘義正嚴詞’地道:“正是因為少年得志,故覺才不負實,與今日之成就相較,方思得付出尚少,延潮日日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,不敢走錯一步。”

林延潮一句客套話,但在賀知縣耳里聽來,卻是不一般。他當下道:“解元郎懷青云之志,是賀某目光短淺了。”

林延潮連忙道:“賀知縣哪里話,是延潮慚愧才是。”

夜里白日喧鬧已過,林高著打了盆水正在洗腳。

這時林高著見窗外有人影。不由問道:“誰啊?進來。”

不久門一開,大伯,大娘二人都是走了進來。

林高著拿起煙袋問道:“你們二人鬼鬼祟祟作什么呢?”

大娘道:“爹,東門大街的許大媒婆來看你來了。”

“許大媒婆?”林高著皺眉問道。

大娘道:“是啊,就是東門里那許大媒婆。”

“這么晚了她來作什么?”

“爹你見一見就知道了。”

林高著當下道:“那就進來吧!”

當下一年輕女子走進來。正是許大媒婆。她一見林高著就道:“林大官人萬福。”

林高著道:“夜已是深了,許大媒婆來我們家作什么?”

許大媒婆笑著道:“林大官人,你家有喜事了!”

“什么喜事?”

“自是有富貴人家向你家說媒了。”

“怎么了,有人給咱們家延壽提親了?”林高著抽著煙袋道。

“那倒不是,是給你們家解元郎說媒來了。”

“哦,那是捉婿來了。”林高著旁道。

許大媒婆笑著道:“林大官人,什么捉婿,是千里姻緣一線牽啊!”

林高著笑了笑道:“許大媒婆這幾日不止你啊,還有西門的周大媒婆,北門的何大媒婆。南門的葛大媒婆,她們也都偷偷上了,咱們省城四大媒婆都來了,都可以湊一桌打馬吊了。”

大伯道:“還不止呢,周大媒婆還替兩家說媒了。”

許大媒婆聽了也是醉了,還有一個媒婆替兩家說媒的,真是冰人屆的恥辱啊。

“常言道媒人口無量斗……”林高著道。

“但又有句話無媒不成婚不是,”許大媒婆打斷林高著的話道:“這省城里凡經我撮合的婚姻,夫妻和美,兒女盈床。家和業興,姻親益彰,林大官人可別我當一般媒婆來看,再說林大官人你可知誰給解元郎來提親了?”

“你這些話就不要再說了。若是你給我們家延壽說親,我開大門迎你,延潮就算了。”林高著道。

“林大官人,你先聽嘛,是通賢的龔府,當今的龔狀元。我說的是她的親侄女!”

大伯道:“真有這事?”

“還能騙你們不成,”許大媒婆道,“這龔家小姐,遠近聞名的小才女,非但沒有官家小姐的嬌氣,還知書達理,正是解元郎的良配!聽聞她從小就算過命,很有旺夫運,誰要娶了她,那可是大福氣。”

“平日求親的都踏破門檻了,但龔家一直都不答允,這回龔家看上你們家解元郎了,還托我說,若是你們允了親事,不說奩妝,就城里的屋舍鋪子,就送你們一條街!林大官人想這可是龔府啊!若是兩家結親,對解元郎將來也是有好處的,聽聞龔老爺任過什么國子監祭酒,門生遍天下啊!他說一句話,延潮中進士還不是容易的事?”

大娘聽了頗為意動,但是大伯眼下眼界高了不少,反而道:“許大媒婆,你別來胡謅,若沒有龔老爺一句話,好似我們家延潮中不了進士一般。”

許大媒婆道:“哎呦,我也就貪圖嘴快這么一說,但婚事不是講究個門當戶對,我實話與你說,這龔家在我們省城里是頭一家,過了這村沒這個店呢。”

林高著吧嗒抽了一口煙道:“咱們家已是有了養媳,他陪延潮吃過苦的,共過糟糠的,龔家大婦進來,我們家養媳往哪里放?”

許大媒婆道:“這好辦啊,龔府不介意你們家養媳做妾啊,龔府是大戶人家,必是極有肚量的,那官家小姐嫁得林家來,必不會為難你們家養媳的。”

大伯聽了有幾分意動道:“不如這般吧,龔家這些聘禮咱們也不要了,龔家小姐嫁到咱們家來做妾好了如何?這辦法可兩全其美吧!”

許大媒婆翻了白眼道:“小官人,你好不知道理,哪里有官家小姐做妾的事?就是讀書人的清白姑娘家,也不會去做妾的!”

林高著用煙郭敲了敲桌子道:“你這話說的,龔家小姐不能做妾,咱們家淺淺就不是清白家女子嗎?她就能作妾嗎?”

許大媒婆頓時語塞道:“我也就這么一說。”

林高著當下道:“你也別說了,話給你撂下了,你要給我大孫子說親,我歡迎,若是給二孫兒,免談,大丈夫富貴不易妻,夜深了請吧!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100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