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書架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道君 大王饒命  神話紀元  飛劍問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大明文魁  >>  目錄 >> 第兩百章 定稿

第兩百章 定稿

作者:幸福來敲門  分類: 歷史 | 兩宋元明 | 幸福來敲門 | 大明文魁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大明文魁 第兩百章 定稿

城南登瀛坊巷林宅。△,

夏日炎炎,省城已是進入了酷暑。

水井中這兩頭鯉魚,自正式成了林家家魚后,活得都是很滋潤,雖沒有經常投食,但井壁上的青苔已是足夠魚兒吃食了。鯉魚肥大的魚身在井里游動,魚尾有力地一甩一甩的,調皮兜著圈子追咬著尾巴,周而復始,好似道家的陰陽魚。

以往候忠書住在林宅時,忍不住貪嘴說了一句,看這魚的動靜,若抓來紅燒,那滋味該多鮮美啊。

這話給林淺淺聽見后,侯忠書就慘了,一個月來沒被林淺淺使小絆子。

井邊現在搭了涼棚,是土豪陳行貴的手筆,以往候忠書,黃碧友等在林家讀書時,沒少來這里。眼下走了涼棚卻留下了,省城的夏日酷熱,林延潮,林淺淺住的樓頂呆不住人,故而林延潮中午午睡后,就到這來讀書,作日課。

井沿旁擱著一桶水,里面放著兩顆大西瓜,是晚飯后,全家人用來消暑用的。

書桌的桌案邊,林淺淺給林延潮煮一碗冰糖綠豆湯。現在冰糖綠豆湯上還冒著些許熱氣,樹梢的知了一長一短的叫著,書案前林延潮一手拿著筆在紙上寫,一手翻著書卷,筆停書頁動,書頁動則筆停。

從拜訪林庭機回來后,林延潮一直在思考。

林庭機說得對,自己眼下年紀輕輕,只是一介秀才,別人不信服,書本完稿后刊發出去,撲街的可能很大。自己當然不是沒想到這一點,所以想到讓林庭機,與自己合著。借著他的名聲一用。

當初閻若璩寫尚書古文注疏時,也是四處請人指點,正是有幾位大儒的認可,閻若璩的這本大作才能進一步得到眾人肯定。只是忘齋先生不過是本府內治尚書的名家,終究不能與黃宗羲相提并論,所以到底會不會撲街還是兩說。

至于其他名家大儒。自己也不識的,也無從請來指教,不過林延潮不管這么多,這本書寫下第一個字起,他定下了先疑古再重建的基調。

疑古是第一步,重建是第二步,疑古是因,重建是果。尚書古文疏注,是他的第一步。尚書作注,是第二步。第一步不走完第二步怎么走?

學海浩瀚無邊無涯,就算常人窮一生之力,都不能辦到,自己精力有限,若非借著過目不忘,以及上一世的記憶,就是知道方向。用三十年也不一定能復制出尚書古文注疏這本書來。

既是如此,自己哪里還有那么多閑工夫分心。別人如何想。怎么想,認同不認同自己,那是別人的事,不是自己的事。

寧思一時進,莫思一時停,開始了就別停下來。這就是林延潮的堅持。

綠豆湯早已是涼了。夏日炎炎,午后正是好眠,林延潮額上汗水卻點點下落,用筆點了點墨,繼續在紙上沙沙地寫著。

現在這本書尚書古文疏注。初稿已是定好,現在要修終稿。

初稿差不多十萬字,下面要增刪一些,言辭有的地方必須藏鋒。自己疑古,也有人信古,故而言辭收斂一些,為自己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有的文章要留有余韻,寫七分,藏三分,意思不要道盡了,道盡了就是爭議。

修稿的過程,林延潮一筆一劃寫得很認真,有時讀書略有所悟,臨時動筆也是有的,在閻若璩大作的基礎上,也添加了不少顧,劉二人,以及自己的見解和心得。

毫無疑問,若是士林內能認同自己的文章,那么自己一定會名聲鵲起,若是不認同大不了就當作他人的笑柄,被人譏笑自己不自量力而已,反正被人笑笑也不會丟層皮。

林延潮推卻了應酬,專注地在家寫文,不知不覺光陰轉眼即逝。

林延潮寫稿時一日百余字,修書時每日審稿千余字,多了就不寫,畢竟自己還有其他日課要作,四書五經要一遍一遍重復地讀,時文也不能落下,新出的程文集不能不背。

如此不急不忙費了兩個月功夫,增刪之后,將這尚書古文注疏從初稿十萬字,最后定稿在八萬字左右,這時候離鄉試也不到一個月了。

林延潮拿最終定稿找忘齋先生過目后。忘齋先生最終卻告之林延潮,不能與他合署名字。

林延潮問這是為什么,忘齋先生卻道:“此文非吾所能作,不敢列名。”

林延潮聽了不知說什么好,然后忘齋先生給他留了一章序文。

待林延潮看了忘齋先生的序文,但見上面寫著。

吳草廬以古文尚書之偽,其作纂言,歸震川以為不刊之典,然從來之議古文者,以史傳考之,則多矛盾。

吳草廬,乃是吳澄,元代大儒,歸震川,則為大名鼎鼎的歸有光,二人都懷疑過古文尚書之偽。

忘齋先生下面寫到,當兩漢時,安國之尚書雖不立學官,未嘗不私自流通,逮永嘉之亂而亡。梅賾作偽書,冒以安國之名,則是梅賾始偽。顧后人并以疑漢之安國,其可乎。

說的是,東晉梅賾所獻的古文尚書,非兩漢孔安國所作,而是梅賾自己偽造的,故而咱們不必連孔安國之作也一并懷疑了。

這算是替林延潮說清了疑似偽作古文尚書由來淵源。

序文最末寫到,古文尚書之真偽,乃古今之疑,吾讀書時嘗輾轉反思不能解。忘年林宗海取尚書古文疏證,方成三卷,屬余序之。余讀之終卷,見其取材富,折衷當,今日釋吾心中之惑,其于林宗海之證。

林延潮看完后,不敢感嘆,忘齋先生雖不署名,但在序文力挺自己的觀點,這樣的序文一出,與忘齋先生自己寫的有什么區別。

林延潮看了不由感激,想到之前自己還懷疑忘齋先生不肯幫忙,不由愧疚了一番。

在忘齋先生的序后,林延潮又寫下自己的補序。其中言道,孔子者,萬世取信,一人而已。余則謂,朱子者,孔子后取信一人而已。今取朱子之所疑告天下,天下人聞之,自不必盡篤其信。

寫完這句林延潮,不由滿意笑了笑,心知此書算是成了。(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大明文魁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130125