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二十二章 洛陽紙貴

第兩百二十二章 洛陽紙貴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二十二章 洛陽紙貴

(貓撲中文)

此刻至公堂上靜得一根針丟在地上,都可聽見。

解元林延潮依舊站在那,不爭不辯。

官位最尊的萬思謙,身為外簾官卻不愿意插手內簾官的事,置身于外。內簾官之首王世貞在低頭喝茶,倒是其他幾位房官露出了關切之色。

“你是何人?”方才那‘質疑林延潮年紀輕輕就亂立言’的官員問道。

堂下林世璧站在那猶如翩翩貴公子般,他淡淡地道:“弟子乃鄉試第三人濂浦林世璧,先父諱炫,曾任通政司參議,祖父諱庭,官至大司空。”

濂浦林姓世代簪纓,林世璧的祖父林庭,是林庭機的兄長,官至工部尚書,而工部尚書雅稱大司空。

聽了這牛逼的背景,眾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。此人祖父官至二品,父親是進士,而他現在又是經魁,簡直是前途不可限量。那官員當下臉上帶了幾分恭敬道:“原來是名門之后,不知你是如何知林解元有過目成誦之能?”

林世璧露出幾分忿忿不平的神色來道:這要從數年前說起了,當時這位林解元年紀雖小,卻十分狡詐,與我打賭,從四書里任取一句破題,效曹子建七步成詩,看看誰快,但沒料到解元郎依仗自己過目不忘之能早已背下整套程文集,結果我連敗數場,以為不如一介孩童,后來才從他蒙師口中得知,他有此能。”

王世貞等人臉上都露出笑意,心道果真是狡猾。

眾舉人也是恍然,看了林延潮,再想想方才他整治劉廷蘭的事,竟是得出解元郎有幾分‘狡猾’的印象。

見眾人反應,林延潮不由看了林世璧一眼心想,你這是幫我呢,還是黑我呢。

當下侯官縣周知縣也站起來道:“解元郎過目成誦之事,下官可以擔保,此事前任胡督學也可作證。”

不要懷疑周知縣這么刻薄寡情的人,為何在這時替林延潮說話。若是林延潮中了解元,那么身為侯官知縣,地方出了解元,在文教一項要被吏部考優的,可謂政績赫赫。

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他還是林延潮的老師,因為縣試時,是他錄取的林延潮。

方才質疑林延潮的官員終于無話可說,向王世貞道:“總裁大人,下官冒昧了,懇請責罰。”

王世貞溫言道:“你不過將眾人心中之疑道出,何罪之有,若非你這一問,我們如何知道解元郎有這過目成誦的本事。”

“謝大人。”當下這名官員滿臉羞愧地退下。

這時候數名官員,都是一并站起身來對王世貞道:“恭喜,賀喜,這實是天降奇才佑我大明,總裁大人真是為朝廷選得一棟梁之士啊!”

王世貞聞言,不由撫須大笑。

到了這一刻,眾官員,眾舉人還有什么懷疑。

之前替劉廷蘭不平的何喬遠,莊履朋等好友,心底也沒什么好抱怨了。劉廷蘭雖號稱七歲千字倒履,但要他三個月內背下幾百萬字的程文文集,真沒那個本事。這解元旁落,可謂是一點也不冤枉。

而劉廷蘭此刻抿住嘴巴,望去十分嚴肅,不知他此刻在想什么。

這時候王世貞走到林延潮面前道:“本官看了你鄉試的朱卷,旁人都以為本官好擬古之文,故而寫文和之,唯獨你一人不隨波逐流,因此你的文章令人眼前一亮,幾位考官都在本官面前力保你的文章,就怕本官不喜,將之罷落。”

“當然本官始終以為‘編新不如述舊,刻古終勝雕今’,可你的文章平中見奇,撲中見色,流出蘇海韓潮,卻又直追蘇韓二人,他日必超群出眾,故而這才破格將你取了第一,你懂了嗎?”

眾人都是用一番無比羨慕的眼光看著林延潮。有了一代文宗王世貞這一番話,林延潮的文章,將隨著他十五歲解元的傳奇,從此將名揚天下。

王世貞一席話,也釋了眾人心頭疑惑,翁正春,劉廷蘭等人這才知自己輸在了哪里。他們都知王世貞持擬古之見,故而都改變自己文風去迎合,卻沒想到眾人千篇一律,最后導致眾考官‘審美疲勞’。

最后堅持自己文章風骨的林延潮中了解元,這只能由衷佩服他的堅持了。

王世貞這一番夸獎,對林延潮有幾分受寵若驚,好比民國時胡適對自己道,小伙子我看好你。

陶提學走到王世貞身旁,對林延潮道:“總裁大人,對你一番栽培之意,你切不可辜負啊!”

林延潮當下道:“多謝兩位恩師,此恩此德,弟子終身不忘。”

王世貞,陶提學都是欣然微笑。王世貞是林延潮鄉試座師,陶提學則在院試,歲試里取了林延潮,將來在官場上這都是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當下中舉士子的朱卷,照例可供眾人察卷。

見了林延潮的卷子,眾舉人終于最后一絲不平也沒有了,真才實學就在那里,還有什么好爭議的。特別是同樣治尚書的舉人士子,他們看了林延潮幾篇五經題的卷子,佩服得更是五體投地。

幾人道:“難怪此人敢注書經,此人治經的本事,在我等之上,我回去后將他的那本書問同窗借來一讀,必大有所獲。”

“正是如此,之前有人說什么拿來墊桌腳,既是沒用了,借我來看看啊,總比你家墊桌腳的有用。”

而之前放榜后,私報考官,說林延潮不自量力著書的士子,萬萬沒有想到,經至公堂之事后,反而是替林延潮揚名。

不少士子從貢院出來后,即是要踏上回家歸程,臨走之時都是不忘去書肆買一本尚書古文疏證。

不過半日,各書肆殘余的百冊書籍被人搶購一空,不少還沒買到的士子,不由垂足頓胸,只能借他人之書來抄寫幾卷回家慢慢看。

一旁士子不明所以,見書賣得如此好,引得眾人爭購,當下都是紛紛相詢。得知是十五歲解元郎的立言之作后,眾人能借書則借書,不能借書則抄書,一時之間讀書人爭相傳抄,洛陽紙貴。

這本尚書古文疏注,借著林延潮中解元的東風,從而流傳出去。貓撲中文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201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