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二十四章 鹿鳴宴

第兩百二十四章 鹿鳴宴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二十四章 鹿鳴宴

秋榜放榜后第五日,巡撫衙門開鹿鳴宴,林延潮乘馬車赴宴。品書網

深秋時節,桂花飄香。

夜空中繁星如斗,涼爽的夜風,夾著桂花香氣撲撲地吹打在馬車窗簾上,車內暗香浮動。

催夜的鼓聲由鼓樓傳來,路上行人更是匆匆,街邊家家宅院前一盞又一盞的風燈亮起。

巡撫衙門,張燈結彩,歌舞升平。

馬車在巡撫衙門前街口停下,機兵盤問道:“爾等有請帖嗎?”

馬車上展明將請帖遞給對方,這機兵連連道:“是解元郎,失敬。”

“好說。”展明一策馬鞭。

馬車直駛至衙門口前停下,林延潮下了馬車。以往鹿鳴宴,都是在貢院的,但今年鹿鳴宴卻移至巡撫衙門舉行,聽說這是巡撫大人的意思。

鹿鳴宴還未開始,但林延潮到時大多數新進舉人都已是到了。

巡撫衙門一堂內正奏著雅樂,如小兒手臂粗的大紅燭高掛點著,席案上皆用紅綾裹起。眾舉人與同年們互拜以及拜會師長。堂上四處都是充滿了喜慶。

林延潮一走到堂前,眾士子們高聲談笑和雅樂,鼻尖則是嗅著美酒佳釀的香氣遠遠飄來。

眾舉人見林延潮,亦是向林延潮行禮道:“解元郎。”

林延潮一一還禮,然后拜會了自己的房師,再又拜會了陶提學和王世貞,分別謝舉薦之恩,算是定下師生名分。三人都很高興,對林延潮說了一番勉勵的話。

下面開宴尚有空暇,林延潮在眾舉人也就是翁正春,林世璧等人相熟,此外認識的人不多。

林延潮索性走到一旁席上坐下,附近不少不擅長應酬的舉人,也是默默坐著。林延潮斟滿一杯美酒,看著樂師輕輕敲著編鐘。調琴鼓瑟,享受著此刻的良辰美景。

“撫臺大人到!”

隨著官兵一喝,眾舉人皆是停止議論垂首而立,雅樂亦是停下。

福建巡撫劉堯誨邁著官步而來,堂內氣氛頓時肅然。

林延潮想起在貢院前,見到劉堯誨的一幕。當初他以為周知縣算是官威很重了,但與福建巡撫劉堯誨比起來。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到任兩年來,劉堯誨有首輔張居正的支持下。兼平倭戰功,權傾一省,連左布政使萬思謙也很難說上一兩句話。

王世貞等官員都是垂首向劉堯誨行禮,而劉堯誨自顧走到主位上坐下,一旁撫衙官吏才宣布鹿鳴宴開始。

對于赴過簪花宴等的士子,對于鹿鳴宴早已是了然。

至于為何叫鹿鳴宴,意為在宴會上要唱鹿鳴詩。

為何要唱鹿鳴詩?一說鹿通音祿,鹿鳴即是祿名,中了舉人從此就能當官。祿名自滾滾而來。

還有一說鹿鳴三章的首句,呦呦鹿鳴,食野之蘋。呦呦鹿鳴,食野之蒿。呦呦鹿鳴,食野之芩。

說的是鹿發現美食時不忘同伴,發出呦呦的聲音招呼同伴一起進食,古人認為此為美德。故而舉辦個鹿鳴宴。告訴這些舉人,以后大家一鍋里吃飯了,以后有什么好處,不要忘記兄弟。

開宴后樂師當下奏起了鹿鳴詩。

身為解元林延潮起身歌第一章道:“呦呦鹿鳴,食野之蘋。我有嘉賓,鼓瑟吹笙。吹笙鼓簧。承筐是將。人之好我,示我周行。”

林延潮歌完,眾舉人一并和之。

林延潮唱完了三章,眾人也是和完三章。

鹿鳴宴后,眾人照著慣例當賦詩一首。眾士子們都是躍躍欲試,這可是眾大佬面前一展其才的好機會。他們這幾日都是一直在準備呢。

王世貞問道:“諸位誰的詩做好了嗎?”

眾人都看向林延潮,這檔口應是解元郎先起身賦詩一首的。

林延潮還未開口。冷不防次席劉廷蘭起身念道:“晚生這有一首,先來獻丑,一時天府姓名登,三載文翁禮俗行,已著袞衣親勸駕,更施燕席共談經。杏園路逐三春暖,星漢槎通八月靈。圣策若詢黃發老,為言輕重系朝廷。”

堂上堂下都是一片喝彩,劉廷蘭這詩作著實不錯,且還頌揚地方文教之功。

劉廷蘭笑了笑,作了個團揖后坐下朝林延潮看了一眼,先拔頭籌的意思很顯然嘛。

劉廷蘭道:“解元郎時文寫得好,劉某佩服,就不知詩作如何,吾拭目以待啊!”

林延潮道:“一般一般,斷然是比不上劉兄的,反正鄉試,會試又不考賦詩。”

劉廷蘭氣結,眼中露出‘你竟這般無恥’的神情。

王世貞撫須微笑,顯是對劉廷蘭的詩作很滿意。

劉廷蘭一詩后,頓時熄滅了很多人的沖動,因為他們詩作與劉廷蘭相較實在相差太懸殊,不好拿出來。

這時林世璧起身道:“晚生也得詩一首,便從場屋了經綸,看取朝家詔選掄。天賦忠良須努力,人生溫飽豈榮身。鼎來時事方憂國,到底儒冠不誤人。青紫拾來余事耳,直應尊主庇斯民。”

眾人皆贊道:“此詩有富貴氣度,與亞元郎之詩真難分伯仲!”

劉廷蘭聽了林世璧之詩,倒也是露出幾分佩服之色。

林世璧微微一笑對林延潮調侃道:“延潮,世叔之詩如何?”

林延潮笑著道:“世璧兄之詩,一貫是極好的。”

林世璧一曬,坐在二人當中劉廷蘭心想,這二人又是世叔,又是世璧兄,關系好亂啊。

鄉試二三名劉廷蘭,林世璧之詩后,萬馬齊喑,無人敢上去唱和。

福建巡撫劉堯誨沉著臉,對王世貞道:“鳳州兄,這屆舉子里除了此二子外,莫非沒有別的俊才了?”

王世貞畢恭畢敬道:“回撫臺大人,不說其他人,解元郎的詩還未作呢。”

“解元郎?”

一旁陶提學知道林延潮詩才如何。連忙道:“解元郎詩才一貫不佳,撫臺,總裁莫抱有太大期望。”

劉堯誨拂了拂身上的蟒袍,淡淡地道:“鄉試雖不考詩賦,但解元郎乃一省之文魁,不擅長詩賦,卻有幾分不美了。”

劉堯誨聲音不大,但是坐在他附近的官員和舉人都是聽見了。

王世貞,幾位考官也是擦汗。

劉堯誨頭一轉,直接看向林延潮道:“解元郎,本院聽別人說你不擅詩詞,但本院卻不信,一省解元乃是舉人之首,怎么連詩賦也做不好,本院命你當場賦詩一首來!”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400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